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寶閣外層,散落著不少的修煉洞府。

何長生一路走過,發現單是化神期的修士,就有好幾個,元嬰期數十人,這陣仗不小。

不過,怎麼看起來那麼像是烏合之眾,一點都不嚴謹,完全冇有看守該有的模樣。

何長生低聲問道:“莫執事,看樣子這些人並非是專業的看守?”

莫執事乾咳一聲:“咳咳,節省開支嘛,這裡的靈氣又不比外界弱,這樣對宗門來說,可謂是一舉兩得,當然值得大力提倡。”

何長生突然察覺到一些不對勁,這羽化仙宗不會是個窮比宗門吧。

從對外租住修煉的客房,再到剋扣他的血汗錢,然後又出現了眼前的這一幕。

全都在訴說著一個‘窮’字!

但通過那麼多次模擬的描述,好像也不是他想的這樣。

可能是比較節儉?

不多時,穿過外三層的修士洞府,終於來到了寶閣的真正所在,一道厚重的石門,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隻見莫執事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十幾把鑰匙,每把鑰匙長短不一,然後逐一插入石門上的孔洞中。

看到莫執事手中的鑰匙每次在插入前,都會仔細的查驗,何長生就猜到,這十幾把鑰匙,估計還需要按照固定的順序,不然石門將無法打開。

“大兄弟,這裡就是寶閣了,我陪你進去吧,你的這兩位侍女就在外麵稍等片刻可好?”莫執事看了一眼墨連韻跟洛珈,不禁出言道。

宗門重地,關係重大,如果就連侍女都能進去,好像多少有點說不過去。

何長生想了想,笑嗬嗬的說道:“莫執事,這裡也冇外人,他們又是我的侍女,看一看又不會少什麼東西。”

他是個修真小白,對於寶貝什麼的,可謂是一竅不通,

檢驗價值的辦法,隻有一個狗係統。

但很多時候,寶物的實際價值,也不儘然隻看能夠轉換靈力的多少來衡量。

小女妖見多識廣,興許能夠起到什麼意想不到的作用。

墨連韻有些意外的看了何長生一眼,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人族修士啥時候這麼好心了,按照平日裡的作風,這種好事,是斷然不會帶著她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對!

冇有妖!

這破詞彙是哪個可惡的人族造出來的,怎麼啥都要跟她們高貴的妖族扯上關係!

“這...好吧!但還請大兄弟千萬不要將此事對外聲張。”莫執事猶豫少許,還是答應了下來。

掌教親傳的麵子,他不能不給。

何長生滿口答應下來,一副我辦事你放心的模樣。

接下來的一幕,震驚了何長生,隻見這寶閣裡麵的法寶靈器,還有丹藥靈草,簡直不計其數,讓他看得眼花繚亂。

他收回先前的話,羽化仙宗要是窮,那得是啥樣纔算是富有啊!

不過,東西雖多,但大多數都是一些尋常之物,法寶跟丹藥靈草,就占據了九成。

一旁的墨連韻倒是對此心裡波瀾不大,此處也就跟她們白澤族的底蘊伯仲之間。

何長生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係統提示音,不禁眉頭緊皺。

莫執事也同樣邊走邊為他介紹著。

雖然算不上是如數家珍,最起碼莫執事介紹過的東西,全部都無一例外的被他排除掉了。

有冇有搞錯,彆說極品靈器了,就連一件上品靈器都冇有??

何長生現在很懷疑,這隻是羽化仙宗明麵上的寶閣,暗地裡定然還有一個!

他完全看不到底蘊深厚的樣子。

何長生若有所思道:“聽說這些宗門什麼的,都喜歡把真正的寶物藏在角落,這種毫不起眼的地方。”

不多時,何長生遍訪角落,就連一件上品靈器的蹤跡也冇看到。

明麵上好歹有幾件上品靈器的存在。

“要不...把這些儘數轉換成靈力,估計這得有幾十萬靈力吧?”

何長生連忙打消了這個瘋狂的念頭,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

這寶閣又不是對外公開的地方,如果出現什麼差池,那麼也就是隻有他身上有嫌疑了。

現在李道存還不在,估計也冇人庇護他,就算李道存在,也可能會不好使...

關鍵是,旁邊還杵著個大活人,就算是隻轉換少部分,他好像也完全冇有動手的機會。

“你看看這些寶物中,可有合你眼緣的?”何長生轉頭看向小女妖說道。

墨連韻白了他一眼,

就知道這人族修士把她帶進來準冇好事,原來是有求於她。

她貝齒輕咬薄唇,悄聲吐出幾個字。

何長生見狀,不禁麵色一僵,他竟然聽懂了小女妖的意思,對方說得分明是五五分賬。

不管了,先答應了再說, www.shu.com反正對方也拿不出什麼實質性的證據。

墨連韻俏臉上閃過一絲狐疑,答應的這麼爽快?

不過,她還是認真的檢視了起來,雖然方纔也發現了幾件價值不錯的寶物,但顯然還入不了何長生的眼。

最終,她在寶閣的中央停下了腳步,指著最耀眼的一把劍說道:“呐,這裡麵大概也就這件寶物價值最高了!”

何長生納悶的問道:“我咋冇看出來?”

一件上品靈器,他早就發覺了,也就能轉換五千靈力,價值遠不如九件下品靈器高!

莫執事不禁感歎:“不愧是掌教親傳,就連身邊的侍女都這麼見識不凡。”

“這是件成長型靈器,潛力最少在極品靈器,這種寶物可遇不可求,選了它你不虧。”墨連韻一副你少見多怪的模樣。

何長生再次陷入了選擇困難症,如果是極品靈器的話,就跟九件下品靈器能夠轉換的靈力差不多。

但現在的問題是,這把靈劍,目前還屬於上品靈器的範疇,想要晉升極品靈器,定然有什麼苛刻的條件。

不然羽化仙宗這麼多的強者,冇理由讓這件極品靈器蒙塵。

“那也就是說,這還有可能是比靈器更高級的存在?”何長生眸光微動,如果這種概率大的話,那就是值得一賭的了。

“想什麼呢,玄器就算是羽化仙宗,也都不一定有一件,而且玄器必然有靈,這寶劍要是有靈,豈能逃得過你師尊的眼?”墨連韻搖搖頭,示意他不要有這種天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