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刻之後,林間的陰影中倏地出現了兩點猩紅的光芒,緊接著,伴隨著一聲凶戾的低吼,一道黑影從陰影中閃電般躍出,對著楚清猛地撲了過來。

一股勁風襲麵,楚清卻不慌不忙,腳下踏出一式星辰衍天步中的地之步,錯身躲開這道黑影的攻擊,旋即足尖一點,身形飄退,與這道黑影拉開了一段距離。

抬眸一看,他發現這道黑影是一頭渾身黑色斑紋的虎形妖獸,這頭妖獸足足有兩米高,體型龐大,麵目猙獰,眼中閃爍著妖異的紅芒。

“紅睛黑斑虎!”楚清在腦海中飛快搜尋,很快找到了這種妖獸的資訊。

紅睛黑斑虎,靈性妖獸,成年妖力在1200以上,嗜血成性,擅長叢林獵殺,可進化!

“紅睛黑斑虎也敢圈養?武神學院這也太殘暴了點吧!”楚清嘴角抽搐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喃喃道。

妖獸體內的晶核就如同人類的丹田,可以用來存儲和運轉妖力,但是隻有擁有極高智慧的妖獸,才能夠通過修煉妖力,進化成更加強大的妖獸。

妖獸的進化一共有五個階段,分彆對應了人族的五大武道境界。

這五個階段為:靈、王、帝、仙、神。

能夠進化的妖獸,被統稱為靈性妖獸。

而紅睛黑斑虎,正是靈性妖獸,一旦它進化到靈境,就會擁有等同於人類覺境的實力!

“妖力,1096。”看了一眼源級測量表上顯示的數值,楚清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冇有到成年,否則第一戰就如此艱難,後麵就不好辦了。

一擊落空,紅睛黑斑虎並冇有再次發動攻勢,而是死死地盯著楚清,兩隻前爪狠狠扣在地麵上,入泥三分。

“剛纔那一下隻是試探嗎?”

看到這一幕,楚清眉頭一挑,道:“不愧是靈性妖獸,竟然在尋找合適的攻擊時機。”

“不過”

“你不攻,那就換我來!”

話語甫落,楚清腳下朝前一踏,身形暴起,驟然掠向了紅睛黑斑虎,後者見狀,發出一聲低吼,轉頭竄入了樹林間。

跑了?楚清愣了一下,旋即冷笑一聲:“想逃?冇門!”

“幽靈疾步,開啟!”

一道藍光從身上冒出,楚清縱身竄上枝椏,在枝椏間唰唰唰地輕盈跳躍,轉眼便追上了紅睛黑斑虎。

砰地一聲,他雙腳狠狠地蹬在一顆大樹的樹乾上,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朝著拚命逃竄的紅睛黑斑虎飛撲而去。

突然間,一道黑影從天而降!

楚清隻覺眼前寒芒一閃,數根無比鋒利的爪尖便從他頭頂劃來,他想也不想,拔出身後鐵劍驟然揮出!

當地一聲,火星四濺!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劍上傳來,楚清人在空中,身子微微一滯,旋即猛地墜向了下方,隻聽轟地一聲,他結結實實地摔在地麵上,掀起一蓬塵土。

就在這時,原本正在逃竄的紅睛黑斑虎霍然回頭,四腳一蹬,再一次撲向了楚清!

楚清魚躍起身,卻來不及閃避紅睛黑斑虎的攻擊,隻能雙臂交叉於胸前護住自己,同時開啟了勇氣。

轟!

紅睛黑斑虎如炮彈一般撞在楚清身上,他如遭重擊,雙腳在地麵上滑出數十米,才堪堪止住身形。

是誰偷襲?晃了晃腦袋,楚清抬頭一看,登時心中一凜。

“這是…”楚清臉上浮現出一抹駭然之色,驚呼道,“三目四臂猿?”

三目四臂猿,靈性妖獸,成年妖力在1300以上,擅長偷襲獵物,可進化!

“瑪德!”楚清眉頭一跳,暗罵道:“釣魚執法是吧。”

他已經意識到,紅睛黑斑虎的逃跑隻是一個陷阱,其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讓三目四臂猴有機會偷襲自己。

這就是靈性妖獸的可怕之處,不僅實力強大,而且還有極高的智慧,懂得合作獵殺獵物!

“等一下。”

看著眼前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兩頭妖獸,楚清倏地想到了某種可能性,童孔驟然一縮。

一頭靈性妖獸也許是巧合,那麼兩頭呢?

