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答應,我和靈兒的治癒之力其實還可以彌補潛力,雖然消耗也比療傷要高得多。哪怕是大君主,配合生命之果,隻要不是靈魂本源這樣的無解創傷,都可以彌補。”

白羽淩的傳音帶著濃濃笑意,這又是大賺一筆的機會!

“您打算如上次一般一批一批的操作?”

“差不多吧,如果是本陣營的,代價可以降低一些,具體標準就麻煩你了。”

準備一點‘靈果’填充上治癒之力,再由靈兒微操修複潛力,不過是無本買賣。

而且這次他的治癒之力也突破到了君主級,能夠給靈兒供應四倍以往的補充,還不夠了不起拖個一天半天。

“這很簡單,按照上次標準略加調整便可。”

但表麵上可不能那麼輕易就讓步。

隻見煙凰希思考後,緩緩搖頭拒絕:“目前輪迴陣營加入了很多新人,立下了不少功勳,這些底蘊得留給他們兌換。”

“那就冇辦法了。”

君怡凝微笑著說道,警告的看了森睿明一眼,林淼淼和龍陳藝也同時開口表示理解。

“理應如此,若自家都滿足不了,不是缺心眼麼。”

霸王猴大大咧咧的說道,雖然很遺憾,但將心比心,這絕對冇一點毛病。

就在大家準備開始下一個議題時。

白羽淩卻是忽然開口了:“老師,我覺得提供一部分,或許更好。”

下一秒,白羽淩感覺到目光都凝聚在他的身上。

君怡凝等人皆是驚訝於白羽淩的大膽,也都有些不悅,旁聽就安靜的旁聽,還冇有他提意見的資格,何況是當麵反駁老師的話,太放肆了!

大家都看向煙凰希,卻冇想到煙凰希並不生氣,反而神色溫和,眉眼間甚至隱隱透著笑意,她鼓勵道:“哦,說說你的想法。”

“老師,新人雖多,更不乏功勳卓越者,但也正因為如此,各種儲備都是嚴重不足,潛力很重要,影響未來,但當前卻是戰力更重要,隻有活著,纔有未來!

以潛力寶物交換一些提升戰力的寶物,我覺得是一種雙贏。

而寶具因為上次生命之水的兌換並不缺,但突破瓶頸境界的突破類寶物,最為緊缺,我建議優先此類寶物交換。”

麵對親傳弟子的勇敢直言,輪迴臉上的笑容深了些許:“既然你是這麼認為的,那麼這件事就交給你負責了,儘快把最終方案交給我。”

大家都很意外,看來輪迴對這個弟子不是一般的喜愛和看重,竟然毫不猶豫就改變了想法,明明是考慮後才做出的決定。

煙凰希也解釋了一句:“我對這些事務基本不敢興趣,對這些的瞭解遠不如白夜和我的弟子。”

“那不是跟我一樣,哈哈。”

霸王猴哈哈大笑,他也一向不管事,不然早被煩死了。

“方案已經備好,也經過戰略部完善了。”

白羽淩打開圖鑒,以穹蒼君主慕蘇淩的身份將方案又傳回了煙凰希圖鑒。

圖鑒上他有多個身份,目前還被可露溝通世界意誌再度加密,用什麼身份時,就是誰,哪怕是奇蹟掌控者們也不例外,當然,他們會查詢到‘隱藏資訊’。

此外還製造了很多百年間輪迴勢力的隱晦痕跡,將白羽淩曾經的存在都隱藏在一重又一重的痕跡底下。

“嗬嗬,看來你是早有準備,不錯。”

輪迴讚許一笑,將方案投影了出來。

“這好像跟上次方案差不多,這可不行,潛力寶物比治癒寶物更為稀缺難得,交換比例至少要比現在高五成。輪迴,這麼低的價格,真是戰略部的方案?你不會自己改了吧。”

君怡凝看了眼,看了煙凰希一眼,目光滿是不讚同。

“就按高五成比例兌換吧,先準備好,等戰局穩定再開始交換。”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定同禹直接拍板道,包括森睿明在內,也都點頭表示冇意見。

“注意,柯裘疑似消失三秒,極有可能進行戰略轉移!”

大家剛安排好,定同禹神色就驟然大變,高聲警告道。

說是疑似,是因為一秒前都還有柯裘的湮滅之海爆發,但卻不見柯裘本人。

柯裘不見了?!

“收到。”

十二人第一時間嚴肅回到,並下達相應指令,通過一名名候選奇蹟掌控者和各級情報官超能鏈接中轉,在一秒內傳達完畢。

所有高階君主以上的戰力,凶猛攻勢不減反增,同時隱晦的調整站位,本就警惕的心神提到最高,隨時配合大君主或至強者攔截柯裘的偷襲。

白羽淩縱觀全場,這才發現看似亂戰的戰場,其實是暗藏乾坤,不管怎麼打,從東到西或從南到北,高階戰力彼此之間的距離都始終維持在一個微妙的距離。

而若範圍再大一點,隻要個彆調整,就能組合成一個兼具近戰遠程,瞬移逃生,五行合擊的單體綜合型陣容,完全不懼大君主偷襲,甚至還擁有一絲圍殺大君主的可能。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五秒後,柯裘顯蹤,似乎並未離開。

但定同禹的指令卻慎重了很多:“UU看書 www.uukanshu.com有問題,柯裘至少浪費了七秒的有效時間,極有可能是故佈疑陣,各級情報官,從此刻開始,注意一切異常動向,隨時彙報。”

白羽淩他們也都提起了全部警惕,當前戰局,柯裘的七秒失蹤,至少多造成了上百名君主凶妖靈的隕落或重創,多個大君主受傷,凶妖靈一方局勢直接惡化了一個檔次。

這還是警惕柯裘偷襲顧慮重重,不然戰果還會擴大數倍,付出這不算小的代價,柯裘絕對彆有所圖。

時間在凝重的氛圍裡緩緩流逝,大家提心吊膽著,力量確實爆發了全力,但保命底牌和神獸力量卻一直捏著,隨時準備啟用保命,或暴起集火反殺突襲……

可等待了一秒又一秒,十分鐘都過去了,始終未發現異常情況。

不對勁,很不對勁,到底哪裡忽略了?

定同禹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大腦超負荷運轉,種種可能開始不斷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