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就在此時,何長生突然神念一動,感知到了遠處的一絲波動,正在朝他們執法堂的方向趕來。

難道是跟紀泰寧有關?

何長生當機立斷,青鈞劍翻手就出現在了手裡,朝著紀泰寧揮劍便殺,反正他殺意已決,早死晚死都是死,紀泰寧之死理所當然。

下一刻,紀泰寧在一臉茫然中被一劍封喉。

後者就連發出慘叫的機會都冇,就被形神俱滅,元嬰化作點點靈光,歸於虛無。

就連周圍的靈力,都變得濃鬱了幾分。

何長生讀懂了對方最後一刻的那個眼神,分明就是說好的拖出問斬,你不講武德!

這一幕,讓四周的執法堂弟子紛紛一怔,紀泰寧就這麼輕易的死了,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衝擊,再看首座卻是依舊麵不改色,就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

眾人不由得竊竊私語,何長生對此不以為意。

“真慘……不過這次真可謂是大快人心!”

“咎由自取罷了,多虧了首座英明神武,否則此等害群之馬,不知還會為禍多久。”

“首座太棒了……好想……”

“道友……你冷靜下,我覺得你把握不住,這種事情還是交由我來把握吧!”

……

何長生一語不發…畫風聽著突然有些奇怪,就權當是對他的誇讚吧。

“刀下留人!”就在他們眾說紛紜時,一個蒼老冰冷的聲音,驀然在執法堂外響起,夾雜著一絲化神期的威壓,讓眾人不禁心頭一顫,執法堂內的議論聲瞬間戛然而止。

何長生氣定神閒,對於此人的來意他早有預料,不然他本來還想著把紀泰寧拉到外麵,當眾處決。

如此一來,還能起到一點殺雞儆猴的效用。

轉瞬之間,熊婁的身形便出現在了執法堂內。

看著紀泰寧觸目驚心的屍體,熊婁神色一變,麵色極其難看,目中露出一縷冷色。

此人何長生見過,隻認識是個長老或者是峰主,當初他突破化神期,跟隨康吏一起來的就有對方,現在來看,此人就是中神峰的峰主,紀泰寧的師尊熊婁無疑了。

他此前,大概得瞭解過諸位長老,還有各位峰主的訊息。

“熊長老來晚一步,對於貴徒的遭遇,我也是深表惋惜,但宗法難容,節哀順變吧。”何長生歎了口氣,神情複雜道。

他其實也懶得客套,但修仙不隻是打打殺殺,表麵功夫該做還是得做一下的。

關鍵是他冇有為所欲為的實力,這纔是一切的根源所在。

“親傳做得很好,這種逆徒,理應這樣對待,不過我希望親傳能夠一直奉公執法下去,可千萬彆出什麼差錯。”熊婁神色冰冷,心裡怒不可遏,眸光深處夾雜著濃濃的陰鬱之色。

“熊長老此言差矣,差錯自然是在所難免,難道熊長老就能保證自己從來都不曾出錯嗎?”何長生眯了眯眼睛,語氣不緊不慢道。

看來這老小子是準備給他挖坑,但說到底還是蠢貨一個,就連笑裡藏刀都不會。

說這種話的時候,難道就不會把情緒收一收?

所以,人跟人之間是有差距的,前不久他殺了賈宏宇,司之玉都冇有說什麼,甚至還頗為大方的給了他不少賠償,

就顯著你了是吧?

看來他的必殺名單,得再添一人了,化神中期,不過如此。

此話一出,熊婁眉頭一皺,眸光深處的怒容更甚了幾分,但最終還是冇有多說什麼,轉身就要離去。

何長生見狀,趕緊高聲喊道:“誒,熊長老,彆忘了把貴徒的屍首捎回去,也好讓他落葉歸根。”

這樣就給他們執法堂省去了找地埋的麻煩了。

熊婁頓時愣住了,黑著臉說道:“就讓這個逆徒在此處待著吧,隨你處置。”

話音落下,熊婁便頭也不回,怒氣沖天的離開,再待下去,他怕壓不住心底的火氣。

如果紀泰寧還活著,他定然是要力保對方的,但事情偏偏事與願違,這時候跟何長生鬨僵,他簡直得不償失。

尤其是這件事情他並不占理,他的徒兒是什麼德行,他心裡是一清二楚。

他絕不會如此輕易就嚥下這口氣,但要徐徐圖之。

何長生淡淡的收回目光,雖然熊婁比起普通弟子要難對付一些,但對他來說,其實無非就是踩死一隻老鼠,跟踩死一隻螻蟻的分彆。

但話說回來,看來熊婁跟紀泰寧也是塑料師徒情……就算死了再無價值,也好歹給對方收個屍啊!

何長生有些失望,還以為熊婁會一怒之下對他大打出手, kanshu.com這樣他就能順理成章的把對方打死了。

感受著空氣中傳來的淡淡惡臭,何長生麵露嫌棄的揮揮手,道:“把他拖出去燒了,剩下的就隨風去吧。”

……

此後的數日,何長生又接連開啟了五次模擬,但結果卻全都差強人意,雖然好幾次都殺了李青山,但全都給他惹來了禍患。

首次。

【……你通過外門弟子將李青山的行蹤四處宣揚,並且聲稱李青山正是害死高琮之子的罪魁禍首,盛怒之下的高琮親率白蓮神教迅速將羽化仙宗團團圍攻。】

【李青山對外界之事全然不知,直到高琮怒不可遏的出現在他的近前,李青山這才如夢初醒,然後被高琮摧殘致死,死相極慘。】

【盛怒下的高琮並不感到儘興,目光所及之處,正好落在了羽化仙宗的身上,想到不如趁此機會將羽化仙宗一網打儘,於是下令屠儘羽化仙宗滿門。】

【李道存見勢不妙想要開溜,卻轉瞬就被高琮發覺,一擊斃命,這時你見避無可避,於是選擇挺身而出,高聲質問,難道忘記了當初立下的誓言嗎?】

【高琮麵露意外,眸光深處的陰霾轉瞬即逝,問你是怎麼知道的此事,你腦海中靈光一閃,聲稱你是陳立的後輩,他要是再敢放肆,勢必會遭到陳立永無休止的追殺。】

【高琮對此麵露嘲諷之色,一臉不以為意的說,他如今的實力已然今非昔比,他來到大齊這麼久,陳立始終不敢露麵,就足以說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