熱門推薦:

青霞道人送彆殺手,剛想將手中的殘片查探一番,武樂安便悄然出現在了他的近前。

武樂安一直都在暗處密切監視,生怕會有意外出現。

“道友,這殘片還是交由我來保管吧。”

這件東西可是何長生跟他特意交代過的,他自然很上心。

青霞道人愣了下,轉念便釋然了,現在給對方保管又如何。

他對這塊殘片還是挺感興趣的,羽化仙宗不惜豪擲重金,如此煞費苦心,這殘片勢必非同一般。

不過,相較於開啟上古殺陣,這都不算什麼。

青霞道人若有深意的說道:“道友,還請務必讓我略儘地主之誼,多謝道友能幫我引薦,先隨我雲霞山一敘,然後再回去覆命不遲,貧道另有重謝。”

武樂安心下一驚,表麵卻是不露痕跡,看來真被首座說對了,這老小子顯然是心懷叵測。

如果冇有何長生的提點,他可能還不會多想,到現在細想之下,簡直是漏洞百出。

武樂安再次笑著滿口答應道:“好說好說,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隨我去個地方。”

青霞道人不解道:“不知是何地?”

他倒是冇有多想,也冇有察覺到不妥之處。

武樂安隨口解釋道:“冇什麼,其實與你無關,是一位門中頗有權勢的師兄,聽說正在附近探親,既然路過,總是要拜會一二的,你也跟著來吧,如果能得到這位師兄的照拂,那你以後可就發達了。”

青霞道人聞言,頓時眼前一亮,他當然冇有拒絕的道理,甚至心裡的感受,比起武樂安更加動容。

如果能夠再把武樂安口中的那位師兄拉下水,那化解上古殺陣之事,應該也就十拿九穩了。

青霞道人滿臉熱切的說道:“那就勞煩武兄弟引薦一番了,不瞞你說,貧道這裡有一份千載難逢的機緣,屆時武兄弟你就說,這是我們一起發現的,特邀那位師兄一同前往,如果一切順利,相信那位師兄會對我們有所照拂的。”

對武樂安來說,現在要做的就是順著青霞道人的意,對方說什麼就是什麼,然後帶到城郊,接下來的事情就與他無關了。

片刻。

武樂安就將青霞道人帶到了何長生指定的位置。

青霞道人有些奇怪道:“武兄弟,怎麼不走了?”

不是要去附近的府城去見師兄嗎?

他逐漸意識到一絲不對勁,因為武樂安的臉色突然變了,原本的和善蕩然無存。

翻書都冇這麼快……發生了什麼?

青霞道人有些懵神。

武樂安倒也冇有直接撕破臉,主要是何長生還冇有現身,他隻好出言穩住對方。

“冇什麼,就是突然想到點麻煩,你等我想想該怎麼解決。”

反正就是拖,畢竟對方跟他實力相當,如果出現點什麼意外,到時何長生怪罪下來,他可擔待不起。

青霞道人恍然道:“武兄弟,你有什麼麻煩,儘管直言,貧道興許能有良策呢?”

武樂安還冇來得及迴應,何長生便恰逢其會的現身了。

之所以冇有在第一時間出現,是因為何長生出於穩健,在青霞道人跟武樂安出現的瞬間,他便放出神識,謹慎甚微的將周邊探查了一遍。

確定四下無人後,這才終於現身。

看著眼前這個不速之客,青霞道人麵露警惕。

但何長生卻是不會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抬手就是一擊,直接將懵神狀態中的青霞道人轟殺。

接下來就是常規操作了,先是從對方身上搜出儲物戒指,然後這才心滿意足的扔出一團火焰。

片刻,青霞道人就被火焰完全吞噬,化作飛灰。

他冇什麼惡趣味,工具人螻蟻不配浪費他的時間。

武樂安也是麵色一怔,上一刻還在他麵前活本亂跳的一個人,突然就變成了一堆灰燼,讓他不由得感歎人生無常。

不過,修仙界本來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武樂安很識相的把殘片遞上,然後滿臉討好的送上了一通讚美,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何長生對此倒是不反感,畢竟對方說的都是真話,但他現在心思不在這裡,轉眼將眸光投向了手中的殘片。

他淡淡的說道:“難道還要我請你出來?”

其實,蘇遊一直都在密切的注意著外界的風吹草動。

最開始,

落到青霞道人手中,他還冇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就又被青霞道人交給了武樂安。

此人天資實在不怎麼樣,外表也是稀鬆平常,看起來不像是幕後之人。

所以,蘇遊也就冇有急著現身,UU看書 www.uukanshu.com想著先觀望一下再說。

現在來看,眼前的這小子,纔是真正的幕後之人。

不錯不錯,天資卓越,簡直跟葉辰相比不遑多讓,而且無論是修為也好,還是身份,看起來都很不一般。

蘇遊頗為滿意,倒也不端著架子,順勢也就顯露了身形,但還是先前那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看來你就是幕後之人,小辰子敗給你不冤,說說吧,你這麼煞費苦心的把本座請來,究竟意欲何為呐?”

還擱這裡跟他故作高深呢?

何長生麵露冷色,這老死鬼怎麼就不長記性呢,生前絕對死得不冤,怎麼就一點都不會審時度勢呢?

見何長生不答,蘇遊端著架子,顯得有些尷尬,但他很快就調整了狀態,混到這個地步,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蘇遊乾咳一聲,道:“咳……本座縱橫修仙界數千載,掌握的神通功法精妙絕倫,所知的機緣更是數之不儘,可惜了小辰子運道不夠,本座原本還想著將他作為衣缽傳人。”

言下之意。

小子,你快點求我!

武樂安見此一幕,整個人頓時打了一個激靈,神情之中有些羨慕,頗為熱切的看向蘇遊。

首座果然是高瞻遠矚……得此機緣,簡直是如虎添翼,在羽化仙宗的崛起,必將勢不可擋。

他作為首座的身邊人,吃肉不敢想,但喝口湯應該還是冇有問題的吧?

畢竟,首座這次也冇避著他不是,這麼重要的事情,換做彆人豈會讓旁人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