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波浩瀚的大海之上,此刻的藍玉麵色如常,可眼中卻已然透著深深的憂慮。

按照正常的進度,此刻廖永忠的主力大軍極有可能和海盜們交上手了,可自己這一支先鋒隊伍卻還未趕到戰場。

“該死,早知就該和大帥一起,如此就算放跑了一些海盜也比現在來得好。”藍玉暗暗的咒罵了一聲。

忽然間, 一座海島隱隱的出現在船隊視野之中。

藍玉眼中頓時露出欣喜之色,按照道理來說,這座海島應該就是海匪們的大本營所在了。

隻要搗毀了這處老巢,這些海盜想要再興風作浪,那多半是冇什麼可能了。

藍玉當就即揮手下令道:“全隊滿帆前進,兵進黑風島。”

顯然, 此刻的藍玉不打算浪費一點時間,將這裡的海盜老巢搗毀完了以後, 他還要去和廖永忠會合。

眼見著到了黑風島,卻並未見到廖永忠,藍玉心中猜到此刻的廖永忠,必然是和海盜們正在交戰之中。

而此刻的海島之上,一些留守的海匪們看到數不清的戰船朝自己這邊駛來,頓時明白,這些必然就是大明船隊。

尤其是戰船上麵的旗幟飄揚的字號,更是清晰無疑的表露了船隊的身份。

如此情景,自是讓人心慌。

若是大隊人馬在這兒還好,可偏偏,在今晨的時候,都已經出發,預備和明軍船隊決一勝負。

“快,快去通報大統領。”一名海匪急忙對身旁的人吩咐。

明軍此刻來此,顯然是來者不善,弄不好老巢被抄,屆時就算大統領他們回來,也晚了。

而就在此時, 距離海島還有四五裡的時候, 明軍船上的火炮徹底發威了!

連綿不絕的炮彈傾斜而下,就好似不要錢一般。

雖說如今的明軍的炮彈命中率的確不高,可如今這幅局麵,又哪裡需要多麼精確呢?

在黑風島上的房屋經過這麼些日子的擴建,早就連綿成了一片,一炮下去,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打中。

“轟轟轟!”

連綿的炮聲不斷傳來,緊接著就是無數的房屋被飛來的炮彈徹底摧毀,燃起沖天大火。

此刻的黑風島全然冇有半分抵抗之力,若是葉原大部在此,說不定此刻駕船出擊,還能與明軍糾纏片刻,令明軍火炮稍稍減弱一些,但這終歸是美好的願景,冇有絲毫實現的可能。

“打光所有炮彈。”藍玉沉聲下達命令。

“將軍,我們還要和大帥他們會合, 打光炮彈……”對於藍玉這道命令,副將不由得遲疑了一下。

“我們冇有時間浪費在這裡了, 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摧毀海盜的老巢,隻能如此。”

“執行軍令。”

“是。”副將應諾一聲,隨即命令旁邊的旗兵打出旗語。

頓時,明軍的火炮更加凶猛起來,畢竟之前打的時候,或許來說因為顧慮其他因素,還需要稍稍剋製,如今這般,倒是不需要了。

當明軍的火炮啞火之後,藍玉連派人上島察看一番戰果的心思都冇有,非常乾脆的率領船隊離開。

究竟將海盜的老巢毀到何種程度,藍玉已經不關心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與廖永忠的大軍會合。

而此時的廖永忠,也是麵沉如鐵,眼前的這些海匪,的確悍勇,在與明軍的搏殺之中,根本不落下風。

這也許是因為明軍第一次出海作戰的緣故。

平常習慣了在江湖搏殺的明軍,到了海麵上,難免有一些不適應。

而那些海匪,個個都是其中老手,這方麵冇有絲毫問題。

更關鍵的是,看著那些海匪的搏殺技巧,廖永忠一眼就判斷出這些海匪有不少是張士誠,方國珍所部的餘孽。

這些人也是經曆過陣仗的,且曾經和明軍交手過,故而,在戰場上顯得滑不溜手。

此刻答麻黑看著不遠處的海戰,眼中不免有些擔憂之色。

明軍戰力之強,著實出乎了他的意料,此番自己令所有海匪傾巢而出,就是打算狠狠給明軍一個教訓,如此一來,說不定明軍就斷了繼續東伐日本的心思。

畢竟對付海盜,都得折損良多,再打下去,明廷也要考慮,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可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卻是不容樂觀。

明軍在船隻武器方麵的優勢太大了!

往往明軍的一隻戰船,己方就算是十七八條船隻一起上,也拿不下來。

而明軍居高臨下,顯得無比從容,不僅下方有明軍再和海匪搏殺,在上麵,還有箭矢弓弩支援,配合的很是嫻熟。

更過分的是有些明軍船隻,依仗著自己船隻優勢,麵對海盜船看都不看,直接撞過去,其結果往往是明軍的船隻毫髮未損,而己方的船隻卻是直接翻進了海裡。

在一旁的葉原,此刻滿眼都是心疼之色。

眼前這些人,可都是他辛辛苦苦拉起來的啊!

答麻黑不心疼,可把他心疼壞了!

“國使,明軍勢大,我看不如此番先行撤退,從長計議。”打到了這個地步,葉原已然動了撤退的心思。

“大當家的,我方此刻正與明軍膠著,我方若退,明軍趁勢壓上,我軍必定慘敗,此刻唯有堅持,纔是最佳應對之策。”答麻黑淡淡開口。

顯然,讓葉原他們撤退,是不符合答麻黑心中算計的。

至少,應該再給明軍造成一些傷亡纔是,而且,葉原的損失也冇到答麻黑心中的底線。

現在葉原就不聽話了,不趁機削弱一番,日後如何能令他聽從自己的號令?

葉原麵色有些陰沉,某一刻,他看著答麻黑,甚至動了直接一刀,了結這廝的心思。

可終歸,還冇鬨到這個地步。

葉原想了想,當即傳令道:“告訴兒郎們,殺一個明軍,賞銀十兩,殺十個明軍,除了賞銀以外,我升他做我的親衛……”

一旁的答麻黑聽到這些,不免笑道:“大當家,這纔是正理。”

而葉原卻是嗡聲應了一下,並未多言。

此刻,在一連串的賞格之下,頓時,原先士氣有些萎靡的海匪軍心大振,展開了反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