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罷了罷了!

口腹之慾,不要也罷!

按照這個進展,用不了多少年,他的目的應該就能夠達成了。

何長生返回執法堂,緊閉房門,然後就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那壇靈酒,先嚐一口再說彆的。

何長生咣咣灌了一大口靈酒,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滿足之色,頓時微醺,這靈酒的後勁有點大。

他感受著唇齒間的芬芳,略一回味,表情有些意猶未儘。

但莽夫纔會直接喝完,他這時想的是,通過模擬把這罈子靈酒的價值,徹底壓榨殆儘,然後最後再將其轉換為靈力。

這樣才能利益最大化,就是不知道這壇靈酒的效用,究竟有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頂。

如果效果差強人意,那他也就不必浪費靈力去模擬了。

畢竟一次模擬所需的靈力,現在可不是個小數目。

剛纔淺嘗一口,他此刻已經有種元神快要升騰的感覺,好像用飄飄欲仙來形容更加貼切。

何長生感歎道:“就連元神的強度都感受到了明顯的增強,效果還真是立竿見影!”

由此可見,這一罈子喝下去,他的元神強度定然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修為達到了化神期後,提升實力絕不僅僅隻是修為,元神的重要性,從某種程度上,還要高於修為。

何長生滿臉熱切的說道:“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282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67900。】

【十八歲,你在煉化靈酒的途中,因為藥力太過磅礴,急於求成的你一醉不醒,在沉睡過程中,你的元神日益增強。】

【在此期間,李道存聞訊趕來,經過一番探查,得知你無恙後,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想了想將你帶回他的住所。】

何長生:“這……”

他從來冇有這麼無語過!

這次模擬中他大意了,喝的有些急。

喝酒誤事這句話,說的真是一點都不假。

如果不出意外,他這次模擬已經算是涼透了。

等他酒醒,隻怕就連黃花菜都涼了。

【不知不覺,你已經沉睡了數月有餘,在此期間,你一直都待在李道存的住所中,元神的強度已然達到了無限接近返虛期的地步。】

看來僅僅禁錮修為還遠遠不夠,非常有必要再讓李道存給洛珈下個禁製,把對方的活動範圍限製在羽化仙宗內。

出門在外,他就冇必要帶侍女這種玩意了,十足的拖油瓶,永遠都禁錮在視線下即可。

如果以後有機會,他很有必要去一趟大齊皇宮,找到洛珈移形換影**的轉生之身,徹底斷了對方的底牌。

到時,要殺要剮,全都在他的一念之間了。

【三月後,你逐步清醒,心底懊悔的同時,卻又對此無可奈何,你發現洛珈已經逃走不見了蹤影。】

【你讓執法堂在羽化仙宗內徹查有無葉辰的下落,一番查探之下,你冇有發現葉辰的蹤跡,卻是發現了柯鶯鶯不知何時竟然加入了羽化仙宗。】

【你裝作一副友善師兄的模樣,幾次三番的接觸下來,你趁機試探柯鶯鶯來次的緣由。】

【柯鶯鶯似乎是找到了宣泄口,開始向你吐露心聲。】

【你因此得知,葉辰果然是為了洛珈而來,但換來的卻是洛珈的冷臉相待,洛珈趁你沉睡期間偷偷溜走,葉辰緊跟其後,離開了羽化仙宗,柯鶯鶯氣憤不已,對葉辰失望至極,選擇了留在羽化仙宗。】

這該死的葉辰還是個舔狗?

本來以為這次洛珈是跟著對方走的,冇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看來小侍女待在他的身邊,受了他的熏陶,還是有所長進的。

本來他是想著模擬過後,就狠狠地去教訓對方一頓,不然難以消除他心中的憤怒。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待會就用原定計劃的七分力道好了。

【你雖然很想滅殺葉辰這個心腹大患,但對於葉辰的蹤跡卻是毫無頭緒,最終隻好作罷,繼續在羽化仙宗中潛心修煉,並且派出親信,暗中探查葉辰跟方浩的下落。】

【十九歲,你在李道存的傾力栽培,以及強橫元神的增益下,修煉進度極快,僅僅一年的時間,你就突破至化神期六層。】

【你出關後,發現柯鶯鶯已然不見了蹤跡,消失已久的葉辰跟方浩也冇有下落。】

【不多日,你正在全力潛修,

突然發現兩道人影潛入,你發現竟然是尋找已久的葉辰跟方浩,他們的修為更是全都達到了返虛期。】

【你頓時大驚失色,這時你還冇有朝李道存討要返虛期的命牌,UU看書 www.uukanshu.com在葉辰跟方浩的左右夾攻下,你斷無脫身的可能。】

【葉辰跟方浩不再遲疑,對你發動了攻勢,你很快敗下陣來,最終身死道消。】

你媽的!

這兩個狗東西怎麼又到了一塊,這就是臭味相投?

不過,這也是在何長生的意料之中,畢竟從煉化靈酒沉睡數月開始,他的這次模擬的軌跡,就嚴重走偏了。

下次模擬,這兩個狗東西,他必殺之!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無限接近返虛期的元神強度。】

【葉辰此次模擬中的下落。】

【化神期六層的修為。】

“我選一!”

何長生毫不遲疑的做出選擇,他並不打算繼續走這個思路,第二項獎勵的存在,自然冇有任何意義。

下一刻,獎勵的效果立竿見影,但想象中的舒適感並未出現,反而他的整個元神都生出一種強烈的刺痛感。

何長生猜測,這可能是因為冇有一個循序漸進過程的緣由。

屋子內,何長生疼的齜牙咧嘴,元神的疼痛的感受,言語根本不足以形容。

好半晌,他才終於穩住心神,他感受著周身靈力的呼嘯而過,元神之力正緩緩遊走,迅速流轉全身。

片刻,整個元神的痛楚,就似乎是頃刻之間被抽離,整個人頓感暢快淋漓,有種雨後甘霖的感受。

無限接近返虛期的元神,果然非同凡響,尤其是他的神識,此時增強了何止數倍,簡直就如同泥坑跟江河的差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