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火鱉蟲的剋製之法很簡單,簡單到讓他難以置信。

火鱉蟲懼怕光明,隻要有光的地方,火鱉蟲身上的戾氣,便會消散一空,變得萎靡不振。

在光芒的照射之下,不出數日,火鱉蟲便會生機全無。

怪不得火鱉蟲隻存在煉寶崖下,上麵並未發現其蹤跡,原來是因為這個緣故。

但話又說回來,雖然剋製之法簡單,但讓他自己想的話,多半是很難想到此處。

何長生眸光微閃,暗道:“再來次模擬,突破化神期七層,然後也就該啟程出發第一站南陽了。”

雖然這次模擬可以苟進女兒國,但何長生還是想最後再試一次,神山這條思路。

畢竟,在女兒國內苟著絕非長久之計,還是要想辦法打通神山這條離開之路的。

火鱉蟲的剋製之法,不一定能讓他完全免於沾染,火鱉蟲身上的女兒國氣息。

究竟是否能行,他也隻好下次模擬再試了。

【本次模擬消耗283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48140。】

【……你苦修三年,身上的修煉資源耗費一空,成功突破至化神期七層。】

【你在角木蛟發動巨浪前,率先躍入湖水,你發現水下毫無生機,看不到任何水族的蹤跡,但水下卻是清澈見底,湖麵上的白霧,也對水下冇有任何影響。】

【你遠遠的觀望到角木蛟的全貌,對方看起來頗為憤怒,在湖水中瞬間掀起了驚濤駭浪,卻對深居水中的你無可奈何。】

【你見狀麵色一喜,剛想遠離角木蛟,卻發現對方突然張開血盆大口,瘋狂的吞噬著麵前的湖水,產生了巨大的吸力。】

【你使儘全身解數,朝相反的方向拚命遊去,角木蛟造成的吸力驚人,你最終還是難逃束縛,連同湖水被角木蛟一飲而下。】

對於這個結果,何長生不出所料,轉念看向此次模擬的獎勵。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化神期七層的修為。】

【湖水中水族的去向。】

【角木蛟的洞府位置。】

“我選一!”

隨著選擇做出,何長生的修為轉瞬突破至化神期七層,距離返虛期更進一步。

隻要再突破兩層小境界,他就能夠開始準備突破返虛期的事宜了。

不多久。

武樂安如期返回,青霞道人此刻已然被安排,率先一步前往南陽。

就在此時,何長生正要向武樂安吩咐下一步的安排。

過往的外門弟子,注意到他這個掌教親傳在此後,前來拜見,搞得何長生不勝其煩。

隨便應付幾句將其打發走後,何長生這才又將眸光投向武樂安。

何長生一臉正色道:“小武子呀,我們到了南陽後,你繼續密切關注青霞道人的動向,切記不要暴露我的存在,然後該怎麼做,我到時再跟你交代。”

“屬下明白,我辦事,首座您大可放心。”武樂安冇有多想,反正他隻是個傳話的工具人,無論發生什麼,都不需要他來操心。

何長生提醒道:“接下來你不必跟在我身邊,你去追上青霞道人,務必看緊對方,不可掉以輕心,對方隻是看著老實,你可不要被他的表象所欺騙了。”

這樣才能萬無一失,有著飛舟相助,武樂安跟青霞道人,也能夠及早抵達南陽。

武樂安接了命令,隨即便朝青霞道人離開的方向趕去。

何長生緊隨其後,不過倒也冇有刻意放緩速度,在抵達南陽之前,他還有彆的事情要辦。

按照模擬所說,他會在途中遭遇永夜魔宗的幾位長老,倒是能夠捎帶將其除掉。

如果所料不錯,這幾個永夜魔宗的長老,應該是故意來羽化仙宗的勢力範圍堵他的。

何長生自信滿滿,他現在乃是化神後期的修為,收拾幾個同境界的修士,還不是輕鬆拿捏?

這樣也算是直接削弱了永夜魔宗的實力,對他冇有壞處。

隔天。

何長生的身形,已然出現在千裡之外。

這時,距離南陽僅剩一半的路程,他還是冇有遇到永夜魔宗的長老。

一路上,何長生的神識,對於附近方圓數裡的探查,從未有過間斷。

不多時。

他的神念一動,感知到一道與幽璃如出一轍的氣息。

何長生冷笑一聲,看來是他搜尋已久的永夜魔宗長老找到了,

不遠處正是對方的駐紮之地。

下一秒,青鈞劍便出現在他的手中,緊接著身形一閃,化作一束流光沖天而起。

永夜魔宗的長老心下一驚,頓時打了個激靈,猛然回頭。 www.kanshu.com

此人連忙大吼一聲:“敵襲!”

但一切都為時已晚,隨著一道破空聲的傳來,何長生的身形轉瞬便至,將全無防備的永夜魔宗長老斬於劍下。

其餘永夜魔宗的長老,一看情況不對,撒腿便跑!

高長老化神中期的實力,竟然都不是來敵的一合之敵,換作他們,隻怕結果也好不到哪去。

此時此刻。

幾位永夜魔宗的長老全無鬥誌,滿腦子都是脫身保命。

何長生愣了一下,膽子都這麼小?

就應該低調一點的,這次出現得太過高調,以至於對方開場就嚇破了膽,還得害他費勁去追。

不過,這幾人的速度,實在不怎麼樣。

這一幕被何長生看在眼裡,猶如老太太邁步,慢到出奇。

下一瞬。

何長生從原地一躍而出,流雲魅影全力運轉,朝永夜魔宗幾位長老逃走的方向奔襲而去。

永夜魔宗的長老很快就被追上,自知無路可退,索性咬牙停下腳步,死死的盯著何長生。

“六長老……你看此人,像不像是我們永夜魔宗的那位通緝之人?”

永夜魔宗的六長老麵色一凝,頓時麵露恍然,怪不得對方會突然向他們狠下殺手。

麵對逐步逼近自己的三位永夜魔宗長老,何長生手持青鈞劍,一如既往的氣定神閒,暗中發動無相無極,碧水劍法蓄勢待發。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那位永夜魔宗的六長老,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忽然嗓音沙啞的喊道:

“且慢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