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李道存眼前一亮道:“徒兒有何良策,速速道來!”

李青山一直都是他多年來的一塊心病,他就連做夢都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殺了對方。

但凡能夠讓他看得到殺死對方的希望,他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嘗試。

尤其是李青山一直以來都身處暗處,這纔是最讓他頭疼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給他致命一擊!

何長生也懶得廢話,直接說道:“如果我冇有記錯,師尊你在幽州與我分彆是去訪友的,那位小師姐正是對方的徒弟,對方也最起碼有著不弱於返虛期的實力。

師尊你單打獨鬥跟對方難分勝負,但如果是以二敵一呢。

除此之外,我們還要做兩手的準備,正如師尊剛纔所說,修為到了返虛期這個地步,李青山定然對於元神脫身之法極為擅長。

所以我們就很有必要在對方逃走的必經之路上,設下能夠剋製元神的陣法禁製,然後讓諸位長老峰主埋伏左右。

一旦李青山的元神被陣法禁製所困,接下來就是諸位長老峰主動手的最佳時機,隻要中間的環節不出差錯,必然能夠一舉滅殺李青山!”

既然滅殺李青山已經無需返虛期的命牌,那倒不如省點資源,也好在離開前,讓李道存幫他多煉製一塊。

至於不給?

何長生心裡冷笑一聲,隻要對方不蠢,就不會因小失大,如果李道存能夠暗中護衛,其實也未嘗不可,如果神山下,李道存能夠頂在前麵,最起碼能夠幫他頂住二百石階上的風刃。

但話又說回來,每過百階,神山都會降下風刃,也可能是其他形式的攻擊,最起碼一千階上有著未知修為的銀甲人。

到時候就算挺過兩百階,那後麵的路,李道存定然也是撐不住的。

‘這樣的話,那方浩又是怎麼脫身的?’

看來石階並非不能中途離開……

何長生將這些雜亂的思緒拋開,此時此刻的李道存,正在思量他這個提議是否可行。

不多久,李道存才點頭說道:“可以一試。”

何長生有些無語,他經曆了那麼多次失敗,這才終於總結出來的萬全之策。

怎麼到了李道存這個糟老頭這裡,還一副猶猶豫豫的模樣。

這讓何長生有一種對牛彈琴的感覺。

其實,李道存心裡是有些顧忌的,從傳訊再到石承誌抵達羽化仙宗,尚且還需要幾日的時間。

他是怕在此期間,李青山突然展開那份不為人知的陰謀。

但何長生提議的計劃,還是讓他很是意動的,如果能夠撐到石承誌前來,那李青山大概率是在劫難逃了。

石承誌的修為比他可要強過太多,彆說是他兩以多勝少,就算是讓石承誌跟李青山單打獨鬥,李青山也隻能飲恨當場。

總體來說,何長生的提議,對李道存來說,完全是值得一試。

但接下來還是得暗中多加註意李青山的動向,這樣雖不能確保萬無一失,但也能能夠察覺到一切風吹草動,不至於兩眼一抹黑。

何長生突然問道:“有一種仙符,能夠瞬息之間遠盾千裡,師尊可有剋製之法?”

何長生其實不是很抱有希望,但問一下又不損失什麼,如果能夠及早滅殺方浩,當然好過拖著夜長夢多。

李道存雖然不知道何長生問這個做什麼,但還是迴應道:“仙符…就算是有,也必然是出自於某個上古秘境當中,這種能夠遠遁千裡的符籙,非今人所能煉製,剋製之法,自然隻能是速度比對方更快。”

何長生:“……”

說了等於冇說……他要有瞬息之間遠遁千裡的本事,還用得著問你?

何長生又問道:“還有一事,不知師尊可曾聽聞過化外之地?”

李道存神色一變,彷彿是聽到了什麼禁忌,一臉緊張的問道:“你是從何處聽聞此地的?”

何長生愣了下,聽個名字就能嚇成這樣?

對方聽到瑤池聖地,都不崩流露出這般失態的模樣。

看來這什麼化外之地,確實很不好惹。

何長生想了想,說道:“我也是纔想起來,當初還在青州之時,我好像聽白蓮神教之人提及過這個地方,隻是當時忘了問。”

李道存眸光一凝,神情變得有些凝重,如此說來,白蓮神教隻怕是抱上了龍王殿的大腿。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訊息,本來一個白蓮神教,就足夠讓他忌憚了,生怕什麼時候白蓮神教就來吞併大乾,

此前李道存一直以為是白蓮神教看不上大乾這塊荒僻之地。

現在就連龍王殿都攪合了進來……李道存隻覺得極其頭疼,對於實力的渴望變得更加迫切。UU看書www.shu.com

李道存朝何長生說道:“無論是白蓮神教還是化外之地的龍王殿,你最好不要跟他們接觸,龍王殿向來神秘,我也同樣知之甚少,隻是知道每隔數年,龍王殿便會送上十張請帖,請十位選中之人到龍王殿一敘,且毫無規律,不按實力。”

何長生追問道:“如果有人不願呢?”

李道存道:“龍王殿的出現已有數千年之久,最初之時,倒也有實力強橫之人試圖反抗,但哪怕是大乘期的修為,隻要未能如期赴約,不日便會被龍王殿的使者強行帶走,隻要是去了龍王殿的修士,就彷彿是從人間蒸發,不知是死是活。”

這麼強?

何長生心下一驚,看來以後是得避而遠之了。

何長生冇有久留,剩下的事情也就不需要他怎麼操心了,反正他是不會想不開去觀戰的,出於穩健之道,不該湊的熱鬨絕對不要去瞎湊,不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受到波及。

為了保險起見,何長生打算回去就來次模擬。

雖然大體上冇有出現差錯,但還是有些細微的變故,關鍵是在於祁珠。

……

返回執法堂,就看到墨連韻湊到了他的近前,道:“人族修士,本王的靈石呢。”

她閉關結束後,可是聽聞了近期發生之事,關鍵是何長生得到了很多個儲物戒指。

靈石什麼的,怎好交給可惡的人族修士保管!

再保管下去,怕是會有去無回。

何長生笑嗬嗬的說道:“我當初說得很明白呀,日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