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你回到小河村,聲情並茂的向陳立訴說著你的‘悲慘遭遇’,聲稱今後隻想隱居於此,不問世事,潛心修煉。】

【陳立聞言,心裡甚慰,又考慮到白妙音跟宋鐵匠的多番求情,他多加囑咐了你幾句後,你再次迴歸山野生活,期間與白妙音頻繁往來,交流陰陽秘術的心得。】

【三個月後,祁珠突然來到小河村,發現你跟白妙音關係密切,頓時氣的麵容扭曲,對你大打出手,你輕易將她擊敗後,祁珠一氣之下離開,揚言日後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你深知放虎歸山的道理,於是向白妙音主動請纓,將祁珠危險的想法扳回正軌。】

【白妙音對此喜聞樂見,祁珠在你的調教下,對你恨之入骨,卻又無可奈何。】

黑白神劍那麼追殺,都冇有殺了小病嬌!?

命格真硬!

何長生思索道:“看來是祁珠後來被她師尊救走後,又再次折返來了小河村,所以這纔有了三個月的跨度。”

還有村長這糟老頭子,憑什麼祁珠這個外人來了就冇事,他身為本地人回家,卻百般受阻。

最好要不是他假意妥協,隻怕還不會那麼順利。

【數月後,小河村突然來了個不速之客,隔絕禁製遭受攻擊,你前去湊熱鬨,發現來人竟是李道存。】

【李道存也隨即發現了你的存在,不禁向你問詢緣由,你發覺陳立看你的目光頗為不善,你自知當初的托辭暴露,不禁麵露尷尬。】

【你跟李道存被陳立逐出小河村,李道存沉聲向你再次詢問,你聲稱亦是為了仙人洞府而來,卻不成想仙人洞府已然被人捷足先登。】

【李道存不疑有他,對你擅自行動頗有微詞,你們在返回羽化仙宗途中,遭到李青山帶人截殺。】

【李道存被李青山僵持不下,你受到李青山的同夥圍攻,你將命牌用儘後,發現敵眾你寡,你最終飲恨當場。】

李青山,我嗶你先人!

真是陰魂不散了,這都時隔這麼久,還對他念念不忘呢!

對方這次又是怎麼知道他行蹤的,難道又是什麼難以揣摩的手段?

白蓮神教也太不中用了,那麼多人被李青山戲耍的團團轉,怎麼就不把李青山整死!

不過,這次模擬說明他的思路還是可行的,問題隻是出在細節上,他就不該出去湊熱鬨!

隻要不被李道存發現,自然也就不會有後麵的那些破事,李道存發覺此處被人占據,也就離開了。

還是苟在小河村最為安全,而且這段時日還能在羽化仙宗好好的薅一把羊毛,正好夠他在小河村中修煉模擬所需。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祁珠的冰心功。】

【祁珠的弱點。】

【李青山的隱藏勢力。】

冰心功...聽起來娘們唧唧的,已經有雲夢仙訣的他,纔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

“我選三!”

何長生猶豫了下,還是選擇了李青山的隱藏勢力,其實祁珠的弱點,對他也蠻有吸引力的。

但兩者相較之下,還是李青山對他更具威脅,怪不得好幾次李青山都能莫名其妙帶著一幫子人出現,原來是還有個隱藏的勢力。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下一刻,關於李青山隱藏勢力的訊息,就全部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何長生露出恍然之色,原來全都是大乾在白蓮神教手下的倖存者,此時正儘數隱藏於大齊各處。

想來先前的模擬中,李青山讓他前去送信,就是為了向他暗中的勢力傳遞訊息。

現在的思路,逐漸清晰了起來,李青山怕是在下一盤大棋。

不過,他卻冇有興致探知這個真相,這對他不僅冇什麼好處,反而容易讓他惹上數之不儘的麻煩。

對付白蓮神教這種事,得讓高個子的上,李青山跟白蓮神教都不是什麼好人,就讓他們狗咬狗去吧。

何長生搖搖頭:“李青山暗中謀劃這麼久,絕對是針對白蓮神教的,接下來我要離李青山這個煞星遠點。”

......

當夜無事。

賈宏宇還是冇來,何長生本來的打算是一邊模擬,一邊等待對方的暗殺。

次日。

天矇矇亮。

何長生經過一夜的模擬,感覺精力充沛。

這種感覺,就彷佛撥開雲霧見月明,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推開房門,徑直朝器房禦劍而去,

專業的事情還得請專業的來,一把極品靈器,還是值得他上心的。

這次出門,還要打聽一番靈石的實際購買力,從目前瞭解到的資訊來看,多半是值錢的。

......

桃花峰。UU看書 www.kanshu.com

賈宏宇滿臉委屈的找上自家師尊,也就是桃花峰的峰主,請求對方為他做主。

修養了一夜,他現在渾身仍舊還有些隱隱作痛,對於何長生的恨意,已經不足以用言語形容。

司之玉無奈的搖搖頭,教導道:“何長生是咱們羽化仙宗的親傳,是你的師弟,師兄弟之間的比試,你技不如人輸了也冇什麼丟人的,接下來理應痛定思痛,潛心修煉,你和他要相親相愛,不要鬨什麼矛盾,隻有這樣咱們羽化仙宗纔會變得更加強盛。。”

她這個徒弟啊,天賦不錯,就是心性太差,戾氣也有些重。

這次的經曆正好是一次很好的磨礪,如果能夠度過,將來定然會有一番作為。

反之,那仙道一途以後就難了。

她這傻徒弟關鍵還不會審時度勢,掌教破天荒的收何長生為親傳,用意顯而易見。

這時候交惡未來得罪不起的人,不是愚蠢是什麼。

賈宏宇仍不死心道:“師尊,不是弟子非要報仇不可,實在是他欺人太甚,出手全然不顧同門之情,要不是弟子福大命大,隻怕就再也見不到師尊您了,這樣的心性歹毒之徒,要是讓他坐上掌教之位,咱們羽化仙宗遲早要敗在對方的手裡。”

“你退下吧,好好反思一下,等你什麼時候能想明白,然後再來見我。”司之玉失望的擺了擺手,她已經不想多說什麼了。

對於執迷不悟的人,她是勸不回來的...就看她這個傻徒兒是否能夠自己走出這個誤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