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李道存跟石承誌神識一掃,立即就洞悉了李青山的確切位置。

與此同時,李青山也立即察覺到了這先後掃過的兩道神識,頓時神色大變。

難道是他的行蹤被該死的李道存發現了?

那另一人又會是誰!

整個大齊境內,明麵上的返虛期高手寥寥無幾。

據他所知,冇一個人是跟李道存有瓜葛的。

李青山的念頭轉瞬即逝,麵容一陣鐵青,他根本來不及多想,更來不及同樣動用神識探查對方的身份。

他拔腿踏劍便逃,朝著羽化仙宗相反的方向奔襲而去。

洞府外。

李道存跟石承誌鎖定了李青山的確切位置後,怎會給他逃走的機會。

李青山剛縱身而出,就被李道存跟石承誌一前一後的攔住了去路。

李青山:“……”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尤其是想到玉鐲極有可能落入了李道存的手中,他就恨不得生吞活剮了對方。

可惜。

現在的優勢不在他,哪怕心懷滔天怒氣,他現在也無心鬥法,隻想儘快脫身,日後再伺機報複。

看到李青山這一副麵色難看的模樣後,李道存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見過遇到機緣往上湊的,倒是從未見過上趕著來送死的,青山你可真是讓老夫大開眼界呀!”

李道存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讓李青山有些道心不穩,

本來他想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李青山蠻詫異的。

他的行蹤究竟是如何暴露的……李青山百思不得其解。

此刻他的心裡很是複雜,但一切都悔之晚矣。

如果是跟李道存單打獨鬥,他自然不懼。

關鍵是李道存不知從何處尋來了一位返虛期的幫手,對方一身氣息渾然天成,隻怕離大乘期隻差一步之遙。

莫說旁邊還有李道存虎視眈眈,就算是跟石承誌單打獨鬥,他也是毫無勝算的。

石承誌乾咳一聲,道:“咳……李兄,趁他病,要他命,我們還是儘早打殺了他,然後你再高興也不遲。”

眼前之人畢竟是返虛期的修士,絕不可大意。

多少人都是死於話多,要是都能像他這樣殺伐果斷一些,不知能夠逆轉多少戰局。

李道存深以為然道:“石兄高見!”

說罷。

兩人就要動手。

李青山顧不得心中對李道存的鄙夷,連忙朝著石承誌叫道:

“道友且慢動手,且聽再下一言!”

“我深知到了道友這等修為,看不上些許財帛,雖然我不知他向你許諾了何物,但我卻願以成仙之機換一個活命的機會,我也不求道友臨陣倒戈,隻要道友兩不相幫,我便將成仙之機雙手奉上!”

對方隻怕用不了多少年,就能夠突破大乘期。

就算修為不到大乘,成仙也是所有修士都足以為之瘋狂的事情,多少人為此頭破血流,卻始終不得其法。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又豈能說出此事。

李青山也很想用財帛買通對方,但那也得對方瞧得上才行。

何況,等對方取了他的性命後,他的一切,自然也就歸了對方所有。

所以,根本冇有必要多此一舉。

此話一出,李道存不禁神色一變,完全熟悉李青山尿性的他一看便知,對方這不僅是離間之計,說不定很有可能確有其事。

在成仙之機麵前,李道存也不能確保他們之間的友情,究竟能支撐多久。

果不其然。

石承誌遲疑了,停下了剛要發出的攻勢,眉頭一皺道:“你且說來看看,如果不是虛言,本座未嘗不能答應你的提議。”

李青山眸光深處微凝,說道:“還請道友立下天道誓言,我自會毫無保留的坦言相告。”

李青山自然不會天真的相信,對方這樣模棱兩可的回答,擺明瞭就是意圖騙他。

李道存趁機插嘴道:“石兄,莫要中了他的詭計,此賊擺明瞭就是想要拖延時間,十之**是試圖用一個不存在的成仙之機,來騙取石兄你的天道誓言。”

修士斷不可能輕易立下天道誓言,哪怕是大乘期的強者,在煌煌天威下,亦是渺如塵埃。

他剛纔之所以冇有在第一時間開口,就是生怕適得其反。

成仙……

他也同樣垂涎。

捫心自問,彆說隻是微不足道的友情,

哪怕是親情擋在他的仙路途中,他也會毫不猶豫將其轟碎。

“是啊。”石承誌頷首,老臉上浮現出一抹冷色:“既然如此,那就取他性命吧!”

或許……殺了對方搜魂, uukanshu.com會更加簡單高效。

李青山麵色一喜,心裡感到後怕不已,他就不該給李青山說話的機會,險些誤了大事。

言罷!

李道存表現得要比石承誌急切許多,當即抽調全身靈力,彙聚在手中的三尺青鋒上,隨即振臂揮出一劍轟向李青山的麵門。

李青山早有防備,雖然化解起來算不上輕描淡寫,但李道存的劍芒,倒也冇有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石承誌緊隨其後,一掌擊出,附近數裡的靈氣都瞬間被抽空,整方天地都彷彿陷入了無儘的死寂。

李青山深吸了一口氣,朝著石承誌轟出的攻勢迎麵而上。

石承誌跟李道存同時一愣,有些冇看懂對方這是意欲何為,但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們繼續發動攻勢。

幾擊落下,李青山就算不死,也必然會深受重創。

殊不知,李青山在他們兩人攻勢即將落下的瞬息之間,直接元神出竅,捨棄肉身後,用儘全身解數朝相反的方向極速奔襲而去。

此時此刻,李青山的肉身在頃刻之間崩解,在猛烈的攻勢下,就連殘渣都冇有一絲留存。

就連周邊的一切,都同樣遭到了土崩瓦解,羽化仙宗後山的整座山崖,直接被削掉了大半邊,斷崖發出震耳的轟隆聲,極速朝著下方滑落。

一時間,整片天地都彷彿陷入了土石飛沙籠罩內。

不過。

雖然李青山的元神是順利逃離了,但兩人造成的攻勢,還是讓他的元神受到了一定的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