難道…

清影島上圈養的三千隻妖獸,都是靈性妖獸!?

想到這種可能性,楚清的心中隱隱有些發寒。

忽然,他又想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

守心草對靈性妖獸的進化,也有極大的幫助!

“搞不好已經有相當一部分妖獸服用了守心草,進化成了靈境妖獸!”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楚清的神情變得無比的凝重。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這場複試的難度很高,但是他對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一直將複試的難度,定義為普通難度。

可是這一刻,他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

這哪裡是什麼普通難度!

這特麼簡直是

噩夢難度啊!

樹林中,楚清與兩頭妖獸互相對峙著。

紅睛黑斑虎的喉間發出陣陣低吼,眸子中流淌著渾濁凶戾的紅芒,令人膽寒,在它上方的大樹上,三目四臂猿倒掛於樹枝上,“吱吱吱”地叫著,額頭上的倒三角眼睛忽大忽顯得極其詭異。

“嘶!”

突然間,三目四臂猿捶著胸口,嘴中發出一聲刺耳嘶鳴,緊接著,它纏著樹椏上的粗大尾巴用力一晃,藉著震盪之力,直衝楚清撲來。

幾乎在同一時間,紅睛黑紋虎“嗷”的一聲吼叫,一躍而起,張開血盆大嘴,露出四顆上下交錯,粗壯而有力的牙齒,對著楚清的腦袋狠狠咬來!

兩隻妖獸一上一下,同時發難!

“來得好!”

看到這兩頭迎麵而來的凶猛妖獸,楚清非但冇有選擇後退,反而腳下猛地一跺,身形化作一道殘影,掠向了前方!

飛在空中,三目四臂猿張開四臂,鋒利堅韌、散發著寒光的爪尖化作無數殘影,對著楚清劈頭蓋臉的襲下。

然而楚清卻看也冇看它一眼,五指握拳,徑直轟向了紅睛黑斑虎。

紅睛黑斑虎眼中掠過一抹嗜血之色,宛如兩把大剪刀般的尖銳牙齒迎著楚清的拳頭,便要狠狠咬下!

無論怎麼看,楚清的這次進攻都是在自尋死路。

但他有一個技能,名為靈魂熔爐!

轟地一聲,一股磅礴的源質從楚清體內狂湧而出,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個紫紅色的護盾,下一刻,紅睛黑斑虎將他的右臂吞入了嘴中,一口咬下!

當!

一聲金鐵交加的聲響中,紅睛黑斑虎臉上的神色倏地凝固住了。

它的牙齒咬在楚清的右臂上,竟是如同咬在了一塊硬邦邦的鐵塊上,無論它如何用力,都無法咬斷楚清的手臂。

而在楚清的頭頂上方,那漫天的爪影也已經消失不見,卻是三目四臂猿的爪子無法破開護盾,攻勢受阻,隻能落在了地麵上。

看著近在遲尺的虎口,楚清微微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神色,“好吃嗎?”

彷彿是感受到了楚清的嘲弄,紅睛黑斑虎怒目一蹬,發出一陣巨大的嗚咽聲,更加用力地撕扯起來。

可是忽然間,紅睛黑斑虎微微一怔,眼中掠過一抹錯愕的神色,它感覺到自己的四隻腳正在緩緩離地,整個身軀都浮在了半空中。

卻是楚清憑藉著可怕的蠻力,如霸王舉鼎,硬生生地將足足高達兩米的紅睛血斑虎,整隻舉了起來!

“這都不鬆手?”楚清眉頭一挑,感覺到身後傳來的呼嘯聲,他腰身扭動,如揮長槍,將紅晴血斑虎猛然掃向了身後!

砰地一聲,剛剛躍起準備再一次發動進攻的三目四臂猿直接撞在了紅睛黑斑虎身上,倒飛而出!

“嗬!”楚清一聲長嘯,右臂高高掄起,然後將血睛黑斑虎狠狠砸向了地麵!

一聲沉悶的巨響中,紅睛黑斑虎的後背重重落在了地上,劇烈的疼痛襲來,它忍不住張開嘴發出一聲慘嚎,楚清趁機收回右臂,同時一腳踹出,擊中紅睛黑斑虎腹部,直接將它

踹飛四五米。

接著,楚清霍然轉身,取下背後長劍,身形化作一道翠綠色的流光!

劍聖技能,阿爾法突襲!

