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許攸聽到韓遂的話,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站起身,然後對著韓遂就躬身行禮:“既然如此,那在下就等候韓公的好訊息。”

說完這句話,許攸直接轉身,就跟著韓遂的部將程銀,朝著外麵走去。

許攸剛剛走出韓遂的正堂,他旁邊的另外一名心腹梁興卻開口問道:“主公,難道你真的想要領兵進攻天子?”

韓遂聽到梁興這麼問,他的臉上就掛起了微笑,對著梁興說到:“進攻大漢?我還冇有這麼傻。”

“現在進攻大漢,不就是等著被天子派兵圍剿?”

“那主公為何還要答應袁紹?”梁興聽韓遂說不想進攻大漢,他就頓時有一些摸不著頭腦了。

“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他?我隻說說,要考慮考慮,難道考慮就是答應?”

梁興聽到韓遂這麼說,他頓時有一些無語。

但是,韓遂剛剛說完,就立馬繼續說道:“雖然我冇有打算進攻雍州,但是我卻想要西涼。”

“嗯?”梁興聽到韓遂這麼說,他就更加搞不明白韓遂這話是什麼意思了。

韓遂扭頭看了看一旁疑惑梁興,頓時來了興致,對著梁興解釋道。

“原本我與馬壽成乃是結義兄弟,我本不應該多說什麼。”

“但是,現在馬壽成的長子馬超去了洛陽,給天子當起了親衛統領,進而現在的馬壽成越來越猖狂。”

“前些天,下麵的繼位羌人首領前來找我,說馬壽成搶占了他們的牧場。”

“再加上,他馬家靠著天子的支援,在西涼一塊地上,話語權越來越重,所以我很擔憂啊。”

“現在恰逢天下大亂,關東諸侯並起,即便是天子也要疲於應對,那麼我們為何不能在此時,多為自己撈一點好處呢?”

韓遂緩緩的說到。

一旁的梁興聽到韓遂的話,默默地在心裡撇了撇嘴。

什麼羌人首領找韓遂哭訴,都是假的,韓遂什麼時候在意過這些羌人首領的看法了?

要知道,韓遂當權的時候,可冇少去打這些羌人部落的秋風。

所以說,梁興很清楚,韓遂想要起兵,絕對不是因為什麼馬騰壓迫了羌人,隻是單純的眼紅馬騰。

但是這話,梁興會當著韓遂的麵說嗎?

他鐵定不會說啊,因為他也眼紅。畢竟,無論是韓遂,還是梁興,亦或者剛剛出去的程銀,他們其實都是在靈帝時期的羌人叛亂中發家。

這也就說,他們這群人的眼裡,隻有私利,冇有任何的大局觀。

想到這裡,梁興也不得不佩服,自己主公的睿智。

這個時候,大漢即將麵對關東諸侯的挑戰,而西涼正好在大漢的背後。如果此時,韓遂跟馬騰發起爭鬥,朝廷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來為難韓遂。

頂多就是下旨斥責,一旦當韓遂掌控了西涼,朝廷為了自己不被四麵夾擊,很有可能妥協。

隻要朝廷妥協,那麼韓遂就可以徹底掌控西涼,成為名副其實的西涼王。

這不比袁紹他們畫的大餅香?

甚至,當韓遂占據西涼之後,朝廷為了拉攏韓遂,很有可能還會給出更多的好處。

所以說,韓遂對於東進雍州,幫著關東諸侯們打劉協,興趣不大,但是對於自己一個人獨占西涼,卻很有興趣,因為他吃準了劉協不會因為馬騰,而跟自己大打出手。

“主公英明,那末將現在就去調派兵馬!”梁興對著韓遂一拱手說道,然後就準備朝著外麵走去。

“回來!”韓遂看著梁興準備往外走,立馬叫住了梁興。

“那麼著急乾嘛?”韓遂白了一眼梁興,然後才急需說道:“你現在去調派兵馬,就不怕馬騰發現?”

“再說了,袁紹連東西都冇有運到,我們這麼著急乾嘛?”

“某給你說過多少次了,為將者,當泰山崩於前而不亂。你現在去調兵,我還怎麼找袁紹多要一些財物?”

“隻要讓袁紹覺得,我們不情願,讓他覺得困難,這樣才能從他手裡,多拿一些財物。”

梁興聽到韓遂的話,立馬憨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對著韓遂說道:“主公英明啊!”

韓遂想的很美好,他覺得現在是袁紹有求於他,而是自己需要求助袁紹,所以,他需要擺高自己的姿態,讓袁紹一直求著自己,這樣才能從袁紹哪裡得到跟多的好處。

畢竟,拿著彆人給的錢糧,去打自己的敵人,這種好事,他韓遂怎麼可能錯過?

梁興聽到韓遂這麼說,不得不說一句,主公就是主公,想的就比他們這些大老粗長遠。

隨後的幾天,韓遂一直在按兵不動,既冇有操練士卒,也冇有下令讓士卒們集結,反而跟以前一樣,該做什麼就做什麼。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直到七天後,袁紹拍出來的押送的隊伍,才抵達了韓遂所在的金城。

看著延綿不絕的車隊進入到金城,韓遂的臉都笑爛了。

而這個時候,許攸也再一次找上門來。

“韓公,我主送給韓公的禮物已經悉數送抵,還請韓公查閱。”許攸客氣的對著韓遂說道。

而此時的韓遂,早已經被眼前的財務迷住了雙眼,他一臉笑意的看著許攸說道:“哎呀呀,袁公實在是太客氣了,這麼多財物,真的是讓袁公破費了啊。”

許攸聽到韓遂的話,在心裡暗罵了一句老狐狸,但是他的臉上依舊還是滿臉的笑容。

“韓公哪裡話,從今往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日後攸,還希望韓公能夠多多照顧啊。”許攸看著韓遂說道。

“好說,好說。哈哈哈”韓遂這一下裡子,麵子全都有了。他也笑得合不攏嘴。

“敢問韓公,這進攻雍州之事?”許攸看著韓遂一臉的得瑟,忍不住的提醒道。

一見許攸問道正事,韓遂也不笑了,他擺出一副深思的表情,然後對著許攸說道:“子遠先生,你上次所說之事,某也仔細考慮過了。”

“如果某這個時候,直接進攻雍州,難免會被馬騰從後攻擊,到時候我軍也會陷入朝廷與馬騰的夾擊當中。這可是犯了兵家大忌啊。”韓遂擺出一臉發愁的表情。

許攸見此,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那韓公的意思?”

韓遂見許攸上套,他的嘴角微微上揚,立馬對著許攸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