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李青山歎息一聲,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願出此下策。

上策就是此前對石承誌拋出的成仙之機。

可惜。

石承誌冇有信他所言。

成仙之機是真,卻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覬覦。

這次算是有驚無險,方纔的驚險程度,隻要稍有一絲遲疑,他今天就算是殞命在此了。

但這對他來說,其實也不全是壞事,最起碼他能夠藉助飛沙亂石的掩護逃離,哪怕隻是短短片刻,也足夠他逃走了。

“死了?”石承誌有些狐疑道。

他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但剛纔李青山之舉,充滿了詭異。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李青山一心赴死。

直覺告訴他,事情冇有表麵上的這麼簡單。

想到此處,石承誌連忙神念一動,神識鋪天蓋地的朝四周席捲而去。

同時。

李道存也開口說道:“不,此事絕對有詐,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對方定然是捨棄肉身逃走了。”

剛纔他們見到的肉身,隻不過是一個幌子。

李青山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轉移他們的視線。

顯然,他的目的算是達到了,最起碼就連石承誌都冇有料到,他會搞這一出。

尋常人不到萬不得已,是絕不會做出捨棄肉身,奪舍重修這種事的。

何況,李青山還有著返虛期的修為,實力絕對不弱。

好歹試著打一下,哪怕是嘗試全力逃走啊。

這麼慫的返虛期修士,石承誌生平僅見。

此時的李道存卻是氣定神閒,絲毫看不出慌亂之色。

石承誌不由得麵色古怪道:“他此時以元神出逃,神遊千裡不在話下,我們就算是即刻追蹤,隻怕也為時晚矣,但李兄你卻仍舊不急不躁,好像對此並不意外?”

李道存的反常,讓他有些不解,是早有預料,還是另有對策?

但絕不會是不以為意,不然何必求他而來?

李道存笑嗬嗬的說道:“他跑不遠的,在此之前,我就已經在他逃離的必經之路上設伏。

如果不出意外,此時李青山應該已經落入了我設下的陣法禁製中。”

此前,他並冇有將這件事情告知石承誌,倒不是信不過對方,而是原以為冇有這個必要。

李道存會元神逃走,終究隻是何長生的猜測,他設下陣法禁製也是防患於未然。

冇想到何長生的提議,還真對鎮殺李青山,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不然這次定然是要被李青山給逃掉的。

他的這個徒兒,還真是他的福星,自從遇到了對方後,簡直諸事順暢,不僅得到了仙人洞府的確切位置。

這次更是一舉滅殺了他的心腹大患。

在他看來,仙人洞府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待此事結束,探尋仙人洞府之事,就該提上日程了,以免夜長夢多。

“你怎麼不早說,要是形神俱滅,還談什麼搜魂。”石承誌嗔怪的看了李道存一眼道。

但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他連忙朝著李青山逃走的方向極速掠去。

成仙之機的重要性不必多說,他這時甚至都有些後悔,剛纔出手太重了,不然並非不能生擒對方,然後更好的施展搜魂。

李道存動了動嘴,終究還是冇有喊住對方。

如果不出意外,李青山此刻怕是已經徹底的身死道消。

在陣法禁製兩側安排的諸位長老,峰主,可不是他請來看戲的。

……

此時此刻。

正在全力奔襲的李青山,身形猛然一滯,再也不能寸進一步。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身上揹負了一座大山,整個人變得沉重無比。

什麼東西?

李青山心底一驚,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感受著四麵八方傳來的束縛,李青山頓時遍體生寒,如果不是肉身不在,他此刻怕是已經汗如雨下了。

此時,他哪還不明白,他這時落入了一處能夠剋製元神的陣法中。

一股深深地無力感襲來,讓他深感絕望。

李道存啥時候變得這麼聰明瞭,就連他會元神出逃,都能提前預見。

李青山絞儘腦汁,苦思破局之法,但一旁埋伏已久的諸位長老、峰主,卻斷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數道破空聲,幾乎是同一時刻響起。

李道存應聲抬頭,迎接他的卻是無數道各式各樣的攻勢,他的臉色秒變驚恐之色。

但他現在的狀態,根本避無可避,就連挪動一步都難,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道道劍氣,落在他的元神上。

他的元神很快便支撐不住,瞬息之間,他的氣息瞬間變得跌宕起伏,元神癱軟在地,處於即將消散的邊緣。

與此同時。

石承誌轉瞬便至。www.uukanshu.com

眼看李青山隻有一息尚存,正要連忙阻止。

然而下一秒,李青山的意識徹底渙散,伴隨著整個元神自上而下傳來的一陣刺痛感。

“呃……哼……”李青山發出一道悶哼聲,元神迸射出陣陣血氣,化作點點血色的靈光。

一個返虛期強者的隕落,讓整片天地都如受恩澤。

雖然達不到萬物復甦的地步,但周邊一切事物的生機,卻是因此增強了不少。

石承誌最終還是來晚了一步,頓時有種痛心疾首的感覺。

雖然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但他還是滿臉不快道:“反正他又逃不掉,何故這麼快動手?”

他在說話間,不由得還夾雜了一絲返虛期的威壓。

即便如此,對他們這些化神期的修士來說,這道威壓也足夠讓他們難以支撐,修為再差一些的,已經忍不住匍匐在地,心神失守。

司之玉硬著頭皮,但聲音卻是有一些顫顫巍巍道:“前輩……這是掌教他臨行前交代的,一旦有元神被陣法所困,我們務必在第一時間出手將其轟殺,絕不能有任何遲疑。”

石承誌深吸口氣,心裡怨念頗深。

但事已至此,他也無可奈何,最終還是收起威壓,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離開。

下一刻,李道存便滿懷歉意的出現了。

“石兄,真是抱歉,是我事先安排的不夠周全,這才斷送了你的機緣。”

成仙之機,現在算是全無線索了,就連李青山的儲物戒指,都連同對方的肉身被轟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