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你即將破境的關鍵時刻,師父李道存企圖對你進行奪舍。】

【這時候的你心神不穩,全無防備,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你身側的魔劍攝出一道幽光,轉瞬之間,就將李道存的元神吞噬。】

【你的師父李道存身死道消,經曆了生死危機的你,如夢初醒,不知不覺冷汗已然浸透了衣襟。】

【你很難想象剛纔那是平日你對你愛護有加的師父,也終於深刻的理解了師父時常提到的弱肉強食。】

【你重振旗鼓,心境在不知不覺中得到了提升,水到渠成的突破了返虛期。】

何長生:......

他收回之前的話,李道存這糟老頭子壞得很。

“這不就是嶽掌門的翻版?”

何長生有些惆悵,自己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啊!

“看來自己果然是主角模板,這主角光環太強了!”

“還好自己是主角,就算麵臨生死危機,都能以各種匪夷所思的方式化險為夷。”

繼續往下看。

【經此一事,你性情大變,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並不安全。】

【宗門中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將你置之死地,而你又根基尚淺,於是你選擇了隱忍不發,毀屍滅跡。】

【四十九歲,你暗中培養勢力,籠絡了不少長老的支援。】

【宗門考慮到李道存已經失蹤一年有餘,羽化仙宗不可一日無主,身為少宗主的你,順勢接任了掌教之位。】

【五十歲,通過一年的經營,羽化仙宗已經被你完全掌控,那些不和諧的聲音,也全都不複存在。】

“這門派果然是是非最多的地方……”何長生無奈的歎了口氣。

他其實很厭惡這種勾心鬥角,他一向都是能動手就絕不多廢話的性格。

【五十一歲,閉關潛修了一年的你,覺得精進緩慢,於是外出尋求機緣。】

【兩天後,你來到了大齊都城商洛,恰逢大齊長公主珞珈比武招親。】

【你看著台上那道曼妙的身影,當即恍然,怪不得最近總覺得缺點什麼,原來是身邊缺個侍女。】

【你察覺到人群中有一道敵視的目光,探查無果後,你冇有多想,因此你錯過了一個改變的機會。】

【身為羽化仙宗掌教的你,當然不會自降身份前去打擂,將珞珈擄走之後,隻放下一句,羽化仙宗歡迎諸位前去討教。】

【迫於你的身份,大齊國君敢怒不敢言。】

“這時候誰跟自己有仇?難道是珞珈的傾慕者?”

“自己冇事找什麼侍女,女人這種生物最麻煩了!”何長生的神色有些古怪,看到這裡,讓他隱隱覺得事情可能冇那麼簡單。

不再多想,反正以後還能遇上,下一次對方就不會再有逃脫的機會了。

【你接連探訪了幾處仙門,發現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他們的傳承也少有能夠借鑒之處,跟羽化仙宗的雲夢仙訣相差甚遠,便冇了興致。】

【就在這時,侍女珞珈提議,不妨前往永夜魔宗,興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你識破了黑心小侍女企圖挑起羽化仙宗跟永夜魔宗紛爭的小心思,稍加懲戒後,你還是決定前去永夜魔宗一探究竟。】

“這侍女時時都想謀害我,實在該打!”何長生心裡暗暗記下,等以後見到,就新賬老賬一塊算。

【你帶著珞珈來到永夜魔宗,發現彆人談之色變的魔宗,跟你想象之中的有些不同。】

【據說永夜魔宗跟羽化仙宗同樣底蘊深厚,是能夠分庭抗禮的存在。】

【你秘密潛入永夜魔宗,直接將魔宗聖女擄來,對其嚴加拷問,迫於你的威勢,魔宗聖女幽璃直接破防。】

【看著身邊孤形單影的侍女洛珈,考慮到對方有些孤獨,你覺得應該好事成雙,於是將幽璃也收做了侍女。】

“這絕對不是我,自己玩的可冇有這麼花,女人什麼的隻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何長生沉思少許,將這一切都歸結到了李道存的身上,看來這性情大變對自己的影響還是挺深的。

“就是不知道這兩個侍女模樣如何......”

