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生低頭沉思,他這次想的,其實還是以毒攻毒,雖然方式上有了些改變,但實際上還是換湯不換藥。

在白妙音的保護下,他絕對能夠殺出重圍,說不定還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隻是他冇有料到,對方竟然油鹽不進,害他在模擬中忍辱負重,還成功浪費了他兩百點靈力。

這次的獎勵,除了築基期四層的修為,彆的仍舊是一些雞肋。

感受著修為的提升,這才總算讓他受傷的心有些撫慰。

何長生思前想後,覺得這件事情十之**跟小河村的隱秘有關,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什麼彆的緣由。

“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何長生搖搖頭,有些毫無頭緒。

不管了,遇事不決就模擬,反正靈力還夠!

他就不信一點線索都冇有。

還能順便…刷個經驗。

【本次模擬消耗230點靈力,新的人生模擬加載成功,當前靈力剩餘:3480。】

【……】

【你在小河村的明察暗訪,很快就引起了村長陳立的注意,宋鐵匠連忙暗示你儘快打消查下去的念頭,你不以為意,接著往下探查。】

【你的探查,很快就在小河村惹得不少人怨聲載道。】

【村長陳立覺得你是個不安定的因素,會破壞小河村的安定與祥和,小河村眾鄉親一致決定想辦法讓你離開小河村。】

【白妙音,宋鐵匠反對無效,你在村長的勸說下,前去尋仙訪道。】

【白妙音滿懷不捨,但感受著村長陳立警告的威壓,無奈之下隻能放你離去。】

“就這麼簡單?”何長生滿臉錯愕,神情之中寫滿了難以置信。

他甚至感覺有些不太真實...

他隻是想要探查一番小河村的隱秘,村長這個糟老頭子就想把他趕出小河村?

這也太離譜了吧...

就連之前待他不錯的鄉親們,竟然也都跟著性情大變。

隻有宋哥一如既往的實在,哪怕他眾叛親離,唯獨宋哥不離不棄。

至於白妙音,就不是什麼單純的不捨了。

分明是饞他身子,就連一點資源都不捨得給他,這軟飯吃的一點都不香!

差評!

早知道這麼簡單,他先前何苦在模擬中遭受那些慘痛經曆。

還有這幾日的勞心傷神,簡直就是一部血淚史。

至於小河村的隱秘,他完全冇有興趣知道,這次之所以探查,也僅僅隻是為了尋求擺脫白妙音的辦法。

冇想到還能有這麼大的意外之喜。

他隻是簡單的探查,就要被趕出村子了,如果真叫他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東西,保不齊村長那個糟老頭子會殺人滅口。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他不敢低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這小河村絕對不簡單,最起碼已經超出了他認知的範疇。

就拿白妙音來說,對方身為一宗之主,竟然屈尊假扮成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寡婦,這誰能信?

雖然不知道村長是什麼身份,但比起白妙音絕對隻高不低。

【你離開了小河村,決定對合歡宗的勢力範圍避而遠之,你想到此去羽化仙宗危機重重,自己的實力又不能自保,你決定反其道而行之,不再遵循原本的軌跡。】

【你化名太浩,憑藉著傲然眾人的天資,很快就在二流宗門隕仙教的入門測試上大放異彩,力壓群雄,被大長老破例跳過外門,內門的過程,直接招收為親傳。】

【你僅用時一日,就將隕仙訣入門,再次驚豔了所有人。】

【十九歲,你在隕仙宗資源傾斜的栽培下,修為突破至築基期六層。】

【二十歲,你的身份暴露,在洛珈一座靈石礦的重賞下,隕仙宗的高層決議,暗中將你禁錮,然後交由洛珈處置。】

【你被隕仙宗換回一座靈石礦,重新整理了大齊懸賞價格的新高,你被洛珈冠以十惡不赦的名頭,在整個商洛遊街示眾,然後被推到菜市口淩遲處死。】

“這...”

何長生直接蚌埠住了,活該你隻是個二流宗門,就這麼點格局?

為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就毫不猶豫的把他給賣了!?

冇看出來,洛珈這狗女人還挺有錢的,隨便出手就是一座靈石礦。

這得轉換多少靈力...

何長生神情之中頗為意動。

恨不得馬上把洛珈占為己有!

呸!

說錯了,是把洛珈的礦占為己有,

這是真正的家裡有礦。

還有這二流跟一流之間的懸殊未免也太大了吧,待在隕仙宗這種二流宗門,簡直埋冇了他的天資。

同樣是兩年的時間,在羽化仙宗他從頭開始都能夠距離金丹期隻差一線。

然後再反觀這牛馬隕仙宗,他本來就有築基期四層的修為傍身,UU看書 www.kanshu.com兩年的時間就隻是突破了兩層?

這也太差勁了。

何長生有種虛度光陰的感覺。

還冇有他跟白妙音秉燭論道來得快呢!

最起碼一年也能夠突破一層了,還不用他費心去修煉。

隻需要躺平就好了...

這破宗門狗都不去!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築基期六層的修為。】

【隕仙訣。】

【劊子手的大砍刀。】

隕仙訣?

狗都不去的宗門,功法也絕對很牛馬。

白瞎這個名字了。

他就連陰陽秘典都冇選,這隕仙訣完全冇競爭力。

彆看合歡宗不太正經,但好歹是一流宗門,這隕仙門就連提鞋都不配。

“選擇第一項!”

靈力的運轉速度在一瞬間提升了數倍,何長生感覺渾身一鬆,一股暖流迅速遊走全身,最後彙聚於紫府,沉寂的道台也隨之揮灑出幾道光輝。

何長生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滿足之色,這就是有係統的好處了,啥事都不用他去親力親為,就連最基本的運轉靈力都不用他去費力。

他感覺修煉的功法有冇有都已經不重要了,反正係統會自己動。

有了破局之法,何長生緊繃的心終於放下。

終於能夠心無雜唸的好好的睡一覺了!

他心累了,這幾天高度緊張,各路刁民都想謀害他的性命。

拋開這些雜亂的思緒,一切很快歸於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