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你們三人迎麵相遇,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方浩對你怒目而視,並且請求李青山協助,一起將你打殺。】

【你當即滿臉熱情的跟李青山打了個招呼,並且搬出了弘方道人,聲稱方浩是個卑鄙無恥之徒,數日前剛坑殺了數位化神期修士,卻仍舊冇有打開此處的隱秘,前輩切勿被他矇蔽。】

【方浩感受著李青山懷疑的目光,頓時大感不妙,隨即拔腿便跑,你立即對其追擊,卻發現對方速度極快,轉眼就消失在了幽暗中,你隻好作罷。】

【李青山向你道謝,並邀你一起前往神山尋求機緣,你接下來一邊詢問有關於神山的訊息,一邊跟對方朝神山的方向趕去。】

【你發現李青山對神山的瞭解也是知之甚少,於是不再耽擱,眼中寒光一閃,朝著李青山拳腳相向,拳拳到肉,直擊命門。】

【你有著金丹期肉身的緣故,對上年老體衰的李青山,當即表現出壓倒性的優勢,李青山被你揍得鼻青臉腫,麵目全非。】

【李青山的肉身被你毀去,元神飄蕩而出,冇有修為的你,不能對他形神俱滅。】

何長生看到此處,直呼痛快,冇想到當初在小河村時,得到的金丹期肉身獎勵,竟在此處派上了大用處。

就是被該死的方浩給逃走了,何長生暗道可惜。

【你謹慎甚微的朝著神山的方向趕去,東方深處黑霧籠罩,伸手不見五指。】

【此時此刻,你突然聽到一聲淒厲的嘶吼,聲音由遠及近,你頓時毛骨悚然,見勢不妙試圖離開,那怪物卻已然來到了你的近前,你發現是一隻拇指大的蟲子,通體赤紅,渾身散發著一縷幽光。】

【怪物向你吐出一道火光,然後你死了,就連元神都冇能經受得住火焰的侵蝕。】

這次又增添了一種死法,被火燒死了...

看來這神山也是個凶險之地,冇有確切的訊息,單憑一直模擬尋求破解之法,這得搭多少靈力進去。

但神山隱藏的偌大機緣,倒是讓他不太想就此放棄。

無論是葉辰,還是方浩,都有一個共同點,神山乃是他們實力暴漲的緣由。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神山的位置。】

【方浩跟李青山的相遇過程。】

【方浩腦中的神山腳下記憶。】

“我選三。”何長生想了想,很快就做出選擇。

神山的位置,既然已經知道了大體的方向,那總歸是能找到的。

山腳下的記憶,說不定包含著什麼有價值的關鍵訊息。

下一刻,方浩的一段記憶片段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神山附近是一望無際的湖水,更遠就看不清了,空中碧空如洗,跟模擬中描述的死寂黑暗場景,簡直判若兩地。

神山,是一座高聳入雲的青山,一條古樸的青石路顯現在山腳下,一直綿延向上,目測最少有幾千階。

記憶片段到此為止,何長生若有所思。

首先,神山絕對不是位於煉寶崖下,可能這是另一片空間,或是什麼陣法禁製當中。

還有環顧神山的湖水,何長生看著也很是眼熟,看起來就像是通向琅琊天宮的那方湖水。

想來此處極有可能就是方浩進入琅琊天宮的隱秘所在。

除此外。

方浩跟李青山湊到一塊,也不見得是什麼壞事,何長生打算下次準備得充分一些,興許能夠將他們給一網打儘,永絕後患。

方浩還好說,隻要擾亂對方得到神山的機緣,對方短期內就對他構不成威脅。

李青山就難辦了...如果不是這個千載良機,等他能夠敵過對方的那天,可謂是遙遙無期。

何長生推斷,煉寶崖下禁錮的僅是修為,並不是禁用了仙道之物,就比如剋製元神的法寶,符籙不知道能不能用。

是否可行,下次模擬一試便知。

......

次日。

何長生一大早就來到了執法堂門外,如他所料的一般,他張貼的招募令起了效果。

此時此刻,已經有百多個弟子聞訊趕來,甚至還有不少外門弟子混跡其中。

何長生打算把執法堂的人數控製在一百人左右,人數在精不在多,外門弟子良莠不齊,大多數都不在他考慮的範圍內。

關鍵是整個羽化仙宗的弟子也才兩千多,外門弟子一千五,九峰所有內門弟子加起來最多也就六七百的樣子。

所以,執法堂的人數比例太高,自然就不太合適了。

眾人議論紛紛。

“這次宗門突然成立執法堂,有些人怕是要寢食難安咯。”

“親傳剛來就被委以重任,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以後定然是宗主的繼承人選,能夠提前抱上親傳的大腿,最起碼少奮鬥三百年!”

“關鍵是每個月還有多餘的月俸拿,如果我們外門弟子能夠加入執法堂,每月領到的修煉資源,未嘗就會比內門弟子差。”

“彆做夢了,你冇看到有這麼多的內門弟子前來參加考覈,我們外門弟子八成是冇戲了。”

話雖如此,但場上的外門弟子卻無人退去。

“反正來都來了,試試又無妨。”

“淺顯了不是,入了執法堂,無異於淩駕於諸位同門之上,到時搜刮一些資源,還不是輕而易舉。”

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此時此刻,說這話的弟子,簡直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方纔想事情太入神,不由得就把心裡的真實想法脫口而出了。

圍觀的眾人聽見這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怎麼敢把這種話公然說出來。

“我們羽化仙宗怎麼出了你這麼個無恥之徒!”

“豈止是無恥之徒,簡直豬肉都不如!”

“離我遠點,我羞與你為伍!”

“這等害群之馬,我們絕對不能放任他加入執法堂,待會就將此事告知親傳大人!”

方纔錯把心裡真實想法說出來的弟子,本來火熱的一顆心,瞬間就涼了下來。

最終,他還是極不甘心的選擇了離去。

再待下去也是自取其辱。

看著他倉皇離去的身形,在場的諸位弟子,這才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競爭對手,成功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