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簡單,看為師的。”李道存話音落下,直接雙手掐訣,極快的速度打出幾道法訣,冇入洛珈的身軀。

一切都在無聲無息中完成,但禁製卻是實打實存在的。

李道存指了指洛珈,笑著說道:“隻要她踏出羽化仙宗一步,紫府內的靈力,便會瞬間陷入狂暴的狀態,在禁製的催動下,會直至爆體而亡。”

洛珈:“……”

不過如此,能夠免去跟著老魔四處奔波,她正求之不得呢。

身為一個修士,怎麼可能一直苟在宗門中,老魔勢必會出門曆練,到時,她就能夠脫離老魔了。

哪怕隻有短暫的一些時日,對她來說也是極其難求的。

何長生笑了笑,這樣他就放心很多了,然後朝洛珈示意,對方現在可以離開了。

他跟李道存接下來談的話,被洛珈聽見多有不便。

洛珈當然不願多待,毫不遲疑的起身離去。

李道存有些奇怪的看了何長生一眼,道:“徒兒,你還有什麼事?”

何長生直接開門見山道:“師尊,最近我打算離宗曆練一番,勞煩您老幫我煉製幾塊返虛期的命牌作為保命之用?”

李道存遲疑了一下,道:“最近外麵不怎麼太平,你還是先在宗中修煉吧,返虛命牌一事,以後再煉也不遲。”

主要是……煉製一塊返虛命牌並不容易,能夠直接抽空他全身的靈力,冇有數月的時間,怕是緩不過來。

返虛期修士所蘊含的靈力,遠非化神期的境界能夠想象。

如果動用丹藥資源恢複靈力,這又是一筆海量的花銷,地主家也冇用餘糧,該省則省。

何長生對此早有預料,搬出早就想好的說辭,道:“最近修為冇什麼提升……再這樣安逸下去,隻怕修為會難以寸進,聽說瑤池仙境是個修士的好去處。

以我如今化神期的修為,在大齊境內,應該極少有人能夠是我的對手,隻要師尊你幫我煉製幾塊命牌,這樣就萬無一失了,哪怕是遇到了返虛期的強者,相信憑藉著幾塊命牌,也能掰對方幾顆牙下來。”

打蛇要打七寸,隻要抓住李道存的命脈,就不怕拿捏不了對方。

李道存:“……”

短短數日的時間,突破了化神期還不夠快,難道你是想直接羽化成仙?

但話又說回來,何長生這番話,還是有些道理的。

外麵曆練一番,確實有益於心境上的提升,修為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如果不是他急著要去一趟仙人洞府,這次在暗中保護一下何長生,倒也未嘗不可。

李道存深吸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一塊命牌可否?”

他看何長生主意已定,他也不好極力阻止,不然很容易適得其反。

何長生語氣突然低落道:“這樣……師尊你極有可能下次就見不到徒兒我了,師尊你也不想看到,徒兒在外遭遇強敵,就是因為一塊命牌之差,最終身死道消吧?”

“那就兩塊,你明日再來取,但外麪人心難測,以危機四伏來形容,也毫不為過,出門在外,低調為上,一旦有什麼不對,儘快捏碎傳訊令牌,為師會儘快趕來的。”李道存苦口婆心的叮囑道。

“既然這樣……師尊你不妨再多給我煉製幾塊化神期的命牌?”何長生又說道。

李道存:“……”

罷了罷了……

兩塊返虛期的命牌他都咬牙答應了,再多煉製幾塊化神期的命牌,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反正,這也全都是為了他,何長生要是出點什麼事,全都是他的損失。

李道存這樣安慰自己。

何長生離開宗門大殿,返回執法堂後,搖椅上一躺,直接開始模擬。

本來還想讓洛珈接著給他捏肩捶腿,卻發現此時洛珈還冇回來。

何長生有些失望,隨即看向麵前的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282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65080。】

【……】

【你在煉寶崖下以肉身之力,乾掉方浩一行人後,手持數張命牌,先後轟殺了數波來襲的火鱉蟲。】

【你試圖探尋出前往女兒國的入口,但尋找數日的你,最終卻是一無所獲,隻好無奈離去。】

【就在你將要離開瑤池仙境的時候,神女突然朝你疾馳而來,恍惚間,你已經被她擄走。】

【她聲稱你沾染了不該有的氣息,更不該打擾她們的安息,說罷,神女便麵若寒霜的結束了你的性命。】

這神女有毒吧,怎能平白無故汙人清白。

你媽的!好歹把話說清楚啊。

看樣子又像是個喜怒無常的,他真是想爆粗口,怎麼出門老遇這種人?

他要是真的做了也就罷了,關鍵是他啥都冇做,也就取走了魔劍,但神女所指的,顯然並非此事。

況且,他在模擬中取走魔劍,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神女顯然另有所指。

這次被殺的就挺莫名其妙的,希望接下來的獎勵中,能夠尋求到答案吧。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女兒國入口的確切方位。】

【神女的觸景生情。】

【火鱉蟲的剋製之法。】

“我選二!”

何長生直接做出選擇,女兒國就算通過雲霞山也能入內,不一定非要省事。

下一刻,關於神女腦海中的一個記憶片斷,很快便被他知悉。

何長生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女兒國密林地下殿中的情形。

這道訊息中,那些屍體還不是白骨……每個人的麵容清晰可見。

何長生愣了下,難道神女跟女兒國有關係?

現在也隻有這種解釋了,但他這次模擬中,並冇有尋找到入口,哪裡扯得上沾染氣息。

就在這時,何長生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了什麼。

難道問題是出在火鱉蟲的身上?

他打殺的火鱉蟲,極有可能誤入過女兒國,然後又把氣息傳染給了他。

再或者就是他恰巧經過入口處,然後就沾染了裡麵的氣息。

何長生有些頭疼,這可真是一茬接一茬,還能不能讓他消停幾天了!

就在此時,他注意到了不遠處沐浴陽光的墨連韻,看來是他說要帶她離開羽化仙宗的緣由,不然平日裡這個時間,小女妖應該是在努力修煉纔對。

“小女妖,過來,跟你說個事。”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