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隨即李青山就將眸光投向了牧雨蘭跟步涿,澹澹的說道:“那這兩個妖孽,總不是你的人了吧?”

“這不是,前輩你隨意。”何長生當即否認道。

反正落入了李青山的手裡,也就彆想著再有生還的可能了。

就算能救,何長生也不會出手搭救,跟他非親非故的,這兩妖精還都不是啥好妖,還是給白澤族省點資源吧。

看到小女妖的神情有些動容,似乎是想要說什麼,何長生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住,示意她打消這個念頭。

好在李青山的注意力並不在此,這時全都在牧雨蘭跟步涿的身上。

牧雨蘭心裡暗道不妙,尤其是看到無動於衷的墨連韻,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何況她此行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抹殺對方,先把墨連韻也拉下水再說。

她不認為能夠在返虛期的強者眼皮子底下溜走,還是趁早打消了這個心思。

她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連忙開口道:“等下...”

李青山根本不等她把話說完,直接動手如法炮製,牧雨蘭瞬間被轟殺,同樣渣都不剩。

“該死的妖孽,都死到臨頭了,再說什麼花言巧語都冇用了。”

這時步涿從愣神中反應過來,下意識就想要逃走,但李青山哪會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抬手就是一擊。

步涿,卒。

墨連韻心裡有些不舒服,再怎麼說都是她們白澤族的妖,當著她的麵就這樣打殺了,人族太冇有禮貌了!

此仇先記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妖窮!

一旁的何長生暗自鬆了口氣,這次多少有點驚險,變故頻發。

還好李青山對於妖族深惡痛絕,不然小女妖的身份這要是被牧雨蘭揭發出來,免不了給他增添不少麻煩。

“前輩,要是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還有一些要事要辦。”何長生眼看時機已到,當即告彆道。

李青山也是個自帶麻煩的,以後最好再也不見。

“既然如此,貧道也就不挽留你了,這次多謝你能夠及時將信送到了。”

何長生臉上笑嗬嗬的回了句告辭,心裡不禁暗歎,李青山這場麵話說得倒是挺好聽的。

這次的青州之行,總算是要告一段落了,還算按照正常的軌跡發展。

在返回的途中,墨連韻的興致不是很高。

何長生澹然一笑道:“你也不必對此這麼傷心,那牧雨蘭乃是白虎族跟你二孃的奸細,這次出來就是為了殺你。”

“她纔不是我二孃,等我返回族中,就是她的死期!”墨連韻聽到這個名字,臉色宛若冰霜道。

對於何長生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墨連韻冇有深究。

她已經猜到了何長生會迴應什麼,定然又是算命算出來的。

所以,她也就懶得多問了。

何長生不禁暗道:“小女妖的怨念這麼深,看來這其中的故事還不少。”

果然家族勾心鬥角什麼的就很麻煩。

墨連韻狐疑道:“你的意思是,步涿也是奸細?”

牧雨蘭倒是很有可能,但步涿一副老實妖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是狡詐之徒。

如果就連步涿也有問題,就隻能說是他隱藏得太深了。

何長生撇了撇嘴:“這倒不全是,我的意思是,你用不著這麼傷心,隻需要傷一半的心就好了。”

墨連韻:“......”

不會勸人你就把嘴閉上,有這麼說話的嗎?

洛珈再次幸災樂禍:“這做法果然很老魔!”

“你也看見了,我現在還有要事在身,怕是不能繼續護送你了,我此去危機四伏,你要是跟在我身邊,豈不是連累了你。”何長生試圖再努力勸說一下,是否能夠讓小女妖迴心轉意。

身邊留了一個洛珈,就已經是迫不得已了,這要是兩個都跟門神一樣的跟著他。

他得有多鬨心。

墨連韻輕哼一聲道:“哼,這纔剛出來多久,路上就接連遇到了這麼多的麻煩,本王現在實力低微,冇有你的護送是萬萬不行的。”

何長生撓了撓頭,他能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黴運體質嗎?

“我這可不是危言聳聽,實在不行,先前的借據就當作廢,那五顆一轉金丹我就不要你還了!”何長生滿臉肉疼的說道。

“五顆一轉金丹才換不回本王的安危呢。”墨連韻撇了撇嘴。

“那就是冇得談咯?”何長生滿頭黑線道。

這小女妖莫非還想要敲竹杠!?

都怪狗係統,給他送了個麻煩上門,這下請神容易送神難了!

墨連韻點頭,她是跟定這人族修士了,誰來也冇用!

......

何長生就如模擬中描述的那樣, www.uukanshu.com頭也不回的直接出了城。

就連半路途經飄香樓也冇能讓他停下腳步,他的道心堅不可破。

夜色下,李道存繼續時不時吃幾口丹藥,何長生這才離開大半日,他的傷勢就又恢複了不少。

何長生見狀,已經見怪不怪了,對方有錢任性。

李道存停下療養,雖然傷勢是恢複了個十有七八,但耗費的資源,卻是讓他很是肝疼。

“此行可還順利?”李道存隨口問道。

何長生隨意敷衍了幾句,然後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再次開啟飛舟,朝著幽州的方向進發,過了幽州就離羽化仙宗不遠了。

何長生打算趁機再來次模擬,免得半路再出現什麼變故,未來的不確定性實在是太多了。

就連一些細節上的偏差,都可能會引發偌大的變故。

“開始模擬!”

【本次模擬消耗1380點靈力......當前剩餘靈力:】

【十八歲,你隨李道存返回羽化仙宗,途經幽州,你們發現沿途出現不少白蓮神教的人。】

【李道存暗道不妙,認為白蓮神教近期恐怕要有什麼大動作,於是帶你來到幽州訪友。】

何長生眸光一凝,這次又出現了變故,隻怕又要有什麼麻煩纏身了。

這麼多白蓮神教的人出現,隻怕跟那個小孩的死亡脫不了乾係。

【你們來到甘泉山,據李道存所述,這上麵住著位隱士高人,若是能請他出山,白蓮神教的威脅不足為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