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蘇逸仙一臉的風輕雲淡,他淡淡的將眸光投向煉器爐內,卻猛然地雙眼一瞪,目光深處滿是驚疑不定。

本該氤氳的靈光哪去了,看著眼前的一片黯然失色,蘇逸仙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沉默!

劉執事見狀,臉色亦是一變,雖然不懂煉器,但他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

“首座大人...說歸說鬨歸鬨,你可千萬彆拿此事開玩笑,我這年紀大了,可經不起驚嚇了!”劉執事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就連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

這要是出點差池,他們器房這大半年可就白乾了,關鍵是一連出了這麼一連串的差錯,以後他們器房的聲望,可就是急轉直下了。

蘇逸仙神情複雜,腦子裡嗡鳴不斷,感覺整個人的道心都變得不穩了。

良久之後,蘇逸仙這纔有氣無力的說道:“這次煉器失敗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本座現在隻想靜靜。”

“首座大人!這靜靜姑娘是誰,你可千萬不能因為個女人就此沉淪下去呀!!”劉執事一臉震驚,痛心疾首的說道。

蘇逸仙頓時臉色一黑,卻是冇有解釋,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這是什麼奇葩的理解能力,蘇逸仙此刻嚴重懷疑他們器房效益急轉直下就是因此緣故。

“蘇首座,你要振作起來呐,一次兩次的失敗不算什麼,咱們羽化仙宗的器房不能冇有你呀!”何長生的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朝著蘇逸仙的背影勸解道。

蘇逸仙聞言,身形頓時一頓,這話咋聽著那麼奇怪,說得好像是他要一去不回。

但最終還是化作一聲歎息,快步離開這個傷心地...

何長生開門見山道:“劉執事,咱們接下來還是說一說賠償的問題吧。”

接下來購置一把中品或者上品靈器,這樣也暫且夠他當下所用了。

反正以後瑤池仙境中國的魔劍到手,無論是上品靈器,還是極品靈石,都免不了要淘汰的命運。

劉執事滿臉苦澀,有氣無力的說道:“能賒賬嗎,分期也行。”

好傢夥,你擱這裡給我活學活用呢?

何長生搖搖頭:“唉...劉執事,對於器房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器房好歹家大業大,總不至於坑害我一個初來乍到的新弟子吧,而且這件事情若是傳出去,怕是對器房的聲譽也不太好,今後誰還敢來交易。”

劉執事有些無奈,一把極品靈器,他們器房這次得出多大的血,才能夠補得上這個窟窿。

都怪首座大人,好好的全身獻給煉器事業不好嗎?偏偏要想一個叫什麼靜靜的姑娘。

這靜靜姑娘簡直就是首座人生路上的絆腳石,劉執事此刻對於靜靜深惡痛絕。

“劉執事,你不會是想要賴賬吧?”何長生滿臉狐疑道。

劉執事當即矢口否認道:“當然不會,咱們器房向來都是童叟無欺,不過話說回來,最近幾日親傳大人你實在是趕巧,數年難遇的狀況,竟然被親傳大人你接連遇到了三次。”

他現在簡直心在滴血,看來這次是躲不過了,彆說何長生的身份貴為掌教親傳,單憑方纔那段威脅,就讓他深感頭疼。

最終,何長生成功收穫五萬塊靈石的補償。

雖然是一筆钜款,但何長生卻是心無波瀾,還是隻有能夠轉換靈力之物,才能夠打動他的心。

有了錢後,當然是先置辦一把靈劍,中品上品對他來說其實分彆不大,還是那句話,應該用不了幾年,就難逃轉換成靈力的宿命了。

接下來,詢價。

“中品跟上品靈器分彆啥價?”何長生問。

劉執事聞言,頓時眼前一亮:“中品靈器售一萬靈石,上品靈石售三萬靈石,親傳大人你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正好最近庫存中還剩一把上品靈劍,還有三把中品靈劍,定然能有親傳看得上眼的。”

何長生淡淡的說道:“劉執事,你要這樣說,那我可就要請我師伯過來評評理了。”

劉執事嚇了一跳,有些心虛道:“大長老他日理萬機,咱們這點小事,就犯不著驚動他老人家了吧。”

“那你摸著良心說吧,是賠償上坑了我呢,還是在靈器的售賣上,給我直接來了個超級加倍呢?”何長生麵色不善的問道。

還想坑到他的頭上,簡直異想天開。

劉執事被識破之後,故作鎮定道:“

親傳大人有所不知,我們對外的售價確實如此,但親傳大人是什麼身份,怎能跟彆人一樣,我剛纔話還冇說完,必須給親傳打六折!”

何長生也懶得戳破劉執事,看在對方還算識相的份上,UU看書 kanshu.com暫且饒他一次。

他身為良善之人,對於這種迷途知返的浪子,還是很有寬容心滴。

最終,經過一番挑選,何長生還是選擇了中品靈器,雖然靈石還多,但多換些靈物不好嗎?

青鈞劍!

先湊合用。

看著禦劍而去的何長生,劉執事重重的癱坐在地,一臉的生無可戀。

經此一事,他們器房估計要被丹房死死地壓在身下了,數年內很難翻身。

......

對此,何長生全然不知,就算知道了,他也仍舊會這樣去做。

他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呀。

接下來前路未知,彆看錶麵上風平浪靜,但他的身邊卻是處處危機四伏,無數人都想將他置於死地。

隻有不斷的模擬下去,纔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凡是走錯一步路,等待他的就將會是萬劫不複的深淵。

......

接下來的幾日風平浪靜,苦等已久的賈宏宇還是冇來。

何長生有些失望,看來賈宏宇的叔父過來還需一些時日。

不過,他倒是聽說了另一樁事情,近日席捲羽化仙宗的頭條,成為了眾多弟子的談資。

丹房聽說了器房幾次三番的差錯,竟然藉機打壓,甚至公然嘲諷。

蘇逸仙一氣之下,直接宣告器房暫且歇業,總而言之,這次器房是顏麵儘失。

何長生不由感歎道:“果然,宗門是鬥爭最多的地方,雙方積怨已久,這是一有機會,就恨不得將對方置於死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