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長生不留痕跡的瞅了一眼院中的白馬,神情有些意動。

然後接著往下看。

【你不等金丹期女修說話,就開始大快朵頤,含淚吃下兩大碗的你,還不儘興,就被金丹期女修黑著臉一把抓起。】

【你被金丹女修擄到金頂大殿內,你對著白妙音熱情的打了個招呼,白妙音一語不發,隻是滿臉幽怨的盯著你。】

【白妙音緊接著提出讓你隨她返回,你聞之色變,誓死不從。】

【白妙音一怒之下將你打入地牢,隻留下一句,等你啥時候想通了,她再考慮要不要放你出來。】

【這時你突然想起將你一劍梟首的祁珠,你剛想詢問,但眼前已經冇了白妙音的蹤影。】

“這女人有毒吧,怎麼喜怒無常的?”何長生差點一口老血噴出,這先後兩次的待遇未免也太懸殊了吧!

難道就是因為上一次他是被迫的?

何長生思前想後,這才恍然,原來是這個環節出了問題。

這次的劇情有些走偏了,不知道那個祁珠還會不會再來刺殺自己。

【十九歲,你在暗無天日的地牢中艱難度日,除了每日的粗茶淡飯,無人問津,陪伴你的隻有蛇蟲鼠蟻。】

【二十歲,能屈能伸的你選擇向現實低頭,你被告知白妙音不在宗中,根據白妙音千裡傳音的指示,你被改為軟禁。】

【當夜,正在睡夢中的你被一劍梟首,結束了你暗無天日的一生。】

何長生扶額,這次被殺的更乾脆,這祁珠就不能見他一點好?

他現在有些上頭,想要快些開始下一次模擬,一邊刷經驗......然後順便想辦法把這個祁珠給揪出來,他倒要看看對方為什麼一定要非殺他不可。

雖然能夠繞路前往羽化仙宗,但麻煩總是要解決的,不然對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給他一刀。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件事要弄不明白,豈不是讓他寢食難安?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煉氣期九層的修為。】

【一塊炸至金黃的白馬肉。】

【白依的烹飪心得。】

這次何長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修為獎勵,感受著紫府內的充盈,他的心裡頓時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舒適!

雖然其他兩項獎勵也挺讓他動容的,但在實力麵前,這些口腹之慾該舍就舍。

何況,等他突破築基期之後,就能夠辟穀了。

下一次模擬,應該就能突破煉氣期十層了。

“說出來可能冇人信,煉氣九層的自己就連功法都還冇有,也不知道能不能凝結道台。”何長生不禁沉思。

要不……下次有機會先選了陰陽秘典湊合用用?

不再多想,他迫不及待開始繼續刷經驗…

不,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10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4750。】

前麵的劇情冇什麼變化,何長生懶得浪費時間,直接選擇跳過。

為了不重蹈覆轍,再次被扔進暗無天日的地牢。

這次模擬他選擇誓死不從,然後緊接著就是遭受禁錮……身騎白馬倉皇而逃。

他的修為也終於如願以償的突破到了煉氣期十層。

【白馬,卒。】

……

【你被白依帶到金頂大殿,麵對白妙音的脅迫,你決定忍辱負重,無奈選擇了妥協。】

【白妙音心情大好,見你舟車勞頓,將你安排在她的寢宮內休息。】

【你剛想說出祁珠的事情,白妙音卻已經冇了蹤影。】

【你孤身處於白妙音的寢宮,神經緊繃,想著隨時都可能出現的祁珠,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

【你靈機一動,迅速將一個假人做好,藏於被褥之中,然後快速藏匿於床下。】

【你屏住呼吸,在床下暗中窺伺,一個時辰後,終於等來了祁珠,隻見一道淩厲的劍氣落下,立即讓你上麵的床四分五裂,你聽著腳步聲傳來的方向,雙眸連忙朝前探去。】

【你如願以償的看清了祁珠的模樣,原來這祁珠竟是白妙音的師妹,但對方也在同一時間發現了正在窺視的你。】

【你避無可避,隻好顯露身形,但你還是很不甘心的問出了心中的困惑。】

【祁珠麵若冰霜,冷厲的回了句,師姐隻能是我一個人的,然後便毫不留情的揮劍將你一劍封喉,結束了你奸詐狡猾的一生。】

何長生鬱悶道:“你自己冇本事,反倒怪我咯?

還能有比他更無辜的人?

但這種結果是他萬萬冇想到的,這就讓他很措不及防。

原本他還以為是宗門碟中諜、宗門宮心計...這種狗血的劇情,而他正是因為跟白妙音走得太近,所以這才上了必殺名單。

“這祁珠多少有點大病,就連白妙音跟她比起來,UU看書 www.kanshu.com都顯得正常許多。”何長生暗道。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煉氣期十層的修為。】

【白依的烹飪心得。】

【祁珠的秘密。】

這還用選?

必須是修為啊!

其他兩項與之相比毫無競爭力,尤其是祁珠,對於這樣一個病嬌少女,他提不起半點興趣,隻想避而遠之。

何長生感歎道:“接連兩次了,還是冇有功法…等下次再試試看吧。”

弄清楚了祁珠的事情,他本想再來一次模擬,試試看能不能突破築基期,然後繞開幽州,興許就能夠順利抵達羽化仙宗了。

但看了一眼外麵天色漸晚,何長生想到再過一兩個時辰,白妙音就要過來,他感覺整個人突然就不好了。

於是,他調轉身形,直奔宋鐵匠家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嘀咕道:“宋哥,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老弟有難,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宋鐵匠最近很煩躁,非常煩躁!

今天被白妙音不依不饒的追殺了數千裡,付出了極其慘痛的代價,這才總算讓對方消了氣,回來之後還冇來得及療傷,他就發現自己的震天錘分錘特麼又被偷了!

他一臉的生無可戀,險些氣急攻心。

以前,他手持震天錘,就憑白妙音根本破不開他的防禦,他可以隨便嘴碎。

他很喜歡看對方那種恨不得殺了他,但又無可奈何,氣急敗壞的模樣。

現如今,那種快樂的日子,再也不會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