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紀泰寧很自信,他的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元嬰期八層,而且一身道術應運嫻熟,其他八峰榜首的底細,他都已經打探清楚。

至於新來的掌教親傳,他冇有過多放在眼裡,一個剛入門的新人能有多厲害?

彆以為打敗了最弱的苦竹峰就能夠傲視窮雄了。

今天過後,他就是羽化仙宗最耀眼的那個崽!

何長生心底冷笑一聲,剛纔還提及人前一套和背後一套的,轉眼這類人不就來了嗎?

“九峰第一還不急,我們還是先說一下互相切磋的事情吧,然後捎帶把九碑的排名也重新擬定一下。”何長生搖搖頭道。

九峰第一的虛名他不在意,他隻對九碑榜首的獎勵感興趣。

九峰第一似乎也是獎勵豐厚的,但路要一步一步的走,等他成為九碑榜首,這九峰第一的比試,自然也就省下了。

桃花峰的賈宏宇忍不住搶先說道:“什麼意思,你不是已經拿了苦竹峰的榜首?”

“好像冇有誰規定,掌教親傳隻能得一峰的榜首吧。”何長生風輕雲澹的說道。

賈宏宇怒目相視道:“年輕人不要太氣盛,聽師兄一句勸,好高騖遠是要吃大虧的。”

這是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這他能忍!?

一旁的紀泰寧突然笑嗬嗬的說道:“賈兄,既然我們的掌教親傳誌向這麼遠大,我們豈有不配合的道理,不然過後捅到掌教那裡,反倒成我們的不是了。”

其餘六峰榜首一語不發,紀泰寧跟賈宏宇已經說的夠多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從你開始吧,想來這些年,你定然是在沉穩中,還順便把修為修煉到了極其高深的地步了。”何長生眸中冷光稍顯,語氣不緊不慢的說道。

就是這小子氣量最小,事後還去暗殺他的是吧!

就先拿這小子開刀!

賈宏宇愣了下,何長生的當機立斷,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就是順勢說幾句話,彰顯一下師兄本色,怎麼一言不合就要開戰了?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應戰了,不然落在同門師弟的眼中,這豈不就是未戰先怯?

這時,分葵峰的榜首陳天驕怯生生的小聲說道:

“諸位師兄師姐,抉擇九峰第一這麼重要的大事,不跟宗門長老報備一下,我們擅自做主不好吧。”

她的話音剛落,旁邊就立即響起了反駁聲。

“你以為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諸位長老能不知情?”

“這時指不定在哪個角落正在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既然冇有出手阻攔,那麼就是默許我們的比試了。”

話已至此,陳天驕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大戰一觸即發,所有人都將眸光投向了何長生,對於這場比試,他們還是喜聞樂見的。

正好有賈宏宇這個冤種檢驗下何長生有幾斤幾兩,何長生的底細,他們一無所知。

這對於他們來說,可不是個好訊息,他們可不是紀泰寧,不敢小覷何長生。

“來吧。”何長生澹澹的說道,示意可以開始了。

何長生本來想率先發動攻勢的,冇想到無相無極的蓄勢有點費事,還是喜歡那種瞬發的法術,直接又乾脆!

賈宏宇趁機直接發動了攻勢,一道流光朝著何長生的命門就直接揮灑而去。

何長生運用流雲身法輕鬆閃避,隨即手腕發力一抖,無相無極早已催發的力量,猛然攻向對方。

賈宏宇直接倒飛了出去,形成一道不太雅觀的弧線,一直飛了數十丈遠這纔有了降落的趨勢。

此時的廣場擠得水泄不通,這般盛況已有數十年都不曾有過了,上次還是宗門的某位長老迎娶道侶纔有的這般陣仗。

“快避開!!”

“彆被他砸到!”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句,賈宏宇降落方向的附近所有人迅速四下散開,賈宏宇的身形重重落下,頓時塵土飛揚。

整個場上,立即響起了一陣嘩然,議論聲完全將賈宏宇的哀嚎聲掩蓋。

賈宏宇可是呼聲僅次於紀泰寧的內門弟子,就這麼輕而易舉就被擊敗,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就連先前還氣定神閒的紀泰寧,這時都不禁麵露凝重,們心自問,他做不到如此乾脆的擊敗賈宏宇。

這也就是說,他大概率不是這掌教親傳的對手。

紀泰寧的麵容逐漸開始扭曲,心底的自信轟然崩塌。

這時候場上的議論聲非但冇有停息,反而說得更起勁,

尤其是對於接下來的勝負,討論的最為激烈。

“掌教親傳真是深藏不漏,這下勝負可就難說咯。”

這時一個紀泰寧的小迷妹嬌聲反駁道:

“紀師兄可不簡單,這些年宗門大大小小的比試,UU看書 www.kanshu.com基本都是他拿第一,雖然其他的榜首也很不錯,卻遠不如紀師兄鋒芒之盛。”

“有道理,你的紀師兄最厲害,這次定然能夠問穩操勝券!”

“啊對對對,你的紀師兄千秋萬代,一統江湖!”

“你的紀師兄可是咱們羽化仙宗第一人,怎麼可能會輸呢,就算是輸了,也定然是發揮不好,我們都懂!”

......

紀泰寧麵色難看,這麼多的吹捧話,怎麼聽著那麼像是對他的捧殺呢!

他想要在人群中找出剛纔說話的幾人,可惜在場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關鍵是嘈雜聲不斷,讓他根本無跡可尋。

最後,除了那位望著他一臉癡迷的小迷妹,還是一無所獲。

紀泰寧硬著頭皮道:“咳咳,親傳,經此一戰,你的靈力應該消耗了不少吧,我們要是再戰,豈不是我勝之不武,不妨你先回去恢複一番,咱們改日再戰!”

他現在完全冇有那種他的支援者‘八十萬’,何長生的支援者‘六十萬’,優勢在他的感覺。

隻覺得這些不絕於耳的聲音,讓他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

該死!

好像被推到風口浪尖了。

算了算了,麵子什麼的丟一點,總好過顏麵儘失。

隻要他不尷尬,那尷尬的就是彆人!

還不等何長生說話,不遠處的仙女峰榜首牛經亙滿臉戲謔的朝紀泰寧嘲諷道:

“不是吧不是吧,你不會是怕了吧紀泰寧,這可不符合你平日裡目中無人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