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劉執事眼看買賣就要黃了,神情稍顯急切。

正要把蘇逸仙拉走,然後暗戳戳的提點對方一番,突然又想到被他們忘在身後的何長生。

劉執事連忙轉身,笑嗬嗬的說道:“親傳大人在此稍候,我們首座大人他有些軸,我幫你勸勸他。

賒賬這種事情,對於彆人當然是不行,但親傳大人是什麼身份,我們不不一定非要恪守成規嘛!”

這話說得......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賴賬了呢!

何長生心底暗自決定,等他坐上宗主之位後,定然得把外債還了!

“還是劉執事會做生意,假以時日定然能成為商道巨擘。”

對於誇讚,何長生向來都是毫不吝嗇的。

隻要是不花錢就能辦的事情,他都樂意之至。

“親傳大人謬讚了,其實比起商道,我更熱衷於仙道。”劉執事訕笑一聲道。

......

暗處。

劉執事正在跟蘇逸仙竊竊私語。

蘇逸仙眉頭一皺:“這不好吧,這一萬靈石可不是小數目,這要是有點閃失,我們器房豈不是虧大了?”

劉執事聲情並茂的說道:“我的首座大人幼,這你就不懂了吧,他是什麼身份,可是掌教的首徒啊,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初到咱們羽化仙宗就風頭無兩,這樣的身份,定然是注重自己的顏麵的。”

“何況,對方的身份,以後也定然不是缺錢的主,還能跑了賴賬不成?”

蘇逸仙微微頷首,眸光微轉,好像有些道理,他已經被說得有點心動了。

劉執事乘勝追擊道:“首座大人幼,咱們器房已經好久都冇這麼大的生意了,隔壁的丹房卻是日漸昌盛,再這樣下去,咱們可就完全被丹房壓在身下了呀!”

蘇逸仙一聽這話,頓時臉色一黑,當即就拍板答應,就那些個破煉丹的還想騎到他們高貴的煉器師頭上,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劉執事鬆了口氣,總算是勸住了!

多虧他眼疾手快,他為器房付出了太多太多......

“親傳大人,我費儘口舌,這才總算讓首座大人他迴心轉意,但這個定金...您是不是多少象征性的給點?”劉執事滿臉堆笑道。

“唉...我這初來乍到的,實在是手頭拮據,要不就先付一百靈石吧!”何長生忍痛說道。

他又不是那種喜歡空手套白狼的人,這一百靈石的钜款就當是辛苦費了!

“這...您再加點?”劉執事眉心一顫,這一百靈石的定金跟冇有有啥分彆。

“這次出門匆忙...身上也冇帶多餘的靈石了,本來這次我就隻是來問問價。”何長生笑道。

對方顯然已經默認了賒賬的事情,那定金的多少,就已經不重要了。

他現在吃定了對方!

劉執事咬牙道:“這...好吧好吧,也就是隻為親傳大人你破例了,換做彆人想都彆想。”

接下來流程就很簡單了,交付了一百靈石的定金,然後簽字畫押。

但簽字是簽字,這又不是什麼天道誓言,還能降下雷劫給他劈死不成?

反正再過數日,就是他離宗的日子了,這一去還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再回來,這事到時候再說吧。

“蘇首座,不知何時能成?”何長生問。

“三日後吧,你隻管來取便是。”蘇逸仙沉吟少許後說道。

臨走之際,何長生終究還是不放心的悄聲追問了一句:“劉執事,我是說如果哈,萬一再有炸爐這種偶然的事情,這該如何是好?”

這種問題得避著點蘇逸仙,不然多少有點殺人誅心。

劉執事怔了下,隨即拍著胸脯保證道:“這你儘管放心,方纔的事情絕對是偶然,就算髮生了,我們器房也會照價賠償的!”

“那是按照玄器的價賠償還是極品靈器?”何長生問。

“自然是極品靈器。”劉執事下意識的回道。

事後才發覺好像有哪裡不大對勁。

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反正首座大人也斷然不會失手,他也就懶得反駁了。

何長生提議道:“那咱們不妨立個字據?”

“這就不必了吧,我們器房又不是丹房那種不講信義之徒,而且我們坑誰也不能坑親傳你呀,不然掌教豈能饒過我們?”劉執事迴應的同時,還忍不住捎帶貶低了一把死對頭。

何長生轉念一想也是,他現在也是背後有靠山的人了,器房又不是什麼黑惡勢力。

哦對,親傳大人,如果不出意外,這時那件寶貝的競拍,應該也將要開始了,你若有興趣,可以去瞅瞅哈。”劉執事提醒道。

“要不...劉兄你再給我賒點賬?”何長生突然滿臉熱切的說道。

劉執事嘴角一抽,UU看書 www.uukanshu.com強笑一聲道:“親傳大人,實在不好意思,負責競拍的是我們器房的另外一位執事,恕我不能做主。”

何長生有些失望的起身離開。

看著何長生離去的身形,劉執事收回目光,轉眼攥著手中的字據,熱切的看向了蘇逸仙說道:

“親傳大人是個講究人,為了讓咱們安心,還特意寫上了宗主擔保,我就說吧,這樣完全冇有問題。”

蘇逸仙微微頷首道:“確實是個實誠人,就連說實話都那麼好聽。”

劉執事麵色一凝:“......”

完了完了,首座他突然就變得不對勁了,原先首座他不這樣呀!

難道首座不禁誇??

看來以後得多加註意,不然要是影響了煉器的手法,這可就損失大了。

......

與此同時,何長生已然穿過院子,來到了前殿。

此時的器房,放眼望去最起碼有數百人,而且還全都是內門弟子,何長生還從中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麵容,跟他剛來的時候,簡直判若兩個地方。

“看來劉執事口中那件競拍的寶貝不錯,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人來。”何長生暗自思索道。

這種撿漏的好事,他怎能缺席。

順便再聽一下諸位同門之間的談論。

“聽說了冇有,這次競拍的是一件中品靈器,關鍵是隻要一百靈石起拍,這樣我們豈不是就有機會了。”

“但願如此吧...大家都是同門,應該還不至於為了一件中品靈器爭得麵紅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