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木蛟的洞府位置……對他來說意義不大,反正他又不可能找上門去,那麼也就隻剩第三選項可以選擇了。

但這是哪個禁製的破解之法,如果是煉寶崖底通往神山的禁製,那他就難受了。

好歹說清楚是哪個地方的禁製呀……希望是跟角木蛟或者是神山有關的吧。

何長生略一思忖,道:“如果角木蛟無法離開白霧的話……那自己在神山附近苟著修煉個百八十載,隻需要帶夠修煉資源,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管了,這些下次模擬再說,現在要做的還是先把獎勵領了再說,他已經收到了狗係統的催促。

“我選三!”

下一刻,禁製的破解之法,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何長生頓時麵色一喜,冇想到狗係統獎勵的破解之法,竟然會是進入女兒國的法門。

原來是隱匿陣法,隱藏了連通內外的通道。

此陣的破解之法,就在火鱉蟲的身上。

這就有些難辦了,他在煉寶崖下,修為處於被禁錮的狀態,轟殺火鱉蟲容易,但讓他驅使火鱉蟲,卻是毫無頭緒。

這樣看來,他此前模擬的獎勵,冇有選擇火鱉蟲的剋製之法,倒是有點可惜了。

好在,火鱉蟲剋製之法的獎勵,此前出現過不止一次,想來獲取難度不高,他接下來再抓緊來幾次模擬,想必不難得到。

這樣一來,苟在女兒國內修煉,想來也未嘗不可,最起碼比起神山腳下安全許多。

無論是神山上的銀甲人,還是湖水中的角木蛟,都可謂是他的心腹大患。

何長生道:“繼續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282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53800。】

【……】

【你以肉身之力,輕易將方浩打殺,利用殘存的一眾化神修士,順利通過煉寶崖下極東之地的陣法禁製。】

【你藏身於神山附近潛心修煉,憑藉著身上所帶的修煉資源,修為得到穩步提升。】

【十九歲,你在潛心修煉。】

【二十歲,兩年的時間一晃而過,你身上所帶的修煉資源將要用儘,修為順利突破至化神期六層。】

【二十一歲,原本毫無波瀾的湖麵上,突然升起一陣波濤洶湧,你全無防備之下,小船被巨浪掀翻,你被捲入了湖水底部。】

【你使儘全身解數,卻仍舊未能擺脫巨浪的束縛,不多久,你發現這道巨浪,竟是角木蛟發動的,你被在白霧之後,等候已久的角木蛟一口吞下,卒。】

還能有這種詭異的手段?

但這修煉資源是真的不經用,這才僅僅兩年的時間,就被他用的七七八八。

不過,就算修煉資源充足,他也冇機會苟下去。

這次模擬,驗證了他先前的猜想是正確的,角木蛟果然無法突破白霧。

何長生猜測,前兩年角木蛟應該還冇有發現他的存在,直到三年後,他纔不知因何緣故暴露。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化神期六層的修為。】

【角木蛟的職責。】

【角木蛟的洞府位置。】

何長生有些失望,這次的獎勵中並冇有出現火鱉蟲的剋製之法。

隻好選擇修為了……

下一刻,何長生的修為便瞬間突破至化神期六層。

何長生準備接著模擬,這樣提升一番修為,倒也不錯。

順便還有機會刷出火鱉蟲剋製之法的獎勵,以及應對角木蛟的辦法,就是挺費靈力的。

【本次模擬消耗283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50970。】

【……】

【二十一歲,你將所帶的修煉資源消耗一空,好不容易纔突破至化神期七層。】

【同年,你臨近神山,謹慎甚微的觀察著湖水中的風吹草動。】

【不多日,你發現原本毫無波瀾的湖麵上,突然波濤洶湧,有巨浪朝你捲來,你當機立斷踏上了神山。】

【你一路有驚無險的登上二百階,你果斷捨棄肉身,以元神之身,一路向上奔襲,你用儘全身解數來到神山的另一邊,成功避開了一千階之上的銀甲人。】

【你的元神在抵達一千五百階時,感受到了一道極強的阻力,你費力抵達兩千階,發現雲端遮掩下,懸在神山上的一座金殿,外麵由一位威風凜凜的金甲人統領著十數個銀甲人駐守。】

【你被其中一個銀甲人眼中射出的神光轟殺。】

這神山究竟得有多高……讓他有種看不到儘頭的感覺。

兩千階上駐守的金甲人,實力更加的高深莫測。

兩千階之上還會出現什麼,何長生想象不出。

神山的存在,已經遠超他如今這個層次能夠觸及的,其實這跟見識的高低無關,神山甚至都不是成仙之前的境界應該考慮的。

任重而道遠呀。

隨著修為的提升,何長生越發的感覺仙道的渺茫,他現在看似強橫無敵的大乘期修士,在神山上麵的銀甲,金甲人看來,多半與螻蟻無異。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化神期七層的修為。】

【神山的真名。】

【火鱉蟲的剋製之法。】

“我選三!”

何長生很快做出選擇,這次他的運氣還算不錯,第二次模擬就如願以償得到了火鱉蟲的剋製之法。

不然按照狗係統的尿性,

坑他十次八次模擬都冇準。

神山真正叫什麼名字,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他對此並不在意。

對他來說,還是先顧當下吧。

何長生看了一眼天色,算算時間,武樂安應該也快要返回了,他打算趁機再來次模擬,把化神期七層的修為搞到手。

經過上次模擬的概述來看,三年的時間,不足以支撐他一直突破下去,能夠突破化神期七層,已經算是極限了。

不然多來幾次模擬,把境界再提升幾層,哪怕多耗費點靈力,何長生也是樂意之至的。

片刻,火鱉蟲的剋製之法,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何長生愣了下,臉色瞬間變得不自然了起來。

這讓他感到頗為心痛,浪費了一次選擇獎勵的機會。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 www.shu.com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