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逮著一隻羊可勁薅啊……一天冇見村長,也不知道村長的身體可還硬朗,看來自己得抽空拜訪一下了。”何長生咧嘴一笑,看上去人畜無害。

他現在也是手握钜款的人了,九十點靈力,不過毛毛雨!

“給我開始模擬!”何長生毫不猶豫道。

【本次模擬消耗90點靈力,新的人生模擬加載成功,當前剩餘靈力:4940。】

【十八歲,月黑風高,白妙音趁著夜色潛入了你的家中,你驚坐而起,愣神片刻,錯過了奪門而出的機會。】

【白妙音向你敞開心扉,聲稱身懷一部絕世寶典,隻要你願意,她就能夠讓你如願以償的步入仙道,你嚴詞拒絕,並說自己不願爭強鬥狠,更不願捲入外界的紛爭,此事休要再提。】

【白妙音誘之以利,你依舊不為所動。】

【白妙音氣急敗壞,她素手一指,將你的身形禁錮,你失去了身體控製權,隻能任其擺佈,你的內心痛苦並快樂著。】

【經過一夜苦修,你的修為突破煉氣期九層。】

【清晨,你發現自己身上的禁錮已經解除,趁著白妙音熟睡之際,你提褲就跑,騎著白馬頭也不回的倉皇逃離。】

何長生:“......”

他現在隻想靜靜!

這白寡婦是有毒吧?

這次對方不會又追來吧,何長生滿臉生無可戀的想到。

【你滿懷複雜的啟程羽化仙宗,心裡唯一牽腸掛肚的就是村長,此去經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再相見。】

【你身騎白馬途經幽州,剛出現就引起了合歡宗的注意,你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兩百多斤的金丹期女修俘虜。】

何長生:“???”

這什麼合歡宗又特麼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這名字聽起來就不像是什麼正經宗門。

何長生有些欲哭無淚,想他處處與人為善,究竟是招誰惹誰了,怎麼感覺人間處處是惡意。

還有那個金丹期女修,你一個兩百多斤的金丹期大力士,偷襲他一個煉氣期的小萌新,這好嗎?

這不好!

一點武德都不講。

【金丹期女修見你的白馬生的神俊,當著你的麵,揮刀落下,點火,起鍋,燒油,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白馬,卒。】

【看到對方的刀很快,你敢怒不敢言,白馬走得很安詳。】

【金丹期女修邀你一起共享美味佳肴,你化悲憤為食慾,含著淚吃了兩大碗。】

【金丹期女修帶著你繼續趕路,一日後,來到了一處宗門,這裡雲霧繚繞,鐘靈毓秀。】

【你被帶到金頂的大殿內,你抬頭一看,險些站立不穩,隻見白妙音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你,你如墜冰窟,遍體生寒。】

【麵對白妙音的脅迫,你誓死不從,之後就被軟禁了起來,每日好吃好喝,還時不時有合歡宗弟子潛入與你秉燭夜談,你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似乎也挺好的。】

【某日,月明星稀,你正想熄燈,突然一道劍氣縱橫,你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劍梟首,結束了你鶯歌燕舞的一生。】

何長生:“???”

簡直離了個大譜,這次就很突然,莫名其妙的人就冇了。

“這宗門向來就是是是非非最多的地方,難道是自己不經意間捲入了一場鬥爭?”何長生眸光微閃,已經自動腦補出各種明爭暗鬥,陰謀算計的劇情了。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煉氣期九層的修為。】

【一塊經過祕製的白馬肉。】

【祁珠的斂息訣。】

看到這次的獎勵,何長生不禁有些難以抉擇,煉氣期九層的修為他想要,那本苟道中人必備的斂息訣,他也同樣垂涎。

就是不知道效果咋樣,祁珠這名字,聽著就像個龍套。

估計也拿不出什麼高深莫測的東西。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我能全都要嗎?”

【請宿主儘快做出選擇,否則視為放棄獎勵。】

“係統你真無情!”何長生無語吐槽道。

“選擇斂息訣吧。”

【你選擇了祁珠的斂息訣,獎勵發放成功。】

很快斂息訣的修煉感悟就湧入了他的腦海,何長生驚訝道:

“值了,冇想到這斂息訣還是一部成長型秘術。

簡單來說,就是秘術的效果,會隨著的修為的提升而隨之增強,以他現在的修為來說,應該能夠騙過築基期的修士還是不成問題的。

不過,何長生一想到自己今晚的遭遇就挺蛋疼的,神色複雜的想到:“白寡婦竟還是合歡宗的宗主, www.uukanshu.com那該是什麼修為?”

他想到自己首次模擬,李道存的修為是返虛期,身為一宗之主的白妙音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再不濟也是個化神期...

這是硬要把這口軟飯強行喂到他的嘴裡,但他真的不想吃啊!

就算是女大三千位列仙班也不行,他恐怕也撐不到位列仙班的那個時候。

“第一次雙修對於雙方來說,好像受益都挺大...”何長生若有所思道。

先後兩次,他都突破了一層小境界。

這豈不是說...他可以無限套娃?

何長生神情振奮,整個人躍躍欲試。

他不叫盲生,但他發現了華點。

雙不雙修不重要,主要是能夠提升境界,反正他現在身懷钜款,暫時還經得起造。

“給我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9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4850。】

【十八歲,月黑風高,白妙音趁著夜色潛入你的家中,拿出一本陰陽秘典邀你參悟大道,你欣然接受,經過一夜苦修,你的修為突破煉氣九層。】

【寅時,你身騎白馬朝著幽州揚長而去。】

【剛涉足幽州,你隔著老遠就看到了金丹期女修的身影,你朝她打了個招呼,很配合的成為了對方的俘虜,金丹期女修臉色古怪,但還是一臉懵逼的將你擄走了。】

【金丹期女修見你的白馬生的神俊,當即手起刀落,起鍋燒油,你在一旁認真觀摩,很自然的將燒烤料遞上。】

【白馬,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