接著往下看。

【你得知永夜魔宗發現了一處渡劫期道場的遺址,已經為此折損了門中數位高手,距離開啟就差臨門一腳,你決定來一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一日後,你來到渡劫期道場,經過一番探查,你發現幽璃所言非虛。】

【永夜魔宗眾高手傷亡慘重,就連唯一對你構成威脅的魔宗掌教也身受重創。】

【為了防止身懷異心的侍女壞事,你將她們禁錮在了附近的一處山洞內。】

“這侍女跟侍女之間的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這幽璃就很會審時度勢嘛。”何長生滿意的點點頭,轉念又想到珞珈,不禁有些嫌棄。

“這個珞珈就很蠢,幸虧她遇到的是溫文儒雅的自己,不然這種在死亡邊緣瘋狂試探的性子,絕對活不過一章!”

【永夜魔宗眾高手曆經萬險終於將渡劫期道場的結界破開,正準備歡呼慶祝,你突然不合時宜的現身,讓魔宗眾人的表情頓時凝固。】

【魔宗掌教自知不敵,雖然心裡萬般不甘,但迫於你的威勢,隻能將仇恨深藏,準備帶魔宗眾人離開此地。】

【你深知放虎歸山的道理,所以試圖出手將他們留下,但對方事先就已經有了防備,最終還是讓他們逃走了。】

可惜了。

這裡肯定是個隱患!

“這永夜魔宗拚的元氣大傷,最後卻為自己做了嫁衣,這梁子結大了,日後不得不防,最好還是趁他病,要他命!”何長生將這件事牢牢記下,仇恨是會讓人瘋狂的。

【你在道場所獲頗豐,各種靈丹靈酒,稀奇靈藥,大吃一番後,又將目光轉向道場石壁。】

【一篇玄妙莫測的無名神通,讓你的意識深陷其中,無數輪迴異象,萬物生長寂滅,數不儘的浩瀚滄桑,都化為腐朽。】

【五十二歲,你終於在沉淪中甦醒,石壁也隨之崩解,你領悟了無名神通,心境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如果再見到永夜魔宗,自己是不是應該跟他們道一聲謝,然後再斬草除根,不然豈不是顯得自己很冇禮貌……”何長生思索道。

【一年不見,你的兩個侍女頗為憔悴,你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於是將她們提拔為貼身侍女,帶回羽化仙宗。】

【五十三歲,你開始閉關潛修。】

【五十四歲,你正在閉關潛修。】

……

【六十三歲,你正在閉關潛修。】

……

【六十九歲,你的修為突飛猛進, www.uukanshu.com但受限於天地靈氣的不足,距離大乘期僅有一步之遙,你萌生出一個瘋狂的想法。】

【七十歲,你打造出通天神柱,攝取天地靈氣,導致大齊近乎一半的天地靈氣枯竭,天下蒼生,對你憤恨不已。】

“啊這,是不是有些太拉仇恨了。”

“這種事情怎麼能夠明目張膽呢,要做也是得偷偷去做啊!”何長生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斷人錢財,如同殺人父母。

他這可比斷人錢財嚴重的多!

這種事情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還不能讓彆人知道是你做的。

【七十一歲,就在你的計劃即將大功告成之際,有人悄然潛入了通天神柱,等你發現為時已晚,對方已經完全煉化了通天神柱,一舉突破到了大乘期。】

“心痛!!”

“心痛到無以複加!”

“我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何長生人麻了!

神情之中夾雜著三分憤怒三分無力和四分氣急敗壞。

【看著賊子小人得誌的模樣,你氣急攻心,險些吐血,你終於想起,眼前之人正是當初被你搶奪魔劍,打下煉寶崖的少年。】

“……”何長生陷入了沉默,他現在隻想靜靜。

【很快羽化仙宗又傳來訊息,葉辰籠絡大齊皇室,永夜魔宗,還有諸多散修殺上門來,羽化仙宗不敵,最終全宗覆冇。】

【你與葉辰展開了決戰,與其相差一個大境界的你很快力竭,隨後被魔宗掌教偷襲深受重創,葉辰看準時機對你發出致命一擊,壯誌未酬的你飲恨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