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肯帶著愛麗絲返回了失鄉號的上層甲板——清冷的世界之創仍然高懸在夜幕中。

鄧肯以為自己在船裡麵探索了很久很久,甚至懷疑一夜已經過去,但現在看著這夜幕深沉的模樣,他似乎僅僅在下麵待了幾個鐘頭。

但就僅僅這幾個鐘頭裡所看到的奇詭異常的情況,已經足夠讓他印象深刻了。

他仍然記著那光影反相的船艙,以及位於艙底的那扇門……尤其是那扇門,那門背後到底是什麼東西?

鄧肯手中的提燈已經熄滅,他與人偶一起慢慢向著船長室走去,兩個人都冇怎麼說話——人偶似乎已經開始在腦袋裡演練做飯的事情,而鄧肯的注意力則落在周圍的甲板建築物上。

他對比著自己的記憶,確認那扇門對麵那個昏暗破敗的船艙確實是失鄉號的一部分,二者的風格完全一致,且建築結構存在隱隱約約的連續性。

而且現在回憶起來,他總覺得那個破敗船艙的最深處好像還有什麼彆的東西,被隱藏在黑暗中。

那是失鄉號不為人知的“隱雪區域”——連鄧肯這個船長都感知不到、探測不到的隱雪區域。

山羊頭知道那扇門麼?它知道那後麵是什麼地方麼?

自己該向它打聽麼?

船長室到了,鄧肯心裡的思緒卻還是起伏不定,他帶著愛麗絲開門進去,看到山羊頭仍然靜靜地待在航海桌上,空洞漆黑的眼珠正循聲轉向門口的方向。

鄧肯轉身去掛好提燈,然後就聽到後麵愛麗絲已經帶著一點興奮跟山羊頭打起招呼來:“山羊頭先生!我跟船長去了艙底!這艘船底下好厲害啊!最下麵的船艙竟然是四分五裂的——而且還有一扇很奇怪的門!”

鄧肯心裡頓時就不糾結要怎麼跟山羊頭開啟相關話題了——他差點忘了自己還帶著個好奇心旺盛且啥都不知道的人偶,愛麗絲這劈裡啪啦的不就把場麵打開了麼?

他努力控製著彆讓自己樂出聲,一邊裝作不動聲色地收拾東西一邊豎起耳朵聽著兩個“船員”的交談,他聽到山羊頭的聲音響起,帶著毫無意外的語氣:“我就知道你會大吃一驚!愛麗絲小姐,現在你意識到失鄉號是一艘多麼偉大的船了吧?它可是能夠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同時航行在不同的維度中!”

鄧肯聽著,頓時心中一動。

情況果然與自己猜測的一樣,這艘船的船底裂縫外麵之所以是那樣古怪的景象……果然是因為那已經不屬於無垠海所處的時空!

與此同時,他心中也在飛快盤算:好奇心旺盛的愛麗絲對失鄉號下層的奇特景象充滿興趣,她似乎不敢向自己這個“船長”詢問太多事情,以至於寧願跟話癆山羊頭打聽,但自己如果一直站在這裡旁聽,反而會顯得古怪可疑,甚至可能讓山羊頭把話題轉向自己——萬一它給愛麗絲來一句“你問船長去”,自己可接不住……

想到這他立刻有了打算,整頓好臉上的表情,恢複平常的嚴肅之後便不動聲色地說道:“你們在這裡聊吧,我要在外麵走走——山羊頭,愛麗絲已經是船上的一員,關於這艘船的事情,隻要不是太隱秘的,你隻管告訴她就行。”

愛麗絲一聽這個臉上頓時露出開心的笑容,山羊頭則立刻滿口答應:“當然,船長,您忠誠的以下省略一向是個熱情對待新成員的……”

鄧肯推門離開了船長室。

但在離開船長室的下一秒,他便又集中起精神,藉助自己與失鄉號之間的緊密聯絡,認真關注著船長室內的動靜。

在將精神集中於一處之後,模模糊糊的感知便變成了清晰實時的監控,船長室內的一切都清晰無比地倒映在鄧肯腦海中,他“看”到愛麗絲乾脆去搬了個凳子坐在山羊頭對麵,帶著興奮講述著自己在失鄉號下層探索的經曆,講述著艙底那些光怪陸離的情景。

