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劉衛感受著紀泰寧傳來的陣陣威壓,不由得麵色煞白。

陳放看著已經走到劉衛身邊的紀泰寧,不由得眸光一凝,對方的心思顯而易見。

這是要對劉衛動手了,完全不把他們執法堂放在眼裡。

真是狂妄至極!

本來陳放還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交惡對方。

雖然有首座先前那番話,但他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冇底,他們加入執法堂也是為了尋求庇護,冇必要樹敵無數,尤其是紀泰寧這種招惹不起的強敵。

九峰榜首,冇有一個是好惹的,不僅是實力強,還有背後的底蘊更加深厚,全都是各峰當做接班人來培養的,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現在看來是不得不出手了,否則他們執法堂的存在,必將會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這種事情絕不能發生,否則親傳絕不會饒恕他們。

想到此處,陳放當即向前一步,麵帶冷色攔在了紀泰寧的身前,同屬元嬰期,他完全不懼對方的威壓。

“怎麼,你也想多管我的閒事,我們中神峰內部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手吧?”紀泰寧冷笑一聲,語氣中的威脅不加掩飾。

修仙一道,拳頭大就是真理,執法堂管普通人還行,卻嚇不到他。

陳放冇有言語,既然道理講不通,他也隻能按照首座教導的辦了,隨即轉頭朝著劉衛說道:

“師弟,還記得首座跟咱們說過的話嗎?我們執法堂身後站著的是整個羽化仙宗,對於這等害群之馬,我們又有何懼之有!”

劉衛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訝然,心裡有些感動,原本以為的冷眼旁觀冇有出現。

自從涉足修仙界,他已經很久都冇有感受到過溫度的存在了,關鍵對方跟他素昧平生,隻是因為同屬於執法堂。

此時此刻,他為自己當初加入執法堂的決定,感到無比的慶幸。

一言激起千衝浪,有人開這個頭,就彷彿打開了一個宣泄口,執法堂的眾人不由得生出一種同仇敵愾的認同感。

“陳兄此言極是,我們執法堂的存在,就是此等毒瘤的剋星,應當是他怕我們纔是!”

“首座說過,我們執法堂裡冇有既往不咎這個詞,就算是曾經犯下的過錯,也絕對不能姑息,不知各位可曾記得曉白師妹慘死一事?”

話音剛落。

紀泰寧身形一顫,心底油然生出一陣慌亂,不等眾人說話,便連忙對著方纔說話之人厲聲說道:

“你又是從哪跑出的瘋狗,再說一字,我定讓你死無全屍。”

陳放眼中寒光一閃,聲音都變得冷厲了幾分,道:“嗬嗬,他還冇有說什麼,你急什麼,這算是不打自招嗎?看來曉白師妹的死,定然是跟你脫不了乾係!”

既然已經得罪,自然也就不怕得罪的更狠,最好是能夠一次性搞死對方,這樣才能一勞永逸,不然勢必會深受其害。

一個囂張久了的人,就連腦子都變得不太靈光,但也正是如此,才讓他抓到了搞死對方的機會。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天助他也!

“冇錯,正是這位人麵獸心的紀師兄,數年前追求師妹不成,趁著外出曉白師妹曆練,當初我看他形跡可疑,於是便暗中跟了上去,你,這才見到了此賊欲行不軌之事,曉白師妹拚死不從,最後被他殘忍殺害,然後嫁禍魔門,這一切全都是我親眼所見,絕無半點虛言!”

他當初也是曉白師妹的仰慕者之一,就算隻是遠遠的跟在對方的身後,多看幾眼對方曼妙俏麗的身影,對他來說也是極大的滿足。

當初他暗中跟隨的,實則是曉白師妹……

但這些細枝末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言句句屬實。

此言一出,驚歎聲此起彼伏。

雙方發生衝突以來,四下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中神峰同門。

“哦不!我心愛的曉白師妹!”

“此等毒瘤,滾出宗門!”

“該死的!我要你給曉白師妹陪葬!”

“話都被你們說了,但我要是不說點什麼,又實在覺得心裡意難平,那我還是呸一口再走吧!”

......

謝曉白,曾幾何時,不知是多少人的夢中情人...當初的仰慕者更是遍佈整個羽化仙宗。

紀泰寧聽著眾人的聲討,

麵容逐漸開始扭曲,高聲厲喝道:“通通閉嘴!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原來所謂的執法堂就是這樣辦事的,今天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如果真有這種事情,UU看書uukanshu.com你早不說晚不說,偏偏在這個時候說出來,又是意欲何為,我看你分明是包藏禍心,嫁禍於我!”

他知道自己惹了眾怒,但那又如何,除了一個拿不出任何實質性證據的證人,他冇有留下任何的破綻。

難道宗門還能為了一個死人,對他動用搜魂之術?

感受著紀泰寧的咄咄逼人,尤其是眸光深處的那一抹譏諷之色,那發聲的弟子更加憤怒,心裡僅存的一絲忌憚,也徹底煙消雲散。

這件事情已經在他的心底積壓已久,今日終於說出,可謂是念頭通達,心底感覺前所未有的暢快。

“姓紀的,你少在這裡顛倒黑白,我當初要是揭發,怕是很快就會遭你毒手,豈能有今日真相大白的時刻!”

紀泰寧的眼睛因為憤怒變得通紅,怒氣沖沖道:“你這種胡亂咬人的狡詐之徒,不配存活於世,去死吧你!”

事已至此,他也隻能殺人滅口了,不然他的處境隻會更糟。

兩權相害取其輕,殺一個無足輕重的人,跟殺一個宗門器重,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曉白師妹,二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況且,他之所以狠下殺手,可不是冇有緣由的,汙他清白,口角之爭,然後一怒之下雙方大打出手,他失手誤殺了對方,這種事情再正常不過。

他的師尊對他頗為器重,斷然不會不管不顧,最後這件事情隻能不了了之。

紀泰寧算是有恃無恐,執法堂又能怎樣,難道還敢管到長老峰主的頭上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