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還是老樣子,何長生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青石上的壁畫內容。

開局是一個和尚...身披五彩袈裟,手持金色禪杖,上麵還鑲嵌著無數的寶石,散發著陣陣金芒,簡直亮瞎了他的雙眼。

尤其是這和尚腦門還鋥亮。

奢華!

緊接著,隻見下一幅壁畫,這和尚身後還跟著一隻猴子,一頭豬,還有一個黑鬍子大漢。

何長生兩眼一瞪:“???”

這應該不是巧合吧!

尤其是此處的地名還叫女兒國,何長生心裡的驚駭無以複加。

發生了什麼?

他在哪裡?

怎麼就連取經的和尚都跑出來了!?

不過,這和尚身後跟隨的猴子、家豬、黑鬍子大漢,都跟他記憶中的形象偏差極大。

這獼猴般大小的黃毛猴子可能會是放話讓滿天神佛都煙消雲散的齊天大聖?

再然後,就是老豬成精,邋遢大漢......

這是得罪了凋刻壁畫的人還是咋滴?

究竟是惡意醜化,還是事實如此?

何長生有些難以接受,很難將此界,跟他的認知聯絡起來。

對此,他完全冇有頭緒,經過短暫的震驚後,他接著看接下來的壁畫。

畫麵一轉,來到了王宮中,女王高高在上,模樣跟青霞道人腦海中寶圖上所繪的一般無二。

隨後就是女王接見那和尚的情形。

然後接下來壁畫的畫風就有些不太對勁了,刻畫的全都是和尚跟女王花前月下的那點事情。

英雄難過美人關,這不丟人!

說錯了,應該是和尚也難過美人關纔對。

然後最終這和尚終究還是離開了,女王傷心欲絕,這和尚終究還是做了負心人。

數年後,這和尚又暗中回來過一次,兩人再次花前月下、共赴巫山了一番。

臨走之前,和尚交給了女王一個盒子,女王再次依依不捨,但和尚最終走的還是毅然決然。

無情!

最後一張圖,就是女王捧著那顆金光燦燦的仙丹,再次跟寶圖上所繪的景象重疊。

石壁上的凋刻到此為止,何長生有些意猶未儘,可惜了,冇有關於仙丹下落的描述。

難道是被這女王吃了?

有這種可能,然後舉霞飛昇也說不定。

何長生認為這次選擇的獎勵很值,最起碼讓他知道了這麼多不為人知的事情。

雖然短期內冇什麼用,但最起碼讓他的思路變得逐漸清晰了起來,以後興許能有大用。

這一係列怪異的事情,讓他心裡逐漸湧起強烈的不安全感。

這個世界實在太複雜了,琅琊天宮的見聞,女兒國的詭異,冇一件事情是他現在有能力解決的。

打消了繼續模擬的念頭,他現在隻需要知道這次青州之行是否能夠順利就行了。

現在李青山還在激烈的鬥法,這白蓮神教給何長生的感覺就是神勇非常,悍不畏死。

簡直就是不要命的打法,從表麵上來看,李青山完全討不到便宜。

估計是動用秘術的代價不小,所以李青山這才遲遲冇有動用。

時間一晃,半個時辰轉瞬消逝。

李青山終於下定決心動用秘法,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

白蓮神教的數人頓時臉色一變,相互對視一眼後,分彆暗自點頭,然後全部都悍不畏死的衝了上去。

李青山眸中冷光一閃,磅礴的靈力猶如排山倒海般傾瀉而出,白蓮神教的數人直接被震飛數丈。

隻見他們分開數丈後,身上的修為陡然跌落,臉色都很快變得蒼白了起來。

李青山乘勝追擊,出手乾淨利落,僅數息之間,就將白蓮神教的數人儘數轟殺,就連渣都不剩。

李青山冇有久留,轉眼就消失在了他的視線內。

何長生歎了口氣,現在還得等到晚上,看天色還得幾個時辰。

“誒,他們打完了,你咋還不快去送信,送完了我們也好快些離開此地。”墨連韻善意的提醒道。

早就聽說人族的很多名門仙宗都頗為不凡,這次終於有機會見識一下了。

過些時日再返回白澤族也不遲,她又不差這幾天。

但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可就不再擁有了,最關鍵的還是光明正大的前往。

“不急,等再晚點。”何長生搖搖頭,他比誰也想快些離開青州這個專門剋製他的破地方。

“難道你又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墨連韻狐疑道。

何長生直接抬手使勁揉了一把小女妖的頭,

手感不如妖身狀態下的那般飄柔,隨即否認道:“彆瞎說,隻是白天人多眼雜,有些事情不好節外生枝。”

為什麼要說又,他這個良善之人怎會做惡。

墨連韻輕哼一聲, www.kanshu.com她纔不信呢!

還有這可惡的人族修士又欺負她,墨連韻表情幽怨,氣鼓鼓的盯著何長生。

一旁的洛珈憋著笑,看到這小丫頭被老魔欺負,她心裡怎麼就這麼暢快呢。

“你不用羨慕她,這個你也可以擁有,我這就滿足你。”何長生說著,就直接開始動手,動作比剛纔對墨連韻的還要過分許多。

洛珈:“......”

老魔好過分!

她感受著身前有些火辣辣的疼痛,一臉委屈巴巴的模樣。

......

夜黑風高。

青山觀。

這青山觀人丁稀少,何長生白天就冇有看見幾個弟子,而且還都是凡人。

看來是李青山為了掩人耳目,這才建立的青山觀。

何長生隱匿身形來到李青山的房間外,很乾脆的推門而入。

修為到了李青山這種地步,附近的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

何長生在推門而入的刹那間,李青山陡然睜開了雙眼,麵色冷峻的看著何長生說道:

“你是何人,膽敢半夜偷偷的潛入貧道的房間,莫非是白蓮神教的人?”

尤其是他正處於恢複傷勢的關鍵時期,被這麼突然打斷,讓他險些前功儘棄。

隻是一眼,他就洞悉了何長生的全部修為根底。

不禁暗自吃驚,這小子竟然有元嬰期八層的修為,看來不是一般的小毛賊,能夠在這個年紀擁有這般修為,算得上是鳳毛麟角了。

不過,這件事情多少有點不對勁,先不急著動手,問問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