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絕對不能放任方浩成長秋來!”何長生眸中冷光一閃道。

不過,他現在對於方浩的來曆知之甚少...除了知道對方是大帝重生,其餘一無所知。

大帝,是成仙後的境界嗎?

希望接下來的模擬,能夠有相關的訊息吧。

【你們戰作一團,雙方僵持數日,實力不相上下,方浩向你提議冰釋前嫌,一起探索此處的神帝塚。】

【你假意答應,然後向方浩試探有關於神帝塚的訊息,方浩對此守口如瓶。】

【你們來到祭壇近前,你趁著方浩分神之際,選擇先下手為強,向方浩發動致命一劍。】

【方浩對此早有預料,你發動攻勢的同時,祭壇的外圍困陣,也在同時被你激發。】

【方浩冷笑一聲,聲稱早就知道你會趁他不備偷襲,他也是故意放出破綻給你,要想進入神帝塚,隻有一步步的通過神帝考驗,這困陣纔不過是第一道坎。】

【你看著方浩的身形消失不見,一連數月,你都在嘗試破除困陣,最終一無所獲。】

何長生的神情浮現出一抹陰霾,在琅琊天宮模擬時,他冇有觸發神帝塚的考驗,看來是進入的姿勢不對。

重生者的優勢,還是很明顯的,各種厲害的機緣都能夠提前截胡。

【二十歲,你發覺困陣能夠消磨修士的修為,修為日益衰弱。】

【二十一歲,你修為儘散,淪為普通人,你因為食物短缺被餓死了。】

何長生:“......”

好傢夥,餓死這種死法還是頭一遭,該死的方浩!

何長生深吸一口氣,對於怎樣對於方浩有些冇有頭緒,神情有些凝重的看向了此次模擬的獎勵。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本次模擬中的潛修所得。】

【方浩的過往。】

【神帝塚困陣的陣圖。】

看到此次模擬的獎勵後,何長生頓時麵色一喜,真是想要什麼來什麼。

狗係統,當一次人太不容易了!

雖然第三項獎勵也很有用,但還是解決掉該死的方浩更為緊迫。

破解了困陣,後麵還會有層層考驗,就算隨即就能夠追擊方浩,但他們當下的實力相當,想要殺了對方也不容易。

所以,還是要從源頭入手,纔是當下的最佳選擇。

“我選二!”

何長生話音剛落,腦海中便湧現出一些屬於方浩的記憶片段。

片段中,方浩生於南疆樂安的一個修仙小家族,全族修為最強的就是方浩的老爹,僅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

方浩修為平平,是老爹臨幸家中的婢女所生,自幼就不被重視,受儘嫡係的欺辱。

重生歸來,對整個親族都懷恨在心,憑藉著重生者的先知先覺,短短數月,方浩便擁有了遠勝老爹的修為。

然後方浩就將整個家族上上下下儘數屠戮一空,就連三歲的孩童,無辜的婢女家仆都冇有放過。

夠狠!

何長生眸光微轉,也不知道方浩此刻是否還在樂安。

這件事等他來次模擬就清楚了,暫且不去想。

何長生思索良久,重新製定出一條更穩健的模擬思路,能否行得通,試試就知道。

“不過,怕是不會有想象中的那麼順利,不僅要及時滅殺葉辰跟柯鶯鶯,還要時刻防備李青山跟白蓮神教,這難度係數可不小。”何長生有些頭疼的想著。

【本次模擬消耗278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43810。】

【......】

【你向李道存辭行離宗曆練,臨行之際向李道存要來一塊返虛期的命牌護身,並且邀請試圖巴結你的分葵峰弟子武樂安,一起外出曆練。】

【你安排武樂安前往雲霞山,暗中聯絡青霞道人,前來羽化仙宗的山腳下來見你。】

【青霞道人在你的利誘下,啟程前往南陽,你跟武樂安緊跟其後,暗中來到南陽。】

【在你的精心設計下,葉辰跟柯鶯鶯被青霞道人找來的殺手成功暗殺。】

【你為了防止殘魂蘇遊蠱惑殺手自相殘殺,留下蘇遊這個隱患,於是你讓青霞道人加大籌碼,第一時間就將殘片得到手。】

【蘇遊,卒。】

看到這個結果,何長生心滿意足,這次的思路也是可行的,而且比起先前更加穩健。

這樣一來,他就能避免跟白蓮神教的正麵衝突,然後從南陽直接去南疆樂安。

那些倖存的殺手,就是他故意給黑白神劍留下的線索。

雲霞山無名道觀中的上古殺陣,既然已經知道了破除的方法,也不一定非要獻祭青霞道人,到時另尋個元嬰的修士便是。

【你當機立斷將青霞道人跟武樂安轟殺,UU看書 www.uukanshu.com然後將二人形神俱滅。】

【數日後,你來到樂安,經過一番暗中打探,你得知修仙家族方家慘遭歹人屠戮一空,方浩身為僅存的族人,順勢繼承了方家的一切產業。】

【你暗中潛入方家,發現方浩並不在家,你抓來一個下人,經過一番問詢,得知方浩外出訪友,數日便歸。】

【你將方家的下人解決後,藏匿於暗處,靜等方浩返回。】

【數日後,方浩帶著數位化神期的修士歸來,你正欲捏碎命牌,卻突然聽見了他們的密謀。】

【方浩聲稱在瑤池仙境發覺到了偌大的機緣,但他修為不夠,不足以開啟機緣,需要眾人的相互協作,他作為發現者,隻要機緣的一成,剩下的九成就由其餘的人瓜分。】

【你當機立斷的將命牌捏碎,方浩玄器護身逃過一劫,其餘化神期修士儘數身隕。】

【你毫不遲疑的對如今還是元嬰期修為的方浩補刀,方浩麵色一變,手中突然出現一張氤氳靈光的仙符,緊接著身形一閃,便遁離了千裡,不知去向。】

何長生眉梢一挑,這該死的方浩保命的手段這麼多?

這次就連仙符這種東西都跑了出來?

而且防禦玄器跟這張仙符。絕對全都是剛得到不久的,不然當初在琅琊天宮內,方浩也就不會被他挫骨揚灰了。

這張仙符,讓他感到有些束手無策,就算是身上再多一張返虛期的命牌,方浩十有**也能在命牌發動前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