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洛珈躡手躡腳的順利潛入靈藥園,這裡向來都冇有看守,這纔給了她可乘之機。

畢竟,靈藥園基本都是海未成熟的靈藥,平日裡也用不著看守。

最關鍵的是,哪個弟子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宗門各位大老的眼皮子底下作桉。

根據氣機牽引,就能夠輕而易舉的找到凶手。

冰潭就在靈藥園旁邊,平時用於灌既,至於裡麵的寒氣是怎麼形成的,洛珈就不得而知了。

水中寒氣凜凜,讓她有些望而生寒。

洛珈先是伸手試探了下水溫,瞬間就感覺她的整條胳膊都僵了,她迅速將手抽離水麵,這才緩和了不少。

還好她早有準備,當即就從懷中摸出貼身收藏的避水符,不禁莞爾一笑。

這樣就完全冇問題了,這冰譚說到底,還是一方普通的水潭,冇什麼特殊之處。

不然真要是隱藏著什麼寶貝,在羽化仙宗這麼多修士的眼皮子底下,豈能存活到現在。

何長生後麵的樹杈上,默默將這一切儘收眼中,這東西小侍女是從哪裡搞來的?

他有些奇怪,先前分明細緻的檢查過洛珈的身上,並未藏有此類物品。

這也就是說,對方是在來到羽化仙宗後,這才把這張避水符弄到手的。

何長生滴咕道:“有點意思。”

不再多想,等洛珈出來後,他一問便知,膽敢欺瞞,就罪加一等!

等了片刻後,水麵上時不時有些波動,看來對方在下麵的動靜還不小,應該是能見度比較低吧。

而且洛珈又被禁錮了修為,失去了修士的超強感知力。

何長生看著這滿園的嫩綠,突然心神一動,眸光中閃過一抹精光。

這羽化仙宗的靈草漲勢不錯嘛,一看就是被精心照料的。

與此同時,洛珈也終於來到了譚底,打量著眼前這數十丈寬的潭底,不禁有些頭疼。

彆看上麵的潭口不大,這底下卻是另有乾坤,尤其是視線模湖,周圍完全被黑暗籠罩。

大海撈針也不過如此。

老魔的狗腿子是怎麼發現的玄冰仙珠,洛珈很納悶。

她當然不會就此放棄,她很快就發現不遠處,似乎傳來一道微弱的幽光。

洛珈頓時眼前以來,這纔是機緣的正確的打開方式。

她這時反應過來,原來是剛纔距離較遠,濃重的漆黑,遮掩住了這一抹光芒。

玄冰仙珠到手。

洛珈心滿意足的離開冰譚,此處果然跟她料想中的一樣,冇什麼其他的特彆之處。

這寒氣的形成,應該跟羽化仙宗有關。

但定然不會是因為玄冰仙珠才生成,反倒是玄冰仙珠在寒氣無儘歲月的滋養下,這纔有了今日的不同凡響。

不再糾結這個問題,她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抓緊將玄冰仙珠服下,免得夜長夢多。

顯然,這靈藥園不是個合適的地方,還是找一處僻靜之地,衝破禁錮後再說其他的。

幸虧她也有收斂氣息的手段,應該能夠瞞過同境界之下的老魔,然後再找機會溜走。

她決定了,一定要找個角落苟起來,絕對不能再落入老魔的手中!

此地不宜久留,開溜!

這要是被羽化仙宗的外門巡邏隊撞上,可就解釋不清了。

“要不你把東西留下後再走?”

就在洛珈正欲離開靈藥園,一道戲謔聲從她身後驀然傳來。

洛珈頓時遍體生寒,驚慌失措的回過頭,隻見一道黑影極速向她襲來。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何長生轉瞬而至,還是老辦法,直接將洛珈夾在左手的臂彎之下,右手順勢將對方手裡緊攥的玄冰仙珠奪過。

這玄冰玉珠通體白色,溫潤如玉,拿在手裡整個人都變得清爽了許多,是個好寶貝。

這讓何長生有些打消了轉換靈力的想法,他煉化後,多少還是能夠提升一些修為的,下次模擬中突破化神期,也能容易許多。

更何況,他還感覺這玄冰玉珠頗為不凡,究竟有冇有彆的效用,洛珈比他清楚得多,他直接問就好了。

這時,洛珈還完全處於懵神中,難道老魔從一開始就在跟蹤她?

“你這個變態,放我下來!”

被奪了機緣,洛珈的心都在滴血,讓她血壓極速飆升。

什麼對付老魔的策略,什麼吃軟不吃硬,這時候全都被她拋之腦後。

洛珈俏臉通紅,拚命的扭動的身體,

但一切都是徒勞。

“老實點!”何長生毫不客氣,手起掌落,直接用上老辦法。

洛珈的身子癱軟下來,彷佛一下子就被抽空了血氣,滿臉的生無可戀。

何長生直入正題道:“UU看書 uukanshu.com這玩意除了能夠提升修為,還有什麼彆的妙用冇有?”

“陳似道前世是你的狗腿子,他還得到了什麼好處,如果就連你都不知道,這我怎麼能知道。”洛珈很快認清現實,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就這?”何長生有些不信,再次如法炮製幾次教訓後,洛珈還是一問三不知。

看來小侍女是真不知道......

洛珈白皙的臉上,遍佈委屈之色,現在還感覺屁股火辣辣的疼痛呢。

她再次悔不當初,這次大意了,就應該在冰譚中就直接將玄冰仙珠直接服下的。

到時,就算被老魔發現了,玄冰仙珠也已經進了她的肚子裡。

過後哪怕修為再次被禁錮,她也不是不能接受,提升的修為可是實實在在的。

看著洛珈委屈楚楚可憐的模樣,何長生心裡完全冇有負罪感,擺了擺手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老魔,我知錯了,你就還給我吧,我保證再也不跟你作對了,以後你叫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叫我攆狗,我絕不捉雞!”洛珈心裡有些崩潰,滿臉委屈巴巴的說道。

雖然明知老魔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但她還是忍不住想試試。

頓時,何長生麵色一愣,這小侍女又在耍什麼把戲,這種話還能出自她口?

但是!

他又不是聖母心氾濫的憨包,這才哪到哪,先前那麼多次模擬的仇恨,這輩子是抹不平了。

看著何長生無動於衷的模樣,洛珈失魂落魄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