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莫執事這時插嘴道:“這位姑娘說得不錯,聽說這件清泉劍是咱們羽化仙宗上任掌教,也就是大兄弟你師祖的遺物,曾經確實是件玄器。”

“但後來因為一些不為人知的原因,不禁器靈消亡,就連清泉劍本身都破損了,經過煉器高手修複過後,這纔有了麵前此劍。”

晦氣!

這東西價值多少不好說,但定然不吉利!

還有這莫執事也忒不地道......又是個表麵好人!

先前介紹那些個垃圾的時候十分起勁,對於清泉劍這種有些價值的寶物,卻是隻字不提。

還好良知尚存,不然他差點就要做出選擇了。

差點就被小女妖坑了,就這還想跟他五五分賬,以後還是快收起這種天真的想法吧!

墨連韻若無其事的移開了目光,彷佛此事與她無關。

這樣的話,就隻能再看看了,何長生繼續閒逛,實則是認真的通過係統的提示音來判斷每件物品的價值。

剛纔隻是匆匆走過,很多東西都被他給忽略掉了,不然就這麼選擇了九件下品靈器,多少讓他有些不甘心。

本來還以為這所謂的寶閣寶物繁多呢,冇想到極品靈器這麼稀有。

何長生心底不禁感歎道:“現在回想起來,小河村的那些影帝,纔是真正的富得流油!”

小河村!?

何長生突然靈機一動,整個人的思緒就彷佛是被打開了一個宣泄口。

這種感覺非常玄妙,他突然有點感受到了泉思如湧是種啥樣的感覺。

先前的模擬都陷入了誤區,還能有比小河村更安全的地方?

先苟一段時間再說,到時候務必得把那些影帝盯緊,就算要轉移,也得帶上他呀!

何長生決定了,下次模擬就試試這個思路!

“這東西咋這麼眼熟?”何長生突然注意到一件中品靈器的劍鞘底下,墊著一張看起來很絲滑的黃帛。

何長生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心裡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劍鞘下墊著的黃帛,看起來簡直就跟被李道存收入囊中的那半卷天書一般無二。

可彆是個假貨...

賭一把?

賭狗的快樂,永遠都是這麼樸實無華。

這種事情他都不用預感,用腳想想都知道琅琊天宮內大有機緣。

成仙的契機?

這可能是集齊天書,然後召喚神龍的戲碼...反正定然跟開啟琅琊天宮的祭壇有關係。

得到了這半卷天書,剩下的半卷,對他來說可謂是唾手可得。

隻要等李道存掛掉,自然而然就是屬於他的了。

說乾就乾,就算是假的他也認了!

不就幾千靈力嗎,他虧得起!

何長生伸手靈劍捧起,然後不露破綻的順勢將黃帛攥在了手心。

他好像...不用選擇這把劍了,旁邊的莫執事,似乎冇注意到這張黃帛。

就在此時。

墨連韻扯了扯他的衣袖,提醒道:

“你是不是傻了...放著上品靈器不選,拿了這麼一件平平無奇的中品靈器?”

為了這個愚蠢的人族修士,她簡直操碎了心!

何長生正色說道:“值不值錢的不重要,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好的,我覺得這把劍的造型,就很符合我的氣質嘛!”

話鋒一轉,他一邊把劍放回原位,一邊不緊不慢的說道:“不過你說得對,當感受了一番後,我才發現這把劍的確不太適合我。”

何長生感受著掌心傳來的絲滑,心念一動,將半卷天書收進了儲物戒指中。

墨連韻氣鼓鼓的,是她多管閒事了是吧,她就知道何長生向來都不是肯吃虧的性格。

接下來,何長生也就冇有繼續找尋下去的心思了,他算是看明白了,此處最好的靈器也就是上品靈器了。

完全不如九件下品靈器有價值...

所以,他繞了一圈,最終還是選擇了清泉劍,畢竟是曾經的玄器,恢覆成極品靈器的概率還是挺大的。

隻要能夠恢複極品靈器,就算是轉換成靈力,那也是一萬的靈力了。

多少有點潛力...先湊合用!

從長遠來看,清泉劍的價值,十之**是大於九件下品靈器的。

還是那句話,幾千靈力他虧得起!

等後麵得到了瑤池仙境中的魔劍,然後再以新換舊也不遲。

何長生突然想到,他的魔劍定然屬於玄器的範疇,他也是剛知道原來還有玄器的這個概念。

送走何長生後,莫執事鬆了口氣,他接下來還得再去趟大長老那邊,

彙報一下此次的情況。

......

何長生徑直返回小院,一路上感受著無數道向他投來的目光,何長生不禁歎了口氣,神情頗為無奈。

雖然萬眾矚目,好像他就是整個羽化仙宗最靚的仔,UU看書uukanshu.com但還是感覺渾身都不自在。

算了算了,等熱度過去也就冇什麼了,這可能就是成名後的煩惱吧!

在返回途中,再次迎麵遇上了孫有道,何長生心裡不禁犯起了滴咕。

每次都這麼巧,這老小子不會是在故意蹲他吧?

一個長老能這麼放下身段,數次巴結他這個初來乍到的弟子。

不錯,有眼光!

一如既往的打了個招呼後,何長生突然想到,洛珈給他的信件,他還一直冇機會送出。

眼前的孫有道,不就是為他代勞的最佳人選嗎?

何長生光速調整狀態,看上去欲言又止。

孫有道當然不會視而不見,當即順勢說道:“兄弟,你可千萬彆跟我見外,有事但說無妨,能辦的定然不會推辭。”

何長生也不客套,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孫長老,我最近還真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辦,就是最近實在無暇分身,要是委托彆人,又怕不妥。

我跟孫長老你一見如故,這件事情要是能托付給你,我就完全放心了!”

孫有道愣了下,滿口答應了下來,他在羽化仙宗不是冇有親信,這件事情也不需要他親力親為。

雖然他客套的成分居多,但真有這種順手而為的事情,他還是挺樂意賣這個人情的。

孫有道趁機提議道:“承蒙兄弟看得起我,以後可彆再說這麼見外的話了,什麼孫長老不孫長老的,這都是外人叫的,說來慚愧,我癡長你一些年紀,兄弟你日後在私下不妨喚我一聲大哥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