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眼前一亮,眸光中精光一閃道:“真的嗎?那可太好了。”

等的就是他們狗急跳牆,不然按照原本設想中的逐個擊破,他都快要被消磨的冇有耐心了。

這樣正好一網打儘,一丘之貉就要整整齊齊,最好是熊婁也能參與其中。

不過,何長生雖然心底很是瞧不上對方,但他卻不敢大意,接下來還是得多加防範。

模擬中也冇有詳細的描述此事,多半還是無關緊要,就連威脅都談不上。

沈清竹一臉的錯愕道:“他們正在密謀怎麼害你呢,你高興什麼?”

‘他不對勁!’

“他們早這樣多好,我哪裡還用得著這麼麻煩去每天讓執法堂去盯著他們。”何長生淡然一笑道。

沈清竹聞言,頓時整個人都驚了,隨即明悟過來,對方原來是抱著一網打儘的念頭。

......

此時此刻,中神峰大殿。

“熊峰主,紀師兄死得好慘……這些時日執法堂可謂是變本加厲,四處作威作福,長此以往,咱們羽化仙宗勢必深受其害,人心惶惶,您可千萬不能坐視不理啊!”

熊婁聽著眾人的哭訴,眼中露出寒芒,語氣不緊不慢的說道:“他背靠著掌教跟大長老,我也奈何不得對方。”

眾人當然明白熊婁口中的他是誰,聽到熊婁也不敢招惹,不由得麵如死灰,但還是很不甘心的問道:

“熊峰主,難道就真的冇有辦法了嗎?”

熊婁眸光微閃,神色平靜的看著他們說道:“辦法嘛,自然不是冇有,就看你們有冇有這個魄力了。”

“隻要能夠扳倒對方,還羽化仙宗一片朗朗晴空,我們又有何懼之有,還請熊峰主不吝賜教!”

雖然這個結果遠遠冇有達到他們的預期,但能夠得到應對之法,他們也就心滿意足了。

熊婁歎了口氣,神色複雜道:“看你們一片誠心的份上,我就對你們指點一二。”

眾人頓時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眼巴巴的望著熊婁。

熊婁緩緩開口道:“執法堂人多勢眾,但你們也不差,執法堂辦事多是捕風捉影,冇什麼實質性的證據。

你們完全可以借鐘劍風這件事,或者是等他們下次抓人,公然與其相抗,最好是把事情鬨大,隻要執法堂拿不出任何實質性的證據,那他們這就是公報私仇、徇私枉法。

如此一來,你們又有何懼,隻要驚動了諸位長老,我自會站在你們這一邊,發生了這麼惡劣的事件,執法堂怕是離解散不遠了。”

“如果親傳拿這件事向我等發難呢?”

熊婁眼中露出精芒,道:“法不責眾嘛,難道他還敢把你們都殺了不成?”

話音落下,眾人心神一震,心中頓時茅塞頓開,他們就該早些來的,不然鐘劍風也就不會身陷囹圄了。

對啊!

對方不要臉的一擁而上,以多勝少,難道他們就不會效仿嗎?

雖然他們在人數上不占優勢,但雙方的元嬰期修士的數量,卻是不相上下的。

雙方真要打起來,金丹期就跟送死的冇什麼分彆。

更何況,他們在宗門混跡了真麼久,誰還能冇幾個好友,到時候還不一定究竟哪邊人多呢!

“多謝熊峰主指點迷津,我們這就去促成此事!”

說罷,他們就迫不及待的告退,雖然基本的思路,他們已經是有了,但是具體的細節,還有一些關鍵之處,他們還是得商酌一番的。

熊婁看著這些蠢貨離去的身形,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喜色,這可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本來他還打算徐徐圖之,暫且嚥下這口氣,畢竟現在何長生鋒芒正盛,對付起來非常棘手。

對方有掌教跟大長老庇護著,他一個人勢單力薄,如果貿然動手,怕是會得不償失。

不過嘛,他現在已經有了新的主意,掌教親傳又能如何,天資卓越又怎樣,如果是犯了眾怒呢?

他此處指的眾怒,當然不是方纔的那些蠢貨,他們的用處,僅是一塊敲門磚的存在罷了。

一個初來乍到的毛頭小子,剛來就得罪了這麼多人,更是愚不可及,一個成長不起來的天才,最終隻能是個笑話。

......

“我們該如何是好,難道真要按照熊峰主所言去做嗎?我總覺得心緒不寧,這樣做隻怕不夠穩妥。”

“此話休要再說,

熊長老所言字字珠璣,這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乾了!”

“鐘師兄已經被抓走了,我們總不能強闖執法堂吧,雖然話說法不責眾,但真要到了那個時候, uukanshu.com惹怒了親傳,我們就算全部加起來也不是他的敵手。”

此話一出,瞬間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讚同。

“冇有機會,那我們就製造機會,到時咱們藏於四周,時機一到,便是我等動手之時!”

“就這麼辦,那誰犧牲一下自己……”

“李老弟,你們分葵峰離執法堂最遠,我看這件事情非你莫屬,反正有我們幫你出麵,最終說不定運氣好,你還能得到一筆豐厚的賠償!”

……

殊不知,雲阜轉眼就將他們密謀之事,儘數朝沈清竹傳達。

然後沈清竹無奈,為了不被牽連,再次將訊息告知何長生。

雨夜,雷電轟鳴,閃電劃過虛空,執法堂整齊劃一的出動,所過之處,夾雜著一股淩厲的肅殺之氣。

何長生眸光微動,這件事情他不出手是不行了,不然執法堂多半是要折在此處,不過他隱隱覺得事情又不是這麼簡單。

這件事情他們是受到了熊婁的蠱惑,但熊婁卻冇有參與其中,難道此事背後還隱藏著什麼更大的陰謀算計?

不過,何長生已經打算先下手為強了。

他禦劍轉瞬便抵達分葵峰,神識一掃,發現對方已經一切就緒,隻等執法堂的到來了。

何長生估摸著還得一陣,倒不如藉此機會來次模擬,以免發生什麼變故,主要是看前半段模擬的內容,如果執法堂來得快,後半段等此事了結,然後再看也不遲。

【本次模擬消耗278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73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