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一連多日,你都冇有醒來的跡象,你的元嬰逐步開始潰散,又過了數日,你的元嬰完全消散,你的紫府隨即潰爛,然後你死了。】

何長生撓了撓頭,這次又是冇探查出個所以然,這暖池也很邪門!

為什麼七姐妹進入暖池就冇事,難道就因為他不是妖精?

所以說,進入這暖池提升了修為後,還得找人把他撈出來才行?

離譜!

【本次模擬結束,你可以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種。】

【元嬰期八層。】

【李青山不堪回首的往事。】

【一捧暖池之水。】

“我選一!”

好久都冇有看到修為了,何長生尋思其餘兩項獎勵也冇什麼用,所以還是選擇修為更劃得來。

至於暖池的水,雖然不知道還有冇有其他的妙用,但就目前來看,就有個提升修為的效果。

對...差點把能夠潰散元嬰、潰爛紫府的效果給忘記了。

反正以後還有機會切身處境的感受,那麼大的一方池水,不差這一捧。

頓時,何長生就感覺紫府內升騰起一股充盈的靈力,精純無比,隨著雲夢仙訣的流轉,很快就全部納入了他的元嬰中,修為提升到元嬰期八層。

提升修為引發的波動,很快就引起了附近幾人的注意。

墨連韻對此見怪不怪,她纔不羨慕呢!

哼!

洛珈被禁錮了修為,已經失去了感知靈力的能力。

李道存不禁暗自點頭,不愧是他看中的徒兒,這般天縱之資,可謂是羨煞旁人。

這次就不誇獎了,免得少年人心性不足,容易驕傲自滿,自毀前途可就不好了。

何長生放棄了繼續模擬的念頭,關鍵是青州就要到了,他現在已然能夠遠遠的望見青州的輪廓了。

這就是返回羽化仙宗途中的最後一道坎了,何長生不禁淚目。

h

他這招災體質,簡直就是走到哪,麻煩就會接踵而至,一路充滿了坎坷。

堪比取經人經曆的九九八十一難!

“師尊,還有件事,徒兒需要去前麵的青州一趟。”何長生直接說道。

按照原本劇情演戲的時刻又來了,何長生謹慎甚微,生怕哪裡做的不到位,引發什麼變故。

李道存絕對不能跟著去,不然將會後患無窮。

“你去青州做什麼,如果是不要緊的事情,那我們還是不要耽擱趕路了,等返回了羽化仙宗,隨便派遣個弟子去辦就好了。”李道存現在隻想儘快返回羽化仙宗,免得夜長夢多。

尤其是現在總是心神不寧的,都怪那該死的神劍宗,搞他心態。

“其實也冇什麼大事,就是先前答應了彆人,捎帶去青州送一封信,對方要我務必親自送到他青州的好友手上,恐怕是不能假借於彆人的手了。”何長生解釋道。

“那為師我就陪你去一趟吧,我們速去速回。”李道存有些放心不下道。

“這就不必了,師尊你現在的傷勢還未痊癒,倒不如趁著這點時間抓緊恢複一下,我再怎麼說也有著元嬰期的修為,我謹慎一些,在世俗能夠威脅到我的人還是很少的。”何長生委婉的拒絕道。

李道存微微頷首,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那你務必要多加小心,一旦有什麼不對,就立即捏碎我給你的令牌,這樣為師就能在第一時間趕來。”

何長生滿口答應下來,隨即就把飛舟降下。

心念一動,收了飛舟。

李道存尋了處僻靜之地,再次取出一瓶丹藥,直接倒入了嘴裡。

何長生:“......”

他不羨慕!

何長生朝青州北城門的方向走去,洛珈、墨連韻緊隨其後。

何長生想了想,總覺得帶著兩個拖油瓶礙手礙腳的,先是朝著洛珈說道:

“要不...你就在這裡等我吧,我稍後便回,反正你現在也冇修為了,跟上去也是累贅。”

一旁的墨連韻隨聲附和道:“他說的冇錯,你冇用。”

洛珈俏臉一僵:“......”

這兩人說的冇一句是她愛聽的。

尤其是老魔,竟還有臉說,她為什麼冇有修為,難道不是拜你所賜嗎!

洛珈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還是帶我一個吧,誰讓我是你的侍女呢!”

這要是讓她一個人待在這裡,尤其是還要跟李道存那糟老頭獨處,豈不是渾身不自在。

兩者相較之下,

心底裡她還是傾向於老魔的。

“有道理,但下次你還是收起這幅虛偽的模樣,還原真實的你吧。”何長生感覺有些彆扭,這黑心侍女還學會忍辱負重了。

“UU看書 www.uukanshu.com嗬,男人!”洛珈心裡暗道。

臉上仍舊笑嘻嘻,這老魔吃軟不吃硬,她決定改變下策略。

她跟老魔對著乾,最終受傷的還會是她。

何長生又將目光投向了小女妖,他當然不會是勸說對方留著等候的。

而是在想,接下來要怎麼說,纔有可能打消對方繼續跟著他的念頭呢。

‘接下來我不能繼續護送你了...’

這個不行,太生硬了,何長生當即否決,想了想緩聲說道:

“小女妖,天下間冇有不散的宴席,隻有回到白澤族,那裡纔是你更加廣闊的天地,留在我身邊隻會埋冇了你的天資,切莫自誤。”

墨連韻輕哼一聲道:“哼,冇有你的護送,本王就不走了,性命跟修為孰重孰輕,本王還是分得清的。”

何長生順勢說道:“你家的奴仆就要來接應你了,我掐指一算,進城後很快就會遇到了,對方現在正在暗中跟著我們也說不定。”

接下來,要考慮在送信之前,先把小女妖送走,這樣纔能有機會讓小女妖提前離開。

“哼。”墨連韻冇有多說。

青州城下。

何長生已經提前將剩餘的幾塊令牌全都攥在了手裡,一會節省時間,就不跟白蓮神教的嘍囉廢話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直到現在還不知道,白蓮神教是怎麼知道他最近要來送信的呢。

這件事情多少有點怪異,他的行蹤又冇有彆人知道。

這件事情暫且不提,現在還是正事要緊,已經距離城門冇幾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