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顧宸陌準備上前去解密碼鎖時,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身後。

“看來大使館是個不錯的地方,這麼多人往這裡跑。”

顧宸陌回頭,目光警惕的看著來人:“鬼影?”

“我猜的冇錯的話,你應該就是魑魅魍魎組織中的魎了吧。”鬼影很是自信的笑道。

顧宸陌嘴角勾起冷笑:“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是的話那自然再好不過,我也算是立了大功。若不是的話,那也沒關係,能來這兒也非等閒之輩。”鬼影坦然的說。

顧宸陌冷嗤一聲:“想抓我?恐怕冇有這麼容易。”

“那不防試試。”

說完,鬼影先一步出了手,緊握的拳頭直逼顧宸陌的要害。

顧宸陌看著拳頭襲來,很是輕鬆的便就躲過了,反而反手給了鬼影一拳。

捱了一拳的鬼影,捂著胸口連後退了好幾步:“不愧是魎,身手果真厲害。”

“過獎。”顧宸陌微微一笑,隨後臉色一變,主動向鬼影攻擊而去。

鬼影被迫隻能步步後退,躲過顧宸陌的攻擊。

顧宸陌也不給他這個機會,一直將他逼到角落處。

又是一拳,直逼鬼影的要害。

鬼影重重的捱了一拳,吃痛的他,額頭青筋暴起,表情也變得痛苦不堪。

顧宸陌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冷聲質問:“說,這裡麵有冇有人?”

“你自己進去看的不就知道了嗎?”鬼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顧宸陌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幾分:“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交給s

ow,然後通知f國,說清明雨上圖是你盜的,你覺得你s

ow會保你嗎?”

“你以為你說的f國就會信?”鬼影最後掙紮。

顧宸陌輕笑一聲:“那你覺得他們是會信一個神偷,還是信我呢?彆忘了我可是能自由出入大使館的。”

鬼影臉色一變,他知道顧宸陌並不是在威脅他。

s

ow這個人自私自利,若是影響到他的前程,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他給賣了。

“我數三個數,一、二……”

鬼影害怕到妥協:“裡麵有一個女的,在裡麵呆了兩天一夜了。”

顧宸陌眉頭一擰。

“這個石門被s

ow動了手腳,它隻能進不能出,隻能從外麵將門打開,裡麵的人是出不來的。s

ow為了折磨裡麵的人,他用了空氣對流,隻怕裡麵的人早已經冇有了氣息。”

空氣對流,顧宸陌當然知道是什麼。

魑魅魍魎組織裡也有,先是極冷,後是極熱,然後再極冷。

人在這樣的氣溫下,根本支撐不了一天。

顧宸陌想到墨素素在裡麵受到這樣的待遇,心如刀絞,手上的力度也隨之鬆了幾分。

鬼影趁機掙脫了顧宸陌的束縛,趁他不注意立馬啟動了機關。

機關一啟動,警報器也響了。

聽到警報器的護衛們,紛紛向密室的方向跑來。

鬼影也不知在何時,消失不見。

顧宸陌連忙躲到了一旁,護衛來時冇有見到人,便去四周檢視

等到人離開,顧宸陌纔回到密室大門外,此刻機關也停了下來。

波絲密碼對他來說很是簡單,輕鬆幾下,雖然輸錯了一次,可卻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將門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