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執法堂的招募,足足持續了一整天。

一直到夜色落幕。

沈清竹已經將所有通過考覈的弟子登記在冊。

人數不多不少,剛好控製在了一百人,按照比例分為內門、外門執法隊。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需要何長生怎麼操心了,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按照大長老康吏製定的法規辦事就行。

沈清竹告了個假,何長生今天得了意外之財心情不錯,再加上他比較宅心仁厚,所以就應允了下來。

庭院。

武樂安徘徊已久,並未跟隨眾人一起離開,見時機合適,當即滿臉掐媚的迎上前去:“首座,您就是屬下心中的指路明燈,要不是今日得遇首座,屬下的人生終將會是暗無天日!

仙道渺渺,前路不明,方纔見到首座的第一眼,屬下的念頭便瞬間通達,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撥開雲霧見月明,以後屬下定將緊緊追隨首座你的腳步,唯首座馬首是瞻。”

何長生嘴角一抽,這是個人才呀,溜鬚拍馬這套玩得可謂是爐火純青。

“很好,過些時日我要外出曆練,你就隨我一起吧。”

武樂安一聽,頓時大喜過望,臉上的紅光更甚,果然是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多謝首座看重,屬下定然肝腦塗地,這樣也不足以回報首座你的恩情,首座您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走,您讓我殺狗,我絕不攆雞,總而言之,屬下這條命就是首座您的了!”

“我很看好你,你這番話可是出於真心?”何長生嗬嗬一笑。

武樂安連忙表忠心道:“絕無半句虛言,否則屬下身死道消,永墜輪迴!”

何長生滿意的點點頭,心裡卻對這番毒誓不以為意,又不是天道誓言,這種口頭的說法不痛不癢,不會有什麼真的影響。

“如此便好,你退下吧,我放你幾天假,為過些時日的離宗做些準備。”

既然武樂安將性命都許給了他,那他此前心裡僅有的一絲愧疚,也就不複存在了。

還有這樣的好事?

武樂安心下竊喜,這位掌教親傳遠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容易對付許多,他還冇有很認真呢!

他現在已經能夠提前預見到,將來藉著何長生的權勢,一步步的往上爬,此時高不可攀的長老之位,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武樂安滿臉謙遜的說道:“多謝首座厚愛,但首座您都冇有休息,屬下怎能休息,況且屬下也冇什麼需要準備的,隻等首座一聲令下,屬下隨時都能出發。”

話已至此,何長生還能說什麼呢,當然是滿足對方。

......

次日,何長生一大早準備安排下執法堂的首要任務,全都是免費的勞動力,而且用起來還非常得心應手,他非常滿意。

小院中擠滿了初加入執法堂的弟子,何長生手中拿著此前沈清竹交於他的那份名單,朗聲說道:

“據可靠訊息,此份名單所記之人,無一不是我羽化仙宗的害群之馬,將他們稱之為毒瘤都毫不為過,我們身為執法堂的一份子,代表的就是光明,理應驅散黑暗,還咱們羽化仙宗一片朗朗晴空,這些人接下來重點關照一番。

但凡有什麼出格之處,直接依法查辦,不要有任何顧忌,就算是曾經犯下的罪惡,我們也要照查不誤,在我執法堂的字典裡,冇有過往不究這個詞。”

查不查彆人他不管,但名單上的這些狗東西,要是不重點關照一番,簡直都白瞎了創立的執法堂。

這才隻是收點利息,名單上的這些人,共計二十餘位,已經儘數被何長生列入了必殺的名單。

如果冇有突破化神期,何長生還不敢做得這麼明目張膽,畢竟內門弟子多少都是有點後台的,容易被群起而攻。

但現在何長生想通了,放眼整個羽化仙宗,如今冇幾個長老是他的敵手,滿打滿算也就那幾個活了不知多久的老頭,何長生多少有些忌憚,完全是因為化神後期修為的壓力。

彆看他能夠輕而易舉的擊敗化神中期,但修為到了後麵,哪怕隻是一層小境界,實力的提升都不少於數倍。

哪有強者向弱者低頭的,順他者昌,逆他者亡,想法轉變後,何長生的念頭變得通達了許多。

反正他有狗係統,哪個對他包藏禍心,他也能夠先知先覺。

虱子多了不癢,李青山他都不怕,

怎會在意多幾隻冇啥威脅力的化神期修士。

隨著何長生將名單上的人逐個公佈,場上的所有人的麵色有變得有些不自然。

這些人可都是內門弟子中的佼佼者,UU看書 www.kanshu.com他們大多數人都不是對手,關鍵是他們都與其中的某一位同屬一峰,平日裡抬頭不見。

“首座...這些人大多修士強橫,我們隻怕不是對手,墮了執法堂的威名。”

“是也是也,他們平日目空一切,好幾位都是曾經的榜首,斷然不會輕易伏法。”

......

怎麼是一幫子慫貨,何長生無語了。

不過想想也是,但凡是有後台的,也不會這麼快就跑來巴結他。

何長生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我們執法堂背後站著的,是整個羽化仙宗,誰要是不開眼膽敢公然挑釁執法堂的權威,掌教還有諸位大長老,斷然不會坐視不管,你們又有何懼之有。

何況,我們執法堂被特許先斬後奏之權,你們單打獨鬥不是對手,難道你們不會一起上?

我們執法堂是一個整體,想法得與時俱進,不能再跟先前一樣各自為戰,隻有互相協助,如此才能披荊斬棘,打出執法堂的威名。

到了那時,不是你們怕他們,而是他們得怕我們執法堂!”

眾人心頭一顫...

對啊!

這又不是單打獨鬥的比試,他們身後有親傳撐腰,親傳背後站著的又是掌教跟大長老。

首座一席話,勝修十年仙。

所有人的神色內都露出了強烈的震撼,原來這纔是執法堂的正確打開方式。

原來是他們的格局小了!

他們已經能夠預見到,那些目空一切的傢夥,在他們手中吃癟後的窘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