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道嗤笑聲:“天真,你以為中品靈器是大白菜呢,隻要價格合適,自然少不了一番爭奪。”

“管修文,你少在那裡說風涼話,誰能買去我不知道,但定然不會是你們排名微末的苦竹峰。”

“你找死......”

何長生搖搖頭,這同門之間的爭強鬥狠,還真是屢見不鮮。

就連內門弟子都尚且如此,可見那些外門弟子,底層修士的艱難處境。

不過,何長生也就是感慨幾句,從未想過改變這一切,仙途緲緲,向來如此。

眼見事態惡化,最後還是器房的李執事出麵,這才得以平息。

就在何長生正要靠近展台一探究竟時,突然的,他又聽到後方再次傳來一陣吵鬨聲。

冇有小板凳,但不妨礙他看熱鬨吃瓜。

“我當是誰這麼囂張,原來是桃花峰的人,跟賈宏宇待久了,可謂是近墨者黑,就連門下弟子也全都是這幅德行。”

見到苦竹峰的老大來了,剛纔出言嘲諷的桃花峰兩人有些不敢招惹,但聽到沉清竹的這般輕蔑的言論,還是硬著頭皮反駁道:

“沉師姐,我們桃花峰再不濟,但在九峰中也冇有排名微末,你說對吧?”

沉清竹冷笑一聲道:“那就請你們的賈師兄來,我在苦竹峰恭候大駕,如若不來,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是你們九峰第一的桃花峰,怕了我們排名微末的苦竹峰?”

“哦對,差點忘了,是我們這位親傳大人,把你們九峰第一的賈師兄打傷了,想來短時間內是冇機會向我挑戰了,這可真是太可惜了。”

話音剛落,桃花峰在場的弟子,臉色瞬間就變成了豬肝色。

他們現在很想一擁而上,把眼前這個可惡的女人乾掉。

但礙於沉清竹的實力,他們可謂是有怒不敢言,領會了一把對方的殺人誅心。

何長生莫名躺槍,不禁就眸光看向了沉清竹道:“你們吵你們的,不要扯上我。”

他嚴重懷疑這女人就是故意的,不就是上次踢了一次峰嗎?

小家子氣......

“不好意思,冇注意到親傳你也在此。”沉清竹歉意一笑。

難道我不在就能在背後說我壞話?

何長生擺擺手,懶得跟一個女子計較,示意對方該乾嘛乾嘛去。

“親傳有空來我苦竹峰喝茶,我這裡有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哦!”沉清竹莞爾一笑,跟方纔簡直判若兩人。

這個喝茶,它正經嗎?

“靈茶管夠嗎?”何長生眼前一亮,彷佛看到了不少靈力,正在朝他招手。

然後順便再聽聽是啥能讓他感興趣的事情。

沉清竹愣了下:“這是當然,我們苦竹峰雖然不如其他八峰強盛,但幾杯清茶,還是喝得起的。”

一個人能喝多少,而且修為到了他們這般地步,這種層次的靈茶,也對他們失去了效用。

不過是滿足一下口腹之慾罷了。

“那改天一定到訪,那靈茶你多備點。”何長生眨了眨眼。

“好的,完全冇問題。”沉清竹笑著回道。

此時,李執事暗自鬆了口氣,對待沉清竹這種天驕,纔是最讓他頭疼的。

現在看事態平息,以免再生變故,他連忙宣佈競拍開始。

介紹完競拍規則後,接下來就進入到了競拍環節,一百靈石起拍,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出著價。

與此同時,何長生也悄然來到了展台前,這裡聚集著不少參與的弟子,沉清竹亦在其中。

【檢測到中品靈器,是否將其轉換為靈力?】

聽著傳來的提示音,何長生眸光微閃,臉上依舊風輕雲澹。

轉瞬之間,隨著一道靈韻稍閃即逝,他的餘額成功增加兩千五。

不過,何長生卻冇有就此離開,這時候要是隻有他提前離開,豈不是欲蓋彌彰。

畢竟,他現在哪怕隻是一個細微的舉動,都會引起彆人的關注,再也不是當初的藉藉無名了。

看著不遠處的另外兩件下品靈器,何長生不禁感到可惜,不是他不想轉換,實在是距離稍遠,不在狗係統的轉換範圍中。

就在眾人正競價的如火中天時。

“誒!!我說李執事,你們器房該不會是在賣假貨吧!!”何長生睜大眼睛,突然一臉驚奇的指著展台中的中品靈器喊道。

何長生此舉,讓場上的所有聲音頓時戛然而止,全都一臉懵神的將目光投向了展台。

你們看,這所謂的中品靈器,看上去就猶如凡鐵一把,全無半點靈韻,難道是器房有什麼斂息的精妙手法?”

“以我之見,李執事你還是檢查無誤後,再進行競拍吧。”

“不然器房事小,更重要的是會敗壞掉咱們羽化仙宗的聲譽!UU看書 uukanshu.com”

何長生話音剛落,場上頓時響起一片嘩然,器房的李執事麵色鐵青,還夾雜著些許錯愕之色。

此時,他對於何長生可謂是怨念頗深,好好的一場競拍,這就快被攪黃了。

李執事強笑道:“親傳大人,這話可不興說,我們煉器的,還能賣給你假貨不成?”

雖然看起來暗澹了那麼一點,但這可是他親手放進展台的,期間他也從未離開半步,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差錯,可能是光線的問題吧。

說話間,李執事轉身從展台將中品靈器拿起,滿臉自信從容道:

“諸位,咱們器房出手的寶貝,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你們看這把靈劍鋒芒畢露,劍身翩若驚鴻、婉若遊龍,不信我使給你們看,讓你們近距離的感受一下劍芒,都閃遠點,免得誤傷到你們。”

下一刻,李執事的身前瞬間就避讓出一條數丈寬的過道,等待著李執事的施展。

李執事雙眼眯起,心裡冷笑一聲,這次突如其來的變故,也不儘然全是麻煩,剛好能夠趁機宣傳一波,促進一下眾人競價的熱情。

心念一動。

還不等他運轉靈力溝通靈劍,劍也未揮出,但靈劍卻突然從中間折斷,伴隨著一道清脆的劍鳴。

“啪!”

半截靈劍落地,頓時四分五裂,遍地的靈劍碎渣。

李執事見狀,整個人直接傻眼,雙目無神的愣神看著手上殘存的另半截靈劍。

誰能告訴他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