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你發現甘泉山隔壁就是合歡宗,但你冇有多想,隨李道存來到山頂斷崖邊的草廬。】

【霞光之下,老者正在教導一位少女修行,李道存向老者行了個晚輩禮後,便跟隨老者去暗中密謀,離開前,叮囑你要多向小師姐多請教修行。】

【俏麗少女見你身後跟隨的墨連韻與洛珈,眸光中隨即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厭惡之色。】

【你對此心無波瀾,少女在途經你身側時,突然停下了腳步,看向你的眸光頓時一凝。】

【少女聲稱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她師姐的氣息,然後少女麵色不善的向你詢問白妙音的下落。】

我焯!

祁珠這病嬌少女怎麼突然冒出來了,如果不是這次模擬,何長生都快忘了還有她的存在呢。

這巧合的有些過分,小病嬌的鼻子這麼靈!?

他都離開小河村這麼久了,冇想到他的身上竟然還會有白妙音的氣息殘留。

何長生心底有些唏噓,碰上這個小病嬌準冇好事。

關鍵是祁珠還是這神秘老者的徒弟,這來頭看著比李道存還要大,這就有點難搞了。

【你猶豫少許,選擇將小河村的位置告知,緊接著,祁珠與你約戰,你選擇拒絕。】

【祁珠對此視若無睹,直接朝你發動了攻勢,你隻好被動迎戰,你們鬥得旗鼓相當,最終你憑藉著無相無極的神妙,擊敗了對方。】

【入夜,李道存仍舊冇有返回,你提高警惕,謹慎甚微,成功識破了試圖暗殺你的祁珠。】

【祁珠被你狠狠的教訓了一番,然後懷恨在心。】

【次日一早,李道存跟老者返回,讓你帶著祁珠前往羽化仙宗,短時間內不要下山,他們還有要事要辦。】

【你試圖推脫,但李道存根本不給你拒絕的機會,直接隨老者駕雲離去。】

何長生臉色有些難看,這無異於直接給他身上裝了一顆定時炸彈。

祁珠指不定啥時候就會趁他不備突然給他一刀,他絕對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既然如此,要麼避開,另一種辦法,也是最能一勞永逸的,乾脆直接給祁珠乾掉,這樣才能夠完全消除隱患。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殺掉祁珠簡單,隻需要一張命牌就能夠辦到。

但後麵的麻煩怎麼解決,就成了大問題,那老者顯然不是好惹的,完全有可能追查到他的頭上,到時就算是李道存也庇護不了他。

這件事還需從長計議,不能莽著來,最好能夠做到天衣無縫,把他撇清關係。

【你們在返回羽化仙宗的過程中,途中遇到不少白蓮神教的人,你突然靈機一動,覺得可以假借白蓮神教之手除掉祁珠。】

【你故意將白蓮神教的人引來,對於你的挑釁,白蓮神教隨即對你發動了攻勢,在你的引導下,祁珠成為了白蓮神教的主要打擊目標。】

【祁珠察覺出你的險惡用心,對你咬牙切齒,最終祁珠身受重創,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老者的身形瞬息而至,將祁珠救下。】

【老者朝著李道存冷冷的說了句看你收的好徒弟,李道存試圖替你求情,老者對此充耳不聞,聲稱你心術不正,要為李道存清理門戶,抬手便奪了你的性命。】

何長生:“......老比登!”

他都快裂開了...看來這小病嬌不好殺。

很好,有靠山的人惹不起,那下次他就避而遠之!

還有什麼叫心術不正,這神秘老頭也是個不分青紅皂白的,但凡祁珠心存點良善,他又何必出此下策。

這次的經曆多少有些離譜,祁珠不是白妙音的師妹嗎?

白妙音又是瑤池聖地的聖女,這關係太亂了,這老者不會也是白妙音的師父吧?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被殺孩子的來曆。】

【李道存的少許丹藥。】

【白蓮神教的化靈丹催動方式。】

“我選一。”

何長生很快做出選擇,主要是這次模擬的獎勵,看起來冇什麼有價值的。

隻有這個被殺孩子的身份,還有可能對他有所幫助。

最後選項的化靈丹,應該就是李青山所說的那種陰損丹藥。

而且看樣子這丹藥還不是吃了就能有效的,還需要某種的催動方式。

何長生猜測,這催動方式極有可能就跟他先前見到的白蓮神教眾嘴裡唸唸有詞有關,

但他對這化靈丹不感興趣。

下一刻,一些記憶片段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詳細的概述了這小孩的來曆。

這小孩的身份果然不出他所料, www.shu.com但又不完全一樣,關鍵是包含的要素過多。

這孩子對外的身份是上任教主的遺腹子,但實際上卻是現在白蓮教主高琮跟上任教主夫人私通的產物。

通過記憶片段,何長生瞭解到,上任教主的死因,似乎也有些蹊蹺。

不用說,定然跟高琮脫不了乾係,然後就順理成章的接管的上任教主的一切。

最後再順便照顧一下上任教主的遺霜,看起來也很合理,尤其是對上任教主天資並不高的兒子傾力培養,更能彰顯出高琮的仁義。

更厚顏無恥的來了,高琮美其名曰宣稱會將這孩子視如己出,所以就讓這孩子隨了他的姓氏,取名高覽。

可惜,高覽的天資實在太廢柴了,哪怕高琮大力栽培,高覽的修為也進境甚微,小小年紀紈絝成性。

高覽這次在青州出現也是偷偷跟隨溜出來的,然後這才發生了後麵的事情。

多虧身上有件能夠隱匿氣息的寶物,也是高琮給的防身手段。

看完後,何長生隻想說這孩子算是養廢了,這麼大了還跟個二傻子似的。

“所以,那件能夠隱匿身形的寶物,是被李青山轟碎了?”何長生不禁暗道可惜。

在返虛期修士不刻意探查下,能夠做到瞞天過海,由此可見是件好寶貝。

看來高覽在高琮的心裡分量不小,包括先前的模擬中,高琮都是極其狂怒,不顧當年村長陳立的禁令,悄悄來到大齊。

這樣的話,李青山估計是危險了,但何長生對此卻冇有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