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兩百!”

何長生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剛纔受外麵的影響,他一時間還冇有注意到這一點,直到正準備翻看模擬,這才餘光瞟到兩百這個讓他心痛到無以複加的數字。

這狗係統是死要錢吧?

這次直接給他來了一個超級加倍,這誰頂得住?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餘額不香了,也就隻夠二十幾次的,撐不住幾天。

本來他還以為夠用一陣呢!

“不能再坐吃山空了,看來拜訪村長的事情得提上日程了。”何長生吧嗒吧嗒嘴道。

還有之前的那些模擬,不是被追殺,就是到處躲避。

要不,換個思路試試?

“嗯……不能每次都這麼被動呀。”何長生眸光一轉。

他要支棱起來!

【十八歲,你離開小河村,故意在沿途留下破綻,試圖引白妙音上鉤。】

【一日後,你剛涉足陽平就被洛珈俘獲,就在洛珈跟幽璃正欲商量將你車裂之時,白妙音及時趕到。】

【你麵露狂喜,連忙招呼白妙音搭救於你,白妙音麵無表情的將你一把抓起。】

【洛珈跟幽璃大驚失色,對視一眼後,聯手對白妙音發動了攻勢,白妙音素手一揮,所有的攻擊瞬間煙消雲散,一切歸於平靜。】

【洛珈,卒。】

【幽璃,卒。】

看到這裡,何長生的眼睛濕潤了。

真是太不容易了!

就是隻能假借彆人之手,但他一樣很滿足!

至於過程什麼的,他完全不在乎,隻要能夠達成目的,他就能夠不擇手段。

“就是那兩個黑心小侍女也太不爭氣了,簡直丟儘了重生者的臉,竟然一招就被秒了,如果她們能夠鬥得兩敗俱傷就好了。”何長生暗歎可惜。

這招以毒攻毒,給他解決了最大的麻煩,效果還是很顯著的。

至於又落入了白妙音的手裡,他現在已經心無波瀾了,反正暫時又不會死。

他繼續往下看,他很好奇白妙音會怎麼處置他,他現在已經研究出對付白妙音的一套規律了。

對方表現得越平淡,就意味著事情越大,冇了洛珈跟幽璃這兩個狗東西攔路,他接下來應該會順暢許多。

不就是一年多嗎?

他能撐得住!

宋哥,看你的了!

【你被白妙音囚於後山,身上被下了百重禁製,經過一年的苦修,你的修為突破築基期二層。】

何長生;“......”

這麼狠?

宋哥,你還行嗎...

何長生突然覺得接下來的模擬不用再看了,他已經能夠預料到自己的結局了。

這百重禁製,宋哥解開所需的時間,估計都夠他墳頭草七八丈高了。

不過,修為竟然還能漲,這讓他欣喜不已,這豈不是說,他接下來又能夠刷經驗...

時間久是久了點,但隻要修為能漲就行,反正隻不過是模擬中的時間。

【二十歲,你變得憔悴了不少,但身體還算硬朗。】

【二十一歲,你的身體日漸消瘦,精神萎靡,修為停滯不前。】

【二十二歲,你的精力漸漸不支,忍辱負重的等待也漸漸變成了絕望。】

【二十三歲,你的腎臟衰竭,再也無力迴天,白妙音為此悲傷不已,將你厚葬於此,結束了你精於算計的一生。】

好傢夥,這就連埋的地方都省了,算了,哪的黃土不埋人呢,這多少也算是一個豪華單間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模擬中活過五年,但他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這五年的經曆,他隻是看著都覺得慘絕人寰,如果真叫他切身經曆一遍,豈不是生不如死?

何長生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栗...

不過...

他在之前的模擬中,僅是一年,精力就出了問題。

這次他竟然撐了五年之久!

“原來修為提升還能有這般妙用...”

(?????)

何長生收回思緒..繼續想正事。

“這次的問題是出在哪裡呢,宋哥怎麼冇來搭救自己?”何長生鬱悶道。

他將兩次的模擬仔細比對,問題似乎就出在出村上,難道是宋哥以為他出去尋仙訪道了,這才壓根冇有想著探尋自己的下落?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宋哥可是個實在人。”何長生找到了問題所在,也就不再去多想了,下次改過就好了。

他已經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終於快要擺脫姓白的了!

?_?

何長生的眼睛再次濕潤。

他迫不及待就想要接著繼續模擬,這纔想起來,他還有獎勵冇領。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築基期二層的修為。】

【**禁製。】

【白妙音的小鈴鐺。UU看書 www.kanshu.com】

**禁製?

這個不錯,最好是能夠用在那兩個黑心小侍女的身上。

不過,她們估計是無福消受了,不然他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在她們的身上布上那麼幾百重,不,一千重!

何長生咬牙切齒的想到,那次遭遇他可是切身經曆的,可不是模擬中那些還冇有發生的文字。

他對白妙音最多隻能算得上是恐懼,畢竟白妙音好歹隻是饞他身子。

何況,他修為之所以能夠提升這麼快,還是多虧了白妙音。

但這兩個狗侍女,想要的可是他的性命。

不過話說回來,白妙音這女人,難道就不懂得可持續發展嗎?

他可是天人之姿,在李道存的栽培下,僅是三年修為就達到了金丹期。

所以說,白妙音但凡是在他身上投入些資源,他都不至於英年早逝。

蠢女人!

差評!

何長生猶豫再三,還是咬牙選擇了白妙音的小鈴鐺,直覺告訴他,這件東西不簡單。

雖然那**禁製能夠滿足他的一些惡趣味,但目前對他來說,可是雞肋的很。

白妙音是什麼身份啊,那可是一宗之主,修為更是疑似返虛期,用腳想想都知道,這樣的大佬,可能會隨身帶著一件冇用的東西?

就算隻是一件普通的靈器,能換一些靈力也不錯啊,至於更低級的法器,完全不在他的考慮之內,完全配不上對方的身份好吧?

緊接著,一件玲瓏精緻的白色小鈴鐺,就出現在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