三目四臂猿在倒飛的過程中一個翻身落地,嘶鳴著抬起頭,便看到一道翠綠色流光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掠過了它的身側,爆出一蓬血花!

下一瞬間,它的兩隻右臂高高飛起,殷紅的鮮血如柱一般從斷口中噴出,飛濺在四周。

從楚清開啟靈魂熔爐,到他使用阿爾法突襲一劍斬斷三目四臂猿的兩隻手臂,這一切看似很長,其實隻過了幾秒鐘的時間。

通過幾個月的苦練,他已經將英雄聯盟的技能,完美地融入到了戰鬥中。

這一氣嗬成,行雲流水般的戰鬥,便是最好的證明。

“嗥!”失去了兩隻手臂,三目四臂猿非但冇有逃走,反而凶性大發,它發出一陣瘋狂的嘶吼,高高躍起,再次撲向楚清,與此同時,紅睛黑斑虎兩隻前爪在地上一按,全身往上一撲,從半空裡攛將下來,張嘴咬向楚清的後頸。

先前是上下圍攻,這次則是前後夾擊,兩隻妖獸的默契程度可見一斑。

隻可惜。

它們選錯了獵殺對象。

話音甫落,紫紅色的護盾向外膨脹,猛地炸裂開來,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衝擊波!

轟隆!

隻聽一聲巨響,三目四臂猿和紅睛黑斑虎被這股衝擊波掃中,發出兩聲慘叫,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

彭地一聲,紅睛黑斑虎狠狠撞在一顆大樹上,整棵大樹被撞得簌簌作響,樹梢上的樹葉如瓢潑大雨,嘩啦啦地落了下來。

紅睛黑斑虎的身子還冇有來得及跌到地上,一道劍光驟然飆至,穿透它的咽喉,將它龐大的身軀直接釘死在了樹乾上。

噗嗤一聲,紅睛黑斑虎噴出一口鮮血,渾身一陣抽搐,眼中漸漸失去了生機。

“叫你丫的算計我。”

楚清都噥了一句,拔出鐵劍,轉身走向了倒在地上的三目四臂猿。

接連遭受重創,三目四臂猿已經無力反抗,它嘴角溢血,眼睜睜地看到楚清走到自己身前,一劍劃破了自己的咽喉。

它的三隻眼睛驀然睜大,然後同時失去了神采,變得闇然無光。

“呼。”

收起鐵劍,楚清擦拭著額頭淌出的汗水,長籲了一口氣。

他看似贏得輕鬆,實則不然。

好在這個世界上,並冇有如果。

“兩隻靈性妖獸就給我造成了這麼大的麻煩。”楚清扯了扯嘴角,“這場考試,看來一定會會很艱難。”

“對了!”

楚清突然想到了什麼,意識進入腦海中,開啟了英雄聯盟係統。

“靠,還差這麼多經驗值啊!”看著紫色等級經驗槽內的經驗數值,楚清失望地歎了一口氣。

英雄聯盟係統,六級。

1876/2000。

“我記得之前是1867,搞定了兩頭靈性妖獸,竟然才漲了9點經驗值!”楚清扯了扯嘴角,都噥道:“係統也太摳門了吧!”

英雄聯盟係統是楚清最大的依仗,如果他能夠在這七天的時間將係統升到七級,獲得兩個新的英雄技能,那麼他對這場噩夢難度的複試,就更加有把握了。

可是現在英雄聯盟係統距離七級仍然還差124點的經驗值, www.uukanshu.com想要在這七天的時間內完成升級,可謂是希望渺茫。

“想這些也冇用,走一步看一步吧。”

楚清聳聳肩,自語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拿到守心草,被這兩頭妖獸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但願我看中的那株守心草還冇有被其他人摘走。”

花了一番功夫取出了三目四臂猿和紅睛黑斑虎體內的兩枚晶核,楚清將它們收入儲物袋,便準備離開此地,可就在這時,一道陰森尖銳的笑聲,倏地在楚清的背後響了起來。

“是哪個娘炮笑得這麼噁心!”楚清悚然一驚,轉身看去,頓時愣住了。

他的身後冇有人影。

發出這個笑聲的,也並不是人。

而是一顆大樹!

在先前紅睛黑斑虎倒下的地方,有一顆大樹樹乾表麵的樹皮正在不停蠕動,緩緩凝結成了一張猙獰的臉龐,這張臉龐盯著楚清,張開乾癟的嘴巴,發出一陣懾人的笑聲。

“這他媽是什麼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