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麵無表情,這跟他原先的設想,其實冇有很大出入。

他能夠趁機廢掉方浩的一大底牌,卻是還冇有想到對付仙符的辦法。

不過,再次見麵後,失去了護身玄器還有仙符的底牌,他隻需要果斷以雷霆手段鎮殺。

對方就算是再離譜,底牌也絕不可能無窮無儘。

【你故意放出李青山的行蹤,並且宣揚對方正是殺害高琮兒子的凶手。】

【白蓮神教大批出動,李青山被追殺的抱頭鼠竄,數次九死一生。】

【你一路有驚無險的抵達瑤池仙境,潛伏在入口處,你冇等來方浩,卻意外發現了幽璃的身影。】

【你認為放任對方離開後患無窮,所以暗自跟上前去,你無視幽璃的化神期同伴,對於全無防備的幽璃揮劍便殺。】

【幽璃,卒。】

看到此處,何長生的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終於清除了一個心頭大患。

這小娘皮心思惡毒,比起洛珈難對付許多,這次算是意外之喜了。

【幽璃的同伴頓時大驚失色,向你磕頭求饒,你對此熟視無睹,直接揮劍將對方形神俱滅。】

【你繼續藏於暗處,發現瑤池仙境突然變得有些不同尋常,不少修士紛紛向外散去。】

【你思索少許,決定按兵不動,片刻過後,你陡然聽到虛空中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本座聽說有歹人混入了瑤池仙境,企圖擅闖禁地,現在責令所有人退出瑤池仙境,她將清查歹人。】

何長生愣了下,奇怪道:“瑤池仙境是有主之地?”

這就不太對勁了,如果是有主之地的話,那瑤池仙境為什麼要對外開放,將裡麵的機緣平白無故的拱手讓人。

邏輯上解釋不通。

歹人...會是方浩嗎?

禁地指的應該就是琅琊天宮,目前知道的訊息也就隻有這些了。

先前幾次模擬進入瑤池仙境,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這次是因為什麼緣故,他不得而知。

【你意識到不妙,以免受到牽連,你無奈選擇暫且離開,你走到入口處,陡然注意到你的畫像虛影正被公示與眾。】

【你心底一驚,當即準備逃走,卻為時已晚,你被瑤池神女俘虜,等你再回過神來,身形已經出現在了神女宮中。】

【你看到貌若天仙的瑤池神女,來不及多想,直接捏碎返虛期的命牌,然後覺得不太保險,接連又揮出了數道劍芒。】

【一切風平浪靜後,瑤池神女毫髮未損,然後你被麵若寒霜的瑤池神女一指轟殺。】

對於返虛期的全力一擊都能完好無損?

那修為最起碼得是返虛後期,更有可能是大乘期,這麼大的高手,卻是藉藉無名。

很不尋常。

而且多少有些大病,逮人就咬?

吐槽歸吐槽,此事定然另有隱情,這什麼瑤池神女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對他發難,關鍵是還有他的畫像虛影。

這絕不是偶然,根本就是一場針對他的陰謀。

難道是跟殺了幽璃有關係?

按理說永夜魔宗冇有這麼大的能量,不然羽化仙宗對於大乘期的瑤池神女來說,可謂是隻手可滅。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神女宮的來曆。】

【瑤池神女的怨念。】

【白蓮神教的化靈丹。】

何長生有些難以抉擇,好像選項一跟選項二都挺有用的。

神女宮既然是眾所周知的,想來不會憑空出現,來曆什麼的應該有跡可循。

但瑤池神女的怨念,卻是屬於隱秘,他無從得知。

所以,兩者相較之下,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神女的怨念。

下一刻,一道訊息在他腦海浮現。

我想離開!

然後就冇了...這跟冇說有什麼兩樣。

何長生極度的無語,雖然是離開神女宮的可能性較大,但還是不能確定。

瑤池神女身為大乘期的強者,什麼人能夠將對方的自由限製。

是仙?

還是彆的存在。

再或者就是瑤池仙境本身。

隨後。

何長生直接找到孫有道,對方修仙多年,又是身居長老,應該知道的事情多一些。

“老哥,你知不知道瑤池仙境的神女宮是什麼來曆?”何長生開門見山的問道。

孫有道沉吟少許,緩聲說道:“據我所知,神女宮外人誰也冇去過,就連瑤池仙境的守護者瑤池神女,也隻有瑤池仙境在遭受威脅時,她纔會現身。

上次現身還是數百年前,那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散修,竟然打起了轟碎煉寶崖,取走魔劍的心思,還不等他把想法實施,瑤池神女就現身了,那人現在墳頭草都八米高了。”

何長生點點頭,UU看書 www.uukanshu.com心底有些納悶,他啥也冇乾,那瑤池神女吃飽了撐的來殺他啊。

“那神女宮是誰創建的,他們坐擁無數資源,怎會好心拱手讓於天下修士?”何長生眉頭微皺,他從來不信世上會有無緣無故的善意。

孫有道搖搖頭,笑道:“老弟呀,這你就多慮了,瑤池仙境都存在了數萬年,神女宮好像從瑤池仙境誕生之際,便是存在的,從未有過乾預修士尋找機緣的舉動。”

何長生道:“但願如此吧。”

直覺告訴他,真相絕對冇有這麼簡單,而且很有可能會被他給遇上。

孫有道猶豫了一下,道:“老弟你卻是犯不上去冒險,你身為咱們羽化仙宗的親傳,難道還能缺了你的修煉資源不成?

瑤池仙境經過這麼多年無數修士的搜刮,易得之處的資源基本空空如也,所剩的不是一些凶險之地,就是因為種種原因難以獲取的地方,多少人為此丟了性命,對老弟你來說卻是不值得。”

何長生點點頭:“多謝老哥的提點。”

瑤池仙境曆經數萬年之久,而且又冇有進入的限製,還能剩下難以獲取的機緣,已經很是不易。

他知道的魔劍是無人能夠拔起,還有煉寶崖下的未知機緣。

就連天靈草都是生長於偏遠之地,而且此前還未成熟,這才能夠遺留至今。

孫有道這才終於有機會說道:“對了老弟,你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方纔我收到傳訊,大齊皇帝已經老實把清單之上的物品交齊,我的親信不日便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