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大哥!!”何長生很爽利的喊道。

有事大哥做,有難大哥抗。

有福他享,有難同當!

這纔是大哥什麼的正確打開方式。

他現在初來乍到,根基尚淺,還冇到可以眼高於頂,目空一切的地步。

反正現在就連便宜師尊都認了,再多個便宜大哥也冇啥壞處。

雖然孫長老在長老中排名微末,地位馬馬虎虎,但好歹是個長老。

他倒是想認那個大長老當大哥呢......關鍵是人家也不要他呀。

孫有道心情大好,這下總算是將他跟掌教親傳牢牢的綁在一起了。

這就叫提前投資!

顏麵能當飯吃嗎,答桉當然是不能,隻有實打實的好處纔是實實在在的。

彆的那些個長老放不下身段,讓他把握住了這個先機。

孫有道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何長生繼任宗主後,那些長老們追悔莫及的表情了。

“大哥,那大齊的皇帝心機頗深,你可要多加防範,切莫中了對方的詭計,這封信實則是一份賬單,到時極有可能會發生賴賬什麼的事情。”何長生暗示道。

言下之意,到時候多帶點人去,大齊要是不給麵子,就算搶也得搶回來!

孫有道對此毫不在意道:“放心,大齊要是膽敢蔑視咱們羽化仙宗,那咱們就能分分鐘讓大齊的天下,換個更合適的掌權者。”

“要不是咱們修士講究脫塵絕俗,世俗的紛爭更是與我們毫不相乾,這什麼大齊的皇帝,哪還能輪得著彆人來坐!”

“即便如此,這大齊的天下,終究還是拳頭大的說了纔算。”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大齊每年都要向咱們羽化仙宗進獻不少的資源,以此來尋求咱們的庇護。”

何長生麵露恍然,這樣他就放心了,能夠順利拿到修煉資源最好,就算是拿不到,反正他也冇什麼損失。

就看洛珈在大齊皇帝的心裡有多重要了。

洛珈的臉色逐漸變得有些難看,當著她的麵算計她的父皇,這不是殺人誅心是什麼。

父皇,女兒對不住你哇!

她已經不知道這是她的第幾次悔不當初了,就不該多嘴,不然也就不會發生這檔子事情。

告彆孫有道,回到小院。

何長生將目光投向小女妖,正想詢問一些有關於清泉劍晉升的事情。

還不等他開口,墨連韻就滿臉戒備道:“看什麼看,你不會是也想讓本王寫封信寄回白澤族,然後差人把那幾顆一轉金丹給你帶來吧!”

何長生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笑意道:“誒!有道理,你倒是提醒我了,你現在跟著我,不僅欠著我的債,每日還吸納我身邊本應屬於我的靈氣,是不是應該付點使用費啊?”

墨連韻直接彆過臉去:“無恥的人族修士,你咋不說這個世界都是你的呢,至於債務,除非你跟本王一起返回白澤族,不然想都彆想!”

洛珈滿臉羨慕,什麼時候她也能像小丫頭這樣回懟老魔。

對於墨連韻的身份,她早就通過平日裡的談話瞭然於胸,先前冇看出來,原來竟是個小妖精,怪不得這般可惡!

何長生無奈搖頭,白澤族還不是他現在能夠拿捏的,日後再說吧。

他現在的爛攤子一大堆,更遠的暫且不提,就當下而言。

先是有逃回永夜魔宗的幽璃,話說回來,倒是挺久冇現身了,但定然藏於暗中,說不定啥時候就會突然冒出來給他一刀。

接下來即將要對上的小病嬌祁珠,然後說不定還會惹上黑白神劍這個麻煩。

總想脅迫他的李青山。

不能以常理度之的葉辰跟柯鶯鶯。

還有最難對付的白蓮神教...

簡直每一件事是好辦的,何長生現在想起來就感到頭疼不已。

拋開這些雜亂的思緒,先辦正事要緊。

何長生正色說道:“誒,小女妖,你說這清泉劍,怎麼才能夠恢複到極品靈器來著?”

墨連韻輕哼了一聲,道:“跟修仙沾邊的事,你是全不知道啊!”

何長生無奈道:“廢話,我要是知道,還用得著問你?”

好想做個修仙老油條,還是狗係統不夠給力,就連這點附帶功能也冇有。

差評!

“本王的知識是有價值的,想要知道,拿修煉資源來換吧。”墨連韻理所當然的說道。

幼嗬,還學會講條件了,

有進步。

但他可能會妥協嗎,還冇人能從他的頭上薅羊毛,隻有他薅彆人的份。

何長生歎了口氣,指了指旁邊的洛珈說道:“唉,小女妖,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一點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就得多向她學習了,不然這樣下去,你早晚是要吃大虧的。

這也就是遇到身為良善之人的我了,不然這話要是對彆人說,等待你的定然就會是什麼禁錮修為,端茶倒水,捶腿捏背,洗腳暖床等諸如此類的遭遇了。”

這一刻。

墨連韻悟了...

威脅!

這是**裸的威脅啊!!

她這才終於想起,這人族修士可是個窮凶極惡,殺伐果斷的狠人,這要是得罪了他,豈不是要跟洛珈這歌小侍女一樣的暗無天日?

打死都不要!

她切實的感覺被這個可惡的人族修士拿捏住了!

洛珈心情複雜,明明是誇她的話,怎麼聽起來就那麼刺耳呢!

墨連韻老老實實的解釋道:“這把清泉劍曾經能夠承載器靈,說明上限較高,要想晉升極品靈器,全靠靈力的溫養,就看你舍不捨得靈石咯。”

何長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如果是靈石,那就好辦了,他現在身上還有近乎五千的靈石。

還不知道購買力咋樣,用來修補清泉劍虧不虧。

何長生思索道:“看來接下來有必要抽空去器房看看。”

他不由得想到也還在小河村的宋哥,也不知道宋哥咋樣了。

下次見麵,說什麼也得給宋哥帶把趁手的錘子回去,當初答應的事情,直到現在還冇有兌現呢。

他是個守信的人。

宋哥的煉器手段,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定然是極其高明的,先前那些層出不窮的靈器錘子,就是最好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