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神念一動,轉瞬便知悉了武樂安的確切位置,對方此刻身邊的那個道人,顯然就是青霞道人。

想來這幾日武樂安對於青霞道人很是上心,幾乎是寸步不離,重點監視的地步。

片刻。

武樂安收到傳訊後,連忙來到角落處,麵見何長生。

還不等何長生詢問,武樂安便主動彙報情況:“首座,你所交代之事,屬下已經儘數辦妥,殺手堂口中的高手,幾乎是儘數出動,現在一切準備就緒,隻等首座你的一聲令下。”

既然如此,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何長生也就冇什麼好說的了,隻是說了一句完事後,就把青霞道人帶到城外。

閒來無事,勾欄聽曲。

上次在青州離開的比較匆忙,這次恰好有時間,人生在世,多點見識總不是什麼壞事。

冇什麼彆的想法,他隻是單純的想見識下才藝,聽說裡麵個個都是人才,吹拉彈唱樣樣精通。

枯燥乏味的修了這麼久的修,享受享受怎麼了!

接著奏樂接著舞!

……

月黑風高殺人夜。

青霞道人請來的殺手,此時此刻已經分成兩撥,按照交代,大部分的高手,都去了葉家,剩下的一部分,則是去了城主府。

以防萬一,武樂安跟青霞道人都在不遠處密切觀望。

青霞道人突然笑嗬嗬的說道:“道友,此事結束,還請道友務必隨貧道去雲霞山儘一份地主之誼,道友能讓貧道有幸加入羽化仙宗,實在是無以為報。”

武樂安滿口答應下來:“此事好說,完成了宗門交代之事,大家以後可就是自己人了。”

他心底不禁嗤笑一聲,就連場麵話都說不好,要是換他來,這時候兩人隻怕已經是稱兄道弟了。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住這老小子,等完成首座交代之事,這老小子就該光榮的去見閻王了。

青霞道人眸光微轉,趁機打聽道:“道友,此事貧道有一事不解,不知可否解惑?”

“你說。”武樂安不禁疑惑,這老小子又在想什麼。

主要是何長生跟他提醒過,這老小子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所以,他這段時間跟青霞道人的接觸,都是如履薄冰,凡事都留了幾個心眼。

青霞道人眼眸深邃,看似隨意的問道:“按理說,這種小事道友你自己就能辦妥,卻是用不著這樣多此一舉,不知這其中是否還有什麼深意,還請道友不吝賜教。”

這個問題,是武樂安之前問過何長生的。

但武樂安當然不能隨口敷衍,不然這老小子怕是要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武樂安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投名狀懂不懂,宗門準備在幽州設立一個堂口,多少還是要考驗一番的,不然你以為隨便什麼人,都有資格加入羽化仙宗?”

青霞道人恍然,其實這也跟他的想法不謀而合,武樂安的存在就類似於監工的。

但這些並不重要,他的想法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了轉變,背靠大樹純屬多此一舉……掌控自己的命運纔是王道。

兩個人各懷鬼胎,但表麵上卻是一個比一個表現得和善。

就在此刻,他們的眸光被葉家上空的十數個黑影吸引而去。

對於葉辰的行蹤,他們早在昨夜,就派人暗中監視,葉辰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此時,葉辰正在屋中修煉,一群殺手已然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他房間的屋頂。

其中一個殺手不禁有些納悶,低聲朝老大問道:“頭領,殺雞焉用牛刀,這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是什麼來曆,區區元嬰期,就算雇主給我們的情報,說的是有著化神期的實力,也用不著我們傾巢出動啊!”

頭領眸光一凝,沉聲說道:“不該問的彆問,咱們的行業準則,收錢辦事,哪來的那麼多廢話!”

這樣的雇主,簡直百年難遇,這時候要是再吐槽,那跟得了便宜還賣乖有什麼分彆。

那殺手神色微變,隻好悻悻的閉嘴。

葉辰正在修煉,他突然感受到身前傳來一股異動,他當即停下修煉,定睛一看,隻見貼身收藏的寶貝殘片發出了一道幽光。

這是蘇老在叫喊他……隨著蘇老元神虛影的出現,隻聽對方滿臉急切的說道:“你怎麼磨磨蹭蹭的,

你知不知道屋頂有人,而且人數不少,隻怕來者不善,本來剛纔還有機會逃走,現在一切都晚了!”

葉辰臉色一變,看了一眼屋外,UU看書 kanshu.com依舊風平浪靜,但蘇老不會說假,忙問道:“蘇老,對方是什麼修為?”

“不清楚,我現在元神之身,不方便貿然放出神識探查。”蘇遊搖搖頭,神情有些凝重。

他現在本來就是強弩之末,如果放出神識與人鬥法,那是最不明智的,他現在就連一個普通化神期都敵不過。

葉辰一聽此言,頓時冷汗直冒道:“那怎麼辦!”

話音剛落。

屋頂的殺手早已蓄勢待發,葉辰跟蘇遊的對話,他們儘收耳中,方纔之所以冇有果斷出手,就是以防變故。

看來雇主的情報不錯,葉辰的身邊還有個殘存的修士元神。

既然不存在什麼威脅,他們也就放心了。

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看著接連飄身而下的黑衣人,葉辰兩眼一瞪,滿臉急切的吼道:“蘇老!快上我身!”

蘇遊心生退意,但現在局勢明顯不允許他這樣做,先不說路已經被堵死了,他現在元神孱弱,一旦離開殘片,隻怕處境會變得更不妙。

一咬牙,蘇遊直接上了葉辰的身,殺手的攻勢轉瞬便至,招招致命,毫不留情。

月光之下,整座屋子頓時被轟擊成廢墟,蘇遊駕馭著葉辰的身軀,猶如利箭飛矢,試圖擺脫一眾殺手的合圍之勢。

出了屋門,蘇遊立即極速奔襲。

迎麵各式各樣的攻勢呼嘯而過,幾招都幾乎是貼著臉,這讓蘇遊心驚不已,深知他今天算是栽了,全無脫身的機會。

這樣打下去,他冇有一點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