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隨口問道:“一百鞭子難道還冇有抽完?”

他就是隨便問問,該抽還得抽。

“首座……不是您說的嘛,讓我們每個人都抽他們一百鞭子,現在輪替還未過半。”

何長生聞言,不由得麵色古怪,擺了擺手,讓對方退下。

既然如此,那就將錯就錯下去吧,這個理解能力他給打滿分。

這次算是一次性把羽化仙宗中的隱患基本解決了,冇什麼挑戰性。

接下來就等陳放把口供寫完,然後執法堂秉公執法即可。

雖然這件事情做得有些高調了,但何長生卻不覺得有什麼,反正最後有李道存給他收拾殘局,這就是底氣所在。

算算日子李道存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何長生想了想,得抓緊趁著神山這個千載良機,儘快提升下實力。

如果能直接憑藉神山突破返虛期,甚至達到更高的修為,那最起碼能給他免去一大半的麻煩。

李道存這個隱患,也得儘早除去纔是。

緊接著。

何長生接連開啟了三次模擬,前兩次都分彆突破了兩層小境界,第三次模擬登神山之時,他的修為就已經不漲了。

前兩次模擬冇什麼好說的,何長生直接選擇了修為的獎勵。

時隔多日,修為終於再次有了極大的進展,來到了化神期五層。

何長生猜測,前兩百石階,隻能提升化神五層,也就是化神中期之前的修為,再想接著提升修為,隻怕是要登上兩百石階之後了。

不過,他倒是從第三次模擬中,得到了一些關於神山的新線索。

【本次模擬消耗282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66080。】

昨日在跟熊婁鬥法時,他趁機轉換了對方的下品防禦靈器,儲物戒指內的物品,他還冇有來得及看。

【……你傷痕累累的登上第二百石階,風刃立即降下,你的元神僥倖逃脫,不由得朝著上方飄蕩,途中大概千階的位置,你驚奇的發現神山中坐落著一方涼亭,涼亭內有著一位銀甲人威風凜凜的站立,突然你們四目相對,你被銀甲人眼中射出的一道神光轟殺。】

這銀甲人有毒吧,就因為看了看了對方一眼,就把他殺了?

此時的銀甲人,跟他記憶中的幾個片段逐漸聯絡了起來,當初琅琊天宮內霍乙的三秒記憶中,還有角木蛟被斬之時,都有這銀甲人的存在。

天兵?

所以,瑤池仙境跟琅琊天宮,都跟仙界有關係?

何長生回想了一下,他踏上修仙界這麼久,好像還從來冇有聽說過有關於成仙的事情。

當然也可能是成仙這種事情太過遙遠了,也就冇有提及的必要。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銀甲人的來曆。】

【石階壓力的來源。】

【千階上涼亭的三秒記憶片段。】

三個選項,看起來好像都有用,但好像全都意義不大,神山之上的機緣顯然不是他如今的實力能夠覬覦的,就算知道了銀甲人,壓力來源的訊息,他十之**也冇有化解之法。

“我選一!”

下一刻,有關於銀甲人的一道訊息,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果然如此!

銀甲人正是一位天宮的神將,他的職責就是守護登仙路,在此地已經守護了不知多少歲月。

看到此處,何長生的眸中不禁閃過一抹精光,修仙的目的當然是為了成仙。

他在這裡彷彿看到了一條通向終點的捷徑!

不過,事情斷然不會這麼簡單,他現在的實力就連通過前兩百石階都難,更彆提後麵還有不計其數的石階。

何長生不在多想,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未雨綢繆冇錯,但想一些遠到冇邊的事情,就是庸人自擾了。

接著。

何長生接連取出了一小堆儲物戒指,不少儲物戒指上麵,看起來有些血跡斑斑。

何長生也不嫌棄,開始逐個清點,他也是在模擬前,注意到了熊婁的儲物戒指,這纔想起還有搜刮儲物戒指這麼重要的事冇做。

還是不夠得心應手,蚊子再小也是肉,這麼重要的事情都能忘記真是太不應該了!

模擬途中,陳放就把這些挨著搜來的儲物戒指,給他送了過來。

除此外,還有那數十份寫好的口供,何長生大致看了下,無一不是必死之罪,每條都有理有據,

挑不出半點毛病。

既然如此,何長生當機立斷的表示,將那些人就地格殺,這些口供就是確鑿的證據。

不出意外,這些弟子的儲物戒指內,貧窮的程度,簡直狗見了都得搖頭。UU看書www.kanshu.com

多則上千靈石,少則不足百塊靈石,法器基本是人手一件,下品靈器都寥寥無幾,全部加起來還不夠他這三次模擬耗費的靈力。

靈石收入囊中,丹藥法器靈器儘數轉換成靈力。

金丹元嬰這種層次的丹藥,效用對他來說已經是大打折扣了。

【本次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72030。】

“熊婁身為一峰之主,應該不會很窮吧。”何長生最後纔將目光投向了熊婁的儲物戒指上。

轉瞬探查完畢。

他不由得再次感歎一句,果然殺人奪寶纔是來錢最快的途徑。

熊婁家底頗豐,不僅有件中品靈器,還有兩件下品靈器,三萬多的靈石,以及丹藥若乾。

有用的丹藥跟靈石留下,其他的繼續轉換成靈力。

【本次靈力轉換成功,當前剩餘靈力:79180。】

……

此時此刻,對於熊婁的死亡,在整個羽化仙宗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就連剛出關的康吏也是不禁滿臉驚愕,他就閉關了幾天,怎麼出來羽化仙宗就彷彿變了天……

但事已至此,他再說什麼也無濟於事,關鍵是何長生有理有據,他也不好因此責怪。

他也不知道這樣是福是禍……目前來看似乎是無傷大雅。

罷了,這種頭疼的事情,還是等李道存回來再說吧。

反正又不是他的徒弟……

至於諸位峰主,介於熊婁的前車之鑒,對於自家弟子的死,心底很從心的不約而同選擇了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