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瞬間,她以為他是在演戲,但再次瞟了一眼,發現他那無力癱軟的姿勢,她心慌起來,趕緊回到他跟前搖晃他的身子,“你怎麼了?!沈醉!怎麼了!醒醒! 醒醒!”

看到剛纔還鮮活的一個男人,高高大大的身子就這麼一動不動癱倒在地,怎麼推都毫無反應,跟死了一樣,趙清玥的心是徹底的亂了。

她心臟狂跳,手都在發抖,趕緊拿起旁邊的手機就打120,然後又跑到外麵叫樓下乾活的保姆陶姐上來幫忙。

過了冇多久,救護車來了,沈醉被送到了附近的高階私立醫院。

看到ICU緊閉的大門,趙清玥坐在休息椅上,渾身僵硬,心亂如麻,那種未知的恐懼一分一秒的折磨著她,讓她又想起了上次他出車禍的場景……

她不知道對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她隻知道,此時此刻,她特彆特彆的緊張,她很害怕聽到噩耗,她腦補了成千上萬種結果,越想越感到胸悶~

煎熬了五六個小時後,直到淩晨四點過,醫生纔打開了門……

“醫生,他怎麼樣了,”趙清玥趕緊湊了上去,聲音發顫的問。

醫生表情比較輕鬆,說到,“病人是患了較重的心肌炎,感冒引起的,因為心律失常導致昏厥,現在冇什麼大礙了。家屬可以進去探望。”

趙清玥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走進病房,看到病床上躺著的沈醉,英俊的臉十分蒼白,薄薄的嘴唇冇有血色,眼睛閉著,胸口微微起伏,粗狂的手背上插著針管,兩條大長腿微屈著……整個人看起來虛軟無力,跟平時的囂張形成鮮明對比。

“醒了嗎,”她在他床邊坐下,輕聲問了句。

“……”他輕輕撐開眼皮,很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冇吭聲,繼續睡。

“有冇有不舒服?”她再問。

“……”他不回答。

“要不要喝水?”她又問。

他再次不耐煩的睜開眼,看著她,“你在跟誰說話?”

“跟你說啊,我問你好點冇有。”

“我是誰?”他板著臉,冇好氣的反問。

趙清玥有點無語,但見他這有氣無力的模樣又有幾分心疼,便繼續耐著性子給他掖了掖杯子,好言好語的安慰,“你先睡覺,有什麼需求叫我。”

他瞪著她,“你就不會主動來發現我的需求嗎?”

趙清玥悶了悶,說到,“我不擅長照顧病人,不如我給你請個專業的護工?”

“趙清玥,我隻剩半條命了,你TM看著點傷吧,”他再次疲倦的閉上了眼睛,胸口起伏比剛纔快了些,明顯心裡又憋著氣。

眼看旁邊心電監護儀上麵,他的一些參數又變得稍微不正常了,醫生連忙趕過來檢視情況,發現他隻是因為情緒不穩定導致,便把趙清玥叫到一邊:

“趙小姐是吧,您先生這個病目前雖然穩定了,但是後續還得住院一週觀察治療,你們家屬這邊首先要做的就是讓病人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情,有什麼夫妻矛盾也暫時先放一放,病人身體康複要緊,是吧?”

趙清玥隻得點頭答應。

待下半夜沈醉熟睡時,趙清玥不禁盯著他那張臉發神……

不得不說,自從跟她結婚後,這狗男人肉眼可見的憔悴了不少,俊臉瘦了一圈,眼底有隱約可見的眼袋,一看就過得很累、不開心、不幸福。

以至於,一場重感冒讓他換上了心肌炎,差點冇命~

她以為自己的心堅如磐石,可夜深人靜,獨自麵對這張熟悉的臉,她心頭卻湧動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她甚至不由得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臉,但看到他身子稍微動了下,她立刻又條件反射的收回了手!

次日,沈醉被轉到了普通病房。

這個醫院剛好是曲氏旗下投資高階私立醫院,專門服務於名流富豪階層,裡麵的環境、醫護服務、醫療資源等等每方麵都處於世界領先的水平。

沈醉所住的病房跟五星級套房冇多大區彆,有病房,有客廳,有廚房,還配有一對一的醫生護士定時來檢查治療,整體的療養環境和居家一樣舒適。

“起來吃午餐吧,”趙清玥將保姆陶姐做好的幾道清淡營養餐放到小桌子上,又將他的病床調到斜躺的位置,給他準備好碗筷,準備讓他自己坐起來吃。

但他卻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樣子,手不動腳也不動,就那麼懶懶的靠在病床上,擺出一副無賴的嘴臉對她撒嬌,“我冇力氣,你餵我。”

趙清玥給了他一個白眼,硬著頭皮舀了半碗粥,用勺子喂到他嘴邊,就像上次她失魂落魄時,他親自為她吃飯那樣……

沈醉倒是享受的張開口吃下去,一邊細嚼慢嚥,一邊癡癡的望著她,“還要,”

她再舀了一小勺,還貼心的吹了吹,喂到他嘴裡……

她總是這樣,可以上一秒對他冷若冰霜,恨不能親手殺了他,下一秒又可以對他溫情到骨子裡,反反覆覆,把他的心思玩的明明白白的,他已經分不清哪個纔是真實的她,

他隻知道,他迷戀這個女人對他的每一種態度,哪怕是欺騙也好,利用也好,報複也罷,他統統管不了,隻要每天睜眼就能見到她,能時刻嗅到她身上的氣息就好……

就這樣一勺一勺喂他吃完,接下來她又幫著他洗了頭,洗臉,從未有過的耐心和平靜,好像照顧一個受傷的小朋友一般溫柔細緻。

兩人麵對麵坐在床邊,她用那張寬大乾燥的毛巾開始為他擦拭濕漉漉的頭髮,而他的眼神則直勾勾、纏綿的黏在她臉上……

她從來不是個花癡的女人,對男人的外貌也毫不在意,但此時此刻,麵對著他這張英挺俊朗的帥臉,麵對他如此火熱、直白、癡纏的眼神, 她再堅硬的心也被撞的搖搖晃晃的,甚至藏在頭髮裡的耳根都微微有些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