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神色一緩,總算是迴歸正軌了,這纔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封神榜殘片一事暫且不急,先解決了方浩再說。

最好是解決了方浩,他就直接返回羽化仙宗,外麵的世界到處都危機四伏,隻有苟起來潛心模擬,纔是明智之選。

關鍵是前往雲霞山的路上並不安生,不僅白蓮神教的威脅尚存,更有著黑白神劍的雙重威脅。

但也不宜太遲,說不定哪天就會被人捷足先登。

一切都皆有可能,哪怕是到手後,都不一定是自己的,何況現在還冇到手。

【……你在煉寶崖輕鬆拔出魔劍,然後飄身而下,提前埋伏於方浩前往神山的必經之路上,成功憑藉著金丹期的肉身,轟殺了方浩一行人。】

【你來到煉寶崖的絕壁下,因為修為被禁錮的緣故,無奈隻好徒手緩步向上攀爬,途中因受怪異毒蟲的乾擾,你不慎墜崖而亡。】

何長生:“……”

好傢夥!

墜崖而亡,這又增添一種新死法。

這些該死的毒蟲,真是陰魂不散,好像整個煉寶崖下,都遍佈它們的蹤跡。

關鍵還是這次準備不充分,看來下次模擬,他很有必要身上多備幾塊化神期的命牌。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火鱉蟲的來曆。】

【蘇遊的大日秘典。】

【本次模擬死亡回溯。】

“我選二!”

火鱉蟲的來曆,對他來說其實意義不大,隻要命牌能夠剋製火鱉蟲就足夠了,基本用不著再尋求彆的剋製之法。

火鱉蟲的實力並不強,可能就連金丹期的修士都有所不如,畢竟涉足煉寶崖下的人,都會修為儘失,這就跟讓一個修士去對付普通人冇什麼分彆。

所以,他接下來隻需要多備一下低級的命牌即可。

殺雞焉用牛刀,化神期的命牌用在此處實在是糟踐了。

下一刻,大日秘典的全部感悟,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此時此刻,他頓時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瞬間就增長了一大截,整個紫府中,靈力變得前所未有的充盈。

但這次轉換的靈力,卻比他自身原有的靈力,多了幾分狂暴,讓他感覺紫府漸漸有些不適。

極大增強體內的靈力,隻是大日秘典的一部分效用,更關鍵的是大日秘典乃是一部高深的護體神通。

如果與人鬥法,憑藉著強橫的護體效用,簡直無往不利,能夠輕鬆的越階對敵。

除此之外,大日秘典還有著一定的療傷能力。

這三種作用下,可見大日秘典的精妙,怪不得楊康會不惜弑師。

……

在他模擬的期間,李道存已經悄然在李青山從後山逃離的必經之路上,設下的剋製元神的陣法禁製。

諸位長老,峰主,也被李道存召集在了一塊,讓他們靜等下一步的安排。

李道存這樣做,也是為了保險起見,這時候他隻相信自己,長老峰主不見得一定可靠,一旦走漏了訊息,後果不堪設想。

羽化仙宗後山那邊,倒是冇有什麼異常,這讓李道存鬆了一口氣。

整個羽化仙宗都籠罩著一股沉悶之氣,所有人都覺得要有大事發生,很多人乾脆選擇了閉關避禍。

一日後。

石承誌收到李道存的傳訊,便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何長生也被李道存喊來,身為掌教親傳,這樣的重要場合,還是得參與一下的。

對方鶴髮童顏,就是臉有點黑,看起來跟仙風道骨不太搭邊。

李道存笑嗬嗬的說道:“石兄,這次又要叨擾你了,但此賊實力不俗,心思狠毒,危害能力不弱於白蓮神教,不得不儘快剷除。”

石承誌擺了擺手,一副不在意的樣子,道:“無妨,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何況你我深交多年,些許小事,不足掛齒。”

接著,李道存還捎帶向石承誌介紹了一下何長生。

何長生挺厭煩這種場合的,無奈隻能滿臉客套的說道:“見過石前輩,我師尊一直對你讚賞有加,對於石前輩的大名,晚輩可謂是如雷貫耳。”

敷衍一下吧,這種萬金油客套話,他最拿手了。

石承誌冇有在意,目光掃了一眼,卻冇有發現祁珠的身形,不禁奇怪的問道:“怎麼不見小徒?”

李道存長歎一聲,滿臉為難的說道:“

此事說來慚愧,我實在有負石兄所托呀!”

石承誌眉頭一皺,忙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道存緊接著就道出祁珠不告而彆的事情,但很聰明的冇有提及祁珠跟瑤池聖地扯上關係的事情。uukanshu.com

不然事態緊急,石承誌極有可能就會無暇顧及李青山一事。

石承誌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他所料不錯,他的傻徒弟,定然又是去尋找她的那位至交好友去了。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在多想,反正這種事情也不是一兩次了。

李道存鬆了口氣,隻要對方不怪罪就好,緊接著滿臉熱切的說道:“石兄好不容易纔來我這羽化仙宗一趟,我這裡還有幾罈子珍藏千年的好酒,上次事態緊急,我們就連敘舊的時間都冇有,這次一定要讓我儘一番地主之誼。”

此時此刻,何長生對李道存徹底無語,分不清事情的輕重緩急還是咋滴,現在是說這種客套話的時候?

石承誌搖了搖頭,緩緩的說道:“還是正事要緊,不然喝酒容易誤事,我們還是先把歹人解決掉,然後再慶祝也不遲。”

李道存心裡欣喜不已,他當然知道事不宜遲,但客套話還是得到位的,這就叫待人處事之道。

接下來,李道存才終於把此事告知諸位長老峰主,按照原定計劃,讓他們埋伏在必經之地的兩側。

看著李道存跟石承誌消失的身形,何長生直接返回執法堂。

雖然挺好奇李青山是怎麼死的,但湊熱鬨是不可能湊熱鬨的。

與此同時。

李道存跟石承誌轉瞬就出現在了後山。

此時,李青山藏匿的相對來說比較隱秘,為了防止行蹤暴露,他特意在斷崖下開辟出了一處簡易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