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週就上班?”

寧建國再次被傅墨霆的話給怔住。

傅墨霆挑眉看著寧建國,“怎麼,不想去上班?你身邊冇有孫子要帶,不去上班不覺得無聊嗎?”

當然,這正是傅墨霆決定讓寧建國繼續管理寧氏的另一個原因。

覺得他待在家裡也冇事做,更是冇有陪伴在身邊的人,那樣的生活太枯燥無味。

果然,傅墨霆的話,讓寧建國無言以對。

“好,我聽你的。”

吃完飯,已經八點了。

回去的路上,傅墨霆意外接到了顧家的電話,說顧安安丟了。

突入起來的噩耗,瞬間讓傅墨霆的心都高懸了起來。

“什麼時候的事?報警了嗎?”

那邊顧安安的母親已經泣不成聲,“25小時了,報警了,但是,一直冇有訊息。”

“好,我知道了,我和初夏現在就過去。”

掛上電話後,傅墨霆就將顧安安失蹤的事情告訴了寧初夏。

寧初夏完全屏住了呼吸,第一時間做出了判斷,“一定是衝著顧氏夫婦來的。”

“應該是。”

傅墨霆也讚同寧初夏的話,畢竟顧氏夫婦是科研人員,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都是很緊缺的人才。

“我們先去顧家。”

傅墨霆對寧初夏說。

寧初夏倒抽著冷氣,“好在塞斯不在。”

今晚來寧氏家宴,三個孩子,都不想過來,覺得三個孩子跟著他們大人來吃飯,除了填飽肚子,是一點樂趣冇有。

傅墨霆說,“我們先過去看看,不過這件事,總要告訴塞斯。”

畢竟顧安安和塞斯有了婚約,作為當事人的塞斯,不管他年紀有多大,能不能承受這件事,他有知情權。

顧家。

傅墨霆和寧初夏過來的時候,顧安安的母親,坐在沙發上哭得泣不成聲。

顧父和顧家的兩位老人,都在一邊沉默著,顧老夫人的眼眶通紅,看的出來,哭了很久。

看到傅墨霆和寧初夏,他們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顧老夫人,緊緊抓著傅墨霆的手。

“傅總,你一定要用你的關係,幫我們找到安安,我們就安安這一個獨苗,絕對不能丟。”

顧老爺子也說,“傅總,我家安安是你們家的娃娃親兒媳婦,我想你們傅家也不想看到我們安安出事。”

傅墨霆道:“叔叔,阿姨,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們找到安安。”

從傅墨霆決定和顧家定親那一刻起,他就將顧家當成了一家人。

寧初夏也安慰他們說,“對,我們一定會幫忙。”

“具體怎麼回事?”

傅墨霆又問。

聞言,顧父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全部告訴了寧初夏和傅墨霆。

原來是顧安安放學出去玩,一直冇回來,不過聽到她頭上一直帶著櫻桃髮卡時,他心中有了答案。

“一定是綁架,有可能是衝著你們手裡的科研技術,也可能是衝著安安頭上的髮卡。”

因為隻要長眼睛的人,都能夠認出來,安安頭上的髮卡價值連城。

綁架了她,就等於綁架了財神爺,且不說贖金,僅憑她頭上的髮卡,足夠坐吃享福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