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大齊長公主落入歹人之手,就算不死也是清白之身難保了,這樣的蒲柳之姿,豈能配得上她的辰哥哥。

冇想到葉辰非但冇有打消念頭,現在竟還想著以身犯險,簡直就跟著了那女人的魔似的。

葉辰被戳中了心思,深深的看了柯鶯鶯一眼,緩緩的說道:

“她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我豈能見死不救,那該死的賊人惡事做儘,真可謂是修仙界之恥,如果有機會,我未嘗不能除去此害!”

柯鶯鶯一聽此言,小嘴微張,臉上浮現出一抹驚容道:“辰哥哥,你可千萬不要衝動……那人背靠羽化仙宗,而且自身的實力亦是深不可測,你以後可要慎言,此話要是傳入了對方的耳中,隻怕後果不堪設想。”

葉辰眸中精光一閃,自信滿滿的說道:“我已經不再是當初的葉辰,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是不會懂的,時間會證明一切,鶯妹你就瞧好吧!”

柯鶯鶯跺了跺腳,小臉氣得微紅,顯得有些急切道:“我不同意你去!就算要救……辰哥哥你也要把修為提升上去呀!”

“我意已決,鶯妹你就不必多說了,我心裡自有分寸。”

說到這裡,葉辰的麵色突然變得有些猙獰。

眼神中更是露出了凶光。

這一幕,讓柯鶯鶯心底一顫,發現眼前的葉辰變得讓她有些陌生,但終究還是冇有再多說什麼。

……

何長生一連等候三日,在此期間他的神識從未收回,更不曾分心再去模擬,截殺楊康關係重大,容不得半點馬虎。

他微微的閉上眼睛,神識仍舊高度警惕,山間地頭除了偶爾途徑此地的飛鳥走獸,出奇的安靜。

片刻。

他感覺到了一道靈力的波動,正在朝著他的方向疾馳而來。

何長生知道,自己等的人總算是來了!

這南陽算是修仙者比較稀缺的地界,他發現他之前的擔心大可不必,整整三天就連一個修仙者都冇有遇到。

算算時間,楊康也該是這個時間來。

楊康的修為遠遠不及何長生,輕易便被攔下。

楊康心中疑惑,朝著何長生抱拳道:“這位道友,不知將我攔下,所為何事?”

楊康看著麵前這個不速之客,心中多了幾分警惕,尤其是他看不透對方的修為,這讓他的心底更是增加了幾分不安。

還好……看對方的模樣頗為和善,倒也不像是殺人奪寶,攔路搶劫。

何長生笑嗬嗬的說道:“不知道友怎麼稱呼?”

楊康眸光微轉,隨即迴應道:“在下楊隸,道友將我攔下,總不會隻是詢問名諱,有話不妨直言。”

眼下的當務之急,乃是儘快尋到師尊,他也不願節外生枝。

關鍵是麵前之人的實力,絕對不在他之下,讓他忌憚頗深。

何長生眉頭一挑,手中的命牌被他果斷捏碎,他冇有心情跟對方過多糾纏,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動用命牌最為保險。

嗬……還知道不以真姓名示人,彆說是無異於真名的楊隸,就算是毫不相乾的姓名,對他而言也冇有什麼分彆。

他早就說過,寧可錯殺,不可放過,隻要是可疑之人,就全都殞命在此吧。

李道存煉製的化神期命牌,一如既往的聲勢浩大,就算是如今修為的何長生,也冇有十足的把握輕易擋下這一道沖天之勢。

這一刹那間,無數的飛沙碎石被頃刻間聚集的靈韻捲起,奪命一擊猛然朝著楊康瘋狂的席捲而去。

楊康心中震動,臉色钜變,恨不得破口大罵,但現實卻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他雖然有所防備,但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而且他跟何長生離得實在太近,全無避開的可能,就連元神脫身他都失去了最佳的時機。

楊康身上汗毛乍起,整個人被命牌的攻勢牢牢鎖定,看著轉瞬便至的致命一擊,他最後僅存的念頭,全都是為什麼。

可惜,這時飛沙走石已經遮擋了他的視線,他無法看清何長生此刻的神情。

他不甘心,無儘的悔怒充斥著他的心間,眼看就等尋到師尊,大日秘典唾手可得,隨著意識的最後消散,楊康的性命宣告終結。

何長生鬆了口氣,目前一切都順利,一切都如同他預想之中的天衣無縫。

一切塵埃落定,何長生打量了一眼周遭,卻是不見楊康的屍首,

僅剩一些殘肢斷臂。

“可惜……就連儲物戒指也都轟成了渣,這得損失多少東西。”

“要怪就怪你來得不是時候吧,如果你不覬覦蘇遊的大日秘典,UU看書uukanshu.com也就不會有這麼多事了。”

“何況,就算我今天不殺你,按照原本的軌跡,你估計也得死在該死的葉辰手上,由此可見,你死得不冤。”

何長生搖搖頭,他是一個最嫌麻煩的人,但麻煩卻總是接踵而至,讓他幾乎冇有喘息的機會。

他默默決定,等解決了這些麻煩,接替了李道存的掌教之位後,他就苟在羽化仙宗與世無爭的模擬了,外界的機緣也不必以身犯險。

畢竟,機緣跟危機向來都是並存的。

接下來,何長生悄然來到南陽城中,一身修為儘斂,緩步走在街頭,除了俊朗的外表,時不時引得過往女子頻頻注目,大體上跟個普通人冇什麼分彆。

此刻。

街道上突然有一女子騎馬奔襲,過往行人紛紛避讓,何長生凝神望去,這女子麵容姣好,頗有幾分英姿。

而且還是個修士,怎麼就騎個馬,畫風頗有不對。

何長生隱隱有了幾分猜測,南陽城中這個修為的女修,好像據他所知隻有那個柯鶯鶯了。

這麼晦氣的事,該不會就被他給遇上了吧。

真是晦氣!

何長生聽著路人的小聲議論,正好印證了他的猜測,此女正是柯鶯鶯,是他此行的必殺之人。

他對此女恨之入骨,同時也忌憚頗深,絕不能讓對方活著離開南陽,不然日後必受其害。

他這也算間接性的為白妙音保住了聖女的身份……

但這瑤池聖地的聖女,多半也不是啥好差事,否則白妙音也不會避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