她好像已經完全忘記了要給船長做夜宵的事情——但鄧肯一點都不在意。

他更欣賞這個人偶在關鍵時候的神助攻。

夜幕下,艾伊突然拍打著翅膀撲啦啦地飛到了附近的桅杆上,彷彿是要站崗放哨,鄧肯則像正常巡視甲板一樣慢慢向前走去,而在他腦海中,正清晰地傳來船長室內的交談。

愛麗絲已經和山羊頭談到了那扇古怪的門,人偶小姐語氣中帶著緊張兮兮的感覺:“……那扇門看著有點可怕,船長都不讓我靠近的……”

“你當然不能靠近,那扇門彆說是你,連我都不能碰——你彆露出這種眼神,我知道自己冇有手腳,我說的‘碰’是另一重意義上的……接觸,掌控,瞭解,窺視,你明白麼?那扇門是在這重意義上的不可觸碰……你碰它你就完了懂了冇?”

愛麗絲似乎是被山羊頭格外嚴肅的語氣嚇了一跳,她又遲疑了一兩秒纔開口:“那……那扇門到底是什麼啊?”

正在甲板上走動的鄧肯一下子集中起精神,可他聽到山羊頭突然沉默下來,良久才沉聲開口,卻冇有正麵回答任何問題:“你們確實冇有碰那扇門,對吧?”

“我冇碰!”愛麗絲立刻急匆匆地答道,但緊接著又猶豫了一下,纔不太肯定地繼續說道,“不過……不過船長湊過去看了看,透過門縫看的,還用劍戳了戳門對麵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愛麗絲話音落下,鄧肯突然感覺到整艘船搖晃了一下,緊接著所有的主帆、側帆都在風中發出了低沉的嗚咽聲,所有的桅杆與纜繩也緊接著吱嘎作響——而這所有東西目前都是山羊頭在接管!

他驚訝地抬頭看著那些晃動的桅杆與纜繩,彷彿能通過這些東西感知到其背後控製者瞬間的驚慌失措,在他腦海中,則傳來了船長室內的驚呼,那是山羊頭的聲音:“你說什麼?!你說門縫?那扇門開了一條縫?”

“對……對啊……”愛麗絲彷彿是被嚇到了,“門是虛掩著的,有一條縫,大概……大概隻有手指那麼寬……”

“船長看了一眼門縫對麵?然後呢?他還用劍刺了……他當時有什麼變化麼?他帶你離開的時候有顯得遲疑或者恍惚麼?”

“冇有,”愛麗絲立刻答道,“船長隻是表情很嚴肅,然後很快就帶我回來了,他路上好像在思考什麼事情,但一點都不恍惚——啊,他還跟我討論做飯的事情呢,我一會要去廚房……”

“先彆想著廚房了!你知道那扇門背後是什麼嗎?”

“UU看書www.kanshu.com啊……那扇門背後是什麼啊?”愛麗絲的語氣有點茫然又害怕,她還從冇見過山羊頭如此嚴肅急迫的模樣——這模樣給她的感覺簡直跟船馬上就要沉了一樣。

山羊頭的語氣突然變得很低沉,它慢慢開口:“那扇門背後,是亞空間。”

正在甲板上走動的鄧肯停下了腳步。

那扇門背後,是亞空間?

他錯愕不已,心中泛起的巨大波瀾甚至險些乾擾到了對船長室的監控,而緊接著,他卻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那個支離破碎的艙底,艙底裂縫外麵所呈現出的暗淡、混沌的光影亂流——失鄉號同時航行在不同的維度中,其艙底外麵顯然是和現實世界不同的時空,而艙底又有一扇門,門的對麵是亞空間……

難道失鄉號的下半部分其實是在亞空間裡航行的?!

而且聽山羊頭的說法,這種航行狀態似乎並不安穩?不但艙底需要船長時時安撫,而且那扇門理論上也應該是緊閉著的,但現在它多了一條縫……這意味著什麼?難道意味著艙底的“密封性”出了問題?還是說亞空間的某些東西在嘗試進入失鄉號?

他回憶起自己在離開艙底之前曾嘗試去關上那扇門,然而不管自己怎麼用力,門都紋絲不動地維持著開啟一條縫的狀態——就如同和空間融為一體般穩固。

當時他冇有多想,可這時候回憶起來,一個古怪的想法卻不由自主地浮上心頭。

或許……當自己嘗試關上那扇門的時候,門對麵有什麼東西抵住了它,在阻止自己關閉那條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