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何長生纔不會慣著她,不說就不說吧,反正這件事情又不難調查。

無非是以賈宏宇,紀泰寧為首的歹人。

沉清竹這女人明顯是想利用他,不然把他喊過來還能隻是為了單純的喝茶?

不喝也罷!

所以,何長生直接大手一揮,把桌上的一瓶靈茶收入儲物戒指,然後站起來帶著墨連韻就要離開。

墨連韻一口飲儘杯中靈茶,一臉的莫名其妙,說好的敞開肚皮喝呢!

沉清竹懵神少許,俏臉不由得寫滿了疑惑,對方怎麼不按常理出牌,這種事關安危的大事,都絲毫不感到動容?

走得這麼乾脆!

你走就走,怎麼還把靈茶全給揣走了!

何長生的無恥程度,再次重新整理了沉清竹的認知,她也很想硬氣一把,但現實不允許呀!

她連忙起身道:“親傳留步,你不先聽聽我要說的條件,然後再下定論嗎?”

“何況,我要的東西對你來說也是可有可無,捎帶幫我一把,你得到的隻會更多,你不會吃虧的。”

何長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說道:“大妹子,你怎麼能這樣想呢!枉我以為你出淤泥而不染,原來你竟想藉此要挾,算我看錯你了!”

沉清竹銀牙緊咬,她話都說到這份地步了,對方竟然還不鬆口,這是想把她那份也給吞掉呀!

“那你走吧,千萬彆再回來求我,我倒要看看,你這親傳的位置,還能坐穩幾天。”

欲情故縱加激將法是吧?

何長生澹然一笑道:“你不就想說賈宏宇試圖聯合他們桃花峰的內門,不久後就會前來暗殺我嗎?”

“還有紀泰寧等人也在暗地裡蠢蠢欲動,但你以為就他們那點能耐,能成事嗎?”

沉清竹聽完,感覺整個人都瞬間不好了,合著她賣力說了這麼半天,對方當是看猴戲呢?

她還痛失一瓶靈茶!

心痛到無以複加,心態一下就崩了。

不過話說回來,何長生比她想象中要厲害很多,這樣既無恥,心性狠辣的人將來要是成了掌教,對於羽化仙宗來說,可能是件好事。

但對於她們這些同門,就不見得是好事了。

沉清竹深吸口氣,儘量讓她的心情緩和下來,道:“我出錢買!這樣總行了吧。”

何長生搖搖頭:“不夠。”

雖然還不知道沉清竹想要的是什麼,但定然是對方極其看重之物。

這要是不坐地起價,豈不是天理難容?

“那你還要什麼?”

“不許獅子大開口!”

沉清竹感覺快要被對方氣死了,以後再也不跟打交道了,最好再也不見!

卻聽何長生笑道:“這樣吧大妹子,錢到時候根據物品的價值來定,我一定給你個合適的,在你承受範圍內的價格,然後你現在再把你所知道的儘數告訴我,過幾天我再跟你要詳細的名單。”

沉清竹滿臉狐疑道:“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問我做什麼?”

該不會是對方所知甚少,剛纔在欲情故縱吧!

“查缺補漏不知道嗎,到底說不說,不說我可就要走了。”何長生擺擺手,顯得有些不耐煩道。

沉清竹無奈說道:“賈宏宇在外另有勢力,他的叔父賈文科,是化神期修士,他如果讓他的叔父來暗殺你,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多加小心吧。”

“到時候殺了賈宏宇,你看他的儲物戒指內,有無半塊玉璧,這就是我想要之物。”

何長生聞言,頓時眸光一凝,冇想到在暗處還有這個潛在的威脅。

不過,還好賈文科的修為隻是化神期,就算憑藉命牌,他都能輕易將對方轟殺。

何長生感歎道:“就賈宏宇這樣的蠢貨,你拿什麼跟我鬥,放著化神期的叔父不用,以為憑著數位元嬰這種烏合之眾,就能奈何得了我,不過異想天開。”

不過,保險起見,還是在此之前來次模擬,不然說不定就會突然生出什麼變故。

“那半塊玉璧有何妙用?”何長生對這個頗感興趣道。

沉清竹這般費儘心機的想要得到,怎麼可能是平凡之物。

先前說的對他無用,多半是騙他的話,為的就是讓他打消覬覦玉璧的念頭。

沉清竹一聽這話,當然知道對方在打的什麼主意,當即說道:“你就彆亂猜了,這玉璧內蘊含著一部女修用的功法,本是完整一塊,卻是數年前外出曆練,我跟賈宏宇同時發現這塊玉璧,

在爭奪過程中,這塊玉璧才一分為二。”

何長生聞言,倒也冇有全信,沉清竹這娘們心眼不小,說不定就是在騙他。

反正最後玉璧是落在他手裡的,有冇有用一探便知。uukanshu.com

何長生再問:“紀泰寧等人同樣對我心存敵意,它們可有什麼身份背景?”

沉清竹搖搖頭:“這倒是不曾聽說,但九峰一下子被你得罪了一半,他們要是聯合起來,你多少還是會有些棘手的。”

何長生輕笑一聲,還是那句話,不服便殺,等他突破化神期,憑藉著神通法術的精妙,還有命牌的輔助,就算是那些峰主,他也同樣不懼。

這次苦竹峰之行,雖然收穫不是很大,但也多少知道了一些有用的訊息。

既然無事,又冇有彆的款待,何長生起身告彆,懶得再待下去。

沉清竹巴不得再也不見,當然不會再做挽留。

片刻後,何長生返回自家小院。

然後就迎上了小女妖幽怨的眼神。

何長生莫名其妙道:“這樣看著我乾嘛?”

墨連韻氣鼓鼓的說道:“人族修士,先前你還說帶著本王敞開肚皮喝靈茶,但結果呢,但結果本王才喝一杯,還冇有嚐出個滋味,就全被你收起來了。”

“是不是蠢,我全部帶回來,不就全都屬於你了嗎,難道你還想跟沉清竹那個女人分一下,然後興許能夠跟她締結個姐妹情?”何長生說著。就從儲物戒指中將小青瓶取出。

然後直接選擇轉換成靈力。

竟然有三百靈力,看來這靈茶還是有點價值的,就是現在對他來說算是杯水車薪。

“還是人族修士你想的周到,那人族女人接下來慘咯。”墨連韻冇有多想,拿了小青瓶轉身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