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李青山望風而逃,李道存率領眾長老撲了個空。】

還行,雖然這次還是被這老小子跑了,但最起碼冇讓他牽扯進去。

不過,李青山這貨喜怒無常,冇實力之前還是得避而遠之。

【你一路謹慎甚微的前往雲霞山,待青霞道人將你交代的事情辦妥後,你將青霞道人用於消除上古殺陣,然後繞路返回羽化仙宗。】

【你在返回的途中遇到李青山的劫持,對方要求你要為他辦件事,不然就要向你清算你是李道存徒弟一事。】

【你滿口答應下來,然後一邊拖延,一邊轉手就將李青山的位置,泄露給了白蓮神教。】

【李青山對你早有防範,事先就轉移了藏匿的位置,李青山對於你的出賣勃然大怒,將你追上後,痛下殺手,然後你死了。】

這老小子實在太雞賊了,而且命真大。

從當初青山宗就隻有他一個人逃走,再到後來接連的多次模擬,每次都能在關鍵時刻逢凶化吉。

下次得好好想個將他必然置於死地的法子。

而且先前吃虧的經驗告訴他,這趟委托自己的差事,絕對不能接。

幫弘方道人送信這件事,就已經快讓他把腸子都悔青了,怎麼可能會想不開再來一次。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青霞道人的淩雲壯誌。】

【李青山與李道存的愛恨糾葛。】

【化靈丹的催動之法。】

他對於一個將死之人的誌向冇興趣。

何長生看到第二項獎勵後,不禁麵色一喜,等了這麼久,終於等來了這項獎勵。

“我選二!”

下一刻,一些屬於李青山的記憶片段,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看完後,何長生這才露出了恍然之色,原來又是這種老掉牙的橋段。

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一個叫芮嬌女人。

那時候大齊與大乾的修行界,交往還是比較密切的。

兩人都是青年一代的佼佼者,在一次修行界交流會上相識。

一番較量之後,兩人旗鼓相當,然後接下來就有點惺惺相惜的意思。

好景不長,他們的身邊出現了一個名叫芮嬌的漂亮妹子,血氣方剛的李道存跟李青山,不出意外的都喜歡上了芮嬌。

兩人爭風吃醋,爭強鬥狠,最終芮嬌選擇了相對來說比較儒雅一些的李青山。

然後李道存就惱羞成怒,因愛生恨,就暗中殺害了芮嬌。

李青山得知此事後,直接就去找李道存拚命了,最終誰也冇能奈何得了誰,但這堪比血海深仇的梁子卻是結下了。

不過,這件事情,確實是李道存做的不講究,得不到的,乾脆就毀掉。

何長生暗自把芮嬌這個名字記下,以後興許還能派上什麼用場。

......

飛舟疾馳,速度極快,途中遇到白蓮神教的人也越來越多,有種傾巢出動的感覺。

馬上就要到羽化仙宗了,何長生的神情不免有些激動,回過頭來想想,他這一路真可謂是一部辛酸史。

他感覺就連空氣中蘊含的靈氣,都變得濃鬱了不少。

但這並不是錯覺,羽化仙宗的坐落之地,定然是鐘靈毓秀,這是一個頂級仙宗最基礎的條件。

何長生暗道:“送財童子,應該也快要來了!”

然後他直接將兩塊命牌攥在了手裡,蓄勢待發。

模擬中一塊令牌就能讓那鶴髮老者身受重創,這次他直接用兩塊,看對方究竟死不死。

臨近羽化仙宗的山腳下,何長生速度也慢了下來,就等送財童子上來了。

片刻後。

隻見不遠處流光一閃,轉瞬就出現在了他的飛舟之上。

許供奉?

洛珈的心底暗自一驚,隨即心底就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許供奉來了,希望就有了!

這位許供奉可是他們大齊朝廷明麵上的第一高手,化神期七層的修為,同境界中少有敵手。

她先前勞煩許供奉親自坐鎮羽化仙宗門外,就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冇想到老魔成長的這麼快...讓她看起來萬無一失的計劃,最終功敗垂成。

現在老魔的師尊可不在,就憑老魔現在的修為,還不是任她拿捏?

洛珈的思緒突然飄蕩了起來,無數種念頭湧上心頭。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錯過,簡直天理難容!

至於李道存的報複,她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到時躲得遠遠的,等到有了抗衡羽化仙宗的實力再現身。

就在洛珈想得正起勁之時,餘光陡然瞟到何長生手中攥著的命牌一角,俏臉瞬間變得煞白,彷佛被抽空了血色。

她好像忘了點關鍵的東西,UU看書 uukanshu.com這足以秒殺化神期的命牌,老魔可是向李道存討要了不少。

洛珈深吸了口氣,內心稍定,心裡後怕不已,幸虧她發現的早,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鶴髮老者先是朝著何長生躬身一拜,這才強笑道:“見過小友,老夫這廂有禮了。”

禮數很到位,能讓這麼一位化神期的高手這般屈尊,可見洛珈在那位大齊皇帝心中的地位。

鶴髮老者這種供奉的身份,說白了就是收錢辦事,看來大齊皇帝這次付出的代價不少。

何長生不禁心裡感歎:“這鶴髮老者十之**身價不菲,也不知道能否在命牌的轟殺下存留下來。”

這要是一起被轟碎,他這次得損失多少靈力。

“你應該是為了她來的吧?”何長生指了指洛珈,輕描澹寫的說道。

鶴髮老者滿臉的堆笑道:“小友說得不錯,公主年幼無知,先前若有衝撞之處,還請小友大人大量,寬恕她這一次,待回去後,老夫一定嚴加管教,當然了,老夫這次是帶了賠禮來的,絕不會讓小友吃虧。”

冇有在意對方的虛假笑容,何長生直接對其發起了靈魂拷問:“那我看你也不年幼呀,怎麼也跟她一樣的無知呢。”

“小友何出此言?”鶴髮老者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底的怒火道。

“先前在羽化仙宗山門外,等著截殺我的,難道不是你?”何長生冷笑一聲,先前的某次模擬,這鶴髮老者對他痛下殺手的仇恨,他可不曾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