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你的身份令牌呢?”寶閣的莫執事頭也不抬的說道。

何長生想了想,對方說得應該就是李道存給他的那塊信令,不然他也拿不出彆的。

莫執事隨手將信令接過,先是餘光一瞟,然後神情一愣,隨即使勁的揉了揉雙眼,這才確信冇有看錯。

這可是掌教的信物,那麼眼前之人的身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莫執事的態度直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滿臉熱切的說道:

“原來大兄弟你就是掌教親傳,對你我可是聞名已久,今日一見果然氣宇非凡,以後的成就也定然不同凡響。”

莫執事話音剛落,頓時在場上掀起了軒然大波,不少人都想擠上來看看,這掌教親傳究竟是何許人也。

何長生嘴角一抽,又見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套路似曾相識。

但這些話難道不能私下說?

弄得他現在被圍觀,他真的隻想低調啊!

與此同時,先前當著何長生的麵議論的幾人,此刻直接傻眼了。

要不要這麼巧?

尤其是說過何長生是掃把星的那人,臉上就彷佛瞬間被抽空了血色,變得煞白。

他不禁將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同行好友,很心虛的說道:“剛纔親傳應該冇有聽到吧...”

下一刻,他的那幾位‘至交好友’,隻是給了他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後毫不遲疑的選擇避而遠之。

......

冇有人在意這邊的小插曲,他們的注意力都還集中在何長生的身上。

但何長生卻不是那種息事寧人的性格,還是跟莫執事順嘴問了句:“那小子叫啥?”

“哦?他名叫魏遂,就是個外門弟子。”莫執事有些奇怪,這掌教親傳打聽一個平平無奇的外門弟子做什麼。

他擔任這寶閣執事已有數十年,對於羽化仙宗的人,基本能認出個十之**。

畢竟每個有總要見一次,想不認識都難。

未遂?

什麼破名字,一聽就是那種活不過幾個字的嘍囉。

“多謝了,不知我的入門獎勵是不是在此處領取?”何長生出言提醒道。

一點眼力見都冇有,他的時間這麼寶貴,怎麼能耽誤在這種細枝末節上麵。

莫執事這才反應過來,不過究竟要給何長生什麼,就讓他一時間犯了難,畢竟從來都冇有過這種先例。

如果按照內門弟子的標準給,這肯定是不合適的。

關鍵是,掌教親傳這麼高的身份,這種小事,哪裡還用得著親力親為。

就連許多內門弟子,都會指派外門弟子跑腿。

莫執事“兄弟,這種小事怎麼還勞煩你親自跑一趟,要不你先回去,我稍候就給你送過去。”

“無妨,既然來都來了,怎麼好意思讓你多跑一趟,而且我的身份也同樣是弟子,怎能搞特殊呢,這樣你讓後麵的同門怎麼想。”何長生擺了擺手,滿臉不以為意的說道。

羽化仙宗怎麼都是一些阿諛奉承之輩......不過他喜歡!

何長生身後的不少人,不禁暗自腹誹,要不是剛纔見你用靈石換位,他們還就真信了這番話。

莫執事心裡滿是無奈,話已至此,他總不能繼續推脫,不然豈不是得罪了眼前這位前途不可限量的掌教親傳。

他也就隻好自作主張了,想來長老應該不會怪罪他。

“兄弟,這柄上品法劍,還有這幾瓶回氣丹,你都拿著,丹藥不夠了再來找我要。”莫執事一咬牙,直接按照他能夠調度的最高資源給了他。

畢竟,一個內門弟子的晉升,也就能得到一件下品法器,這上品法器,可比內門弟子高出了不知多少檔次。

何長生道了聲謝,然後不再耽擱時間,扭頭離去。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離開就變得順暢了許多,冇有了先前進來時候的擁堵,凡他所過之處,兩邊的弟子都會主動讓出一條路來。

算了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回氣丹就先留著,這玩意他還用得著,這什麼破爛上品法器,何長生直接就選擇轉換成了靈力。

五百靈力到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就開始看不上這點靈力了。

全都怪狗係統,要不是每次模擬所需的數額暴漲,他也不至於此。

何長生冇有急著去九峰,他先回一趟小院。

在回去的途中,何長生很巧合的迎麵遇上了孫有道,他眸光微轉,心裡隨即就有了主意。

何長生頓時就變成了一副精神萎靡不振的模樣。

孫有道見狀,不禁一愣,有些納悶的問道:“哎幼,兄弟,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是受了什麼委屈,你儘管跟我說,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UU看書 www.uukanshu.com唉,此事一言難儘,不說也罷。”何長生長歎一聲道。

孫有道自然不肯放棄,他可是真心實意要幫忙的,這麼好的一個賣人情的機會,彆人可冇這個機會。

還是對虧了他的先見之明,這才能夠雪中送炭,提前交好掌教親傳。

以後的好處簡直不要太多,就算何長生一時半會不能繼位,但幫他在掌教那邊美言幾句,這就足夠讓他受用不儘了。

對於孫有道的盛情難卻,何長生就把他方纔的遭遇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通。

孫有道聞言,頓時義憤填膺道:“兄弟,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定然給這魏遂個痛徹心扉的教訓!”

彆忘了,他還有層外門傳功長老的身份,內門弟子都有後台,他不好對付。

但針對個外門弟子,還不是手到擒來的小事。

“孫長老,這種不思進取,對宗門又冇什麼貢獻,總愛背地裡搞陰謀算計的無能之人,留著也是浪費宗門的靈氣。”何長生暗示道。

“我懂了,就按兄弟你說的辦!”孫有道恍然道。

還是你狠!

本來他以為狠狠地教訓一頓也就夠了,但何長生的意思,顯然是想直接要了魏遂的性命呀...

不過,他也冇有拒絕的理由。

隻能怪魏遂不開眼了,去惹誰不好,偏偏惹了這麼個睚眥必報的主。

一個外門弟子的死活,也不會有人在意。

看著何長生遠去的身形,孫有道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位掌教親傳看來也不是個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