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間桐家。

間桐雁夜離開間桐家,前往遠阪家,再次將遠阪時臣擊敗。

卻不料,剛出家門,來到間桐家的庭院中,遠阪時臣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時臣,冇想到你會親自來找我。”

“雁夜,我會將昨晚你給予我的恥辱,用著雙手,一個不剩的全都拿回來。”

“那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暗處,聽著兩人對話的間桐臟硯不明所以,一臉懵逼,雁夜給予時臣的恥辱?昨夜?雁夜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亦或是,這就是他參加聖盃戰爭的自信來源嗎?

“我是個傻逼啊!”

間桐雁夜大喝一聲,光芒閃爍,霎時間完成變身,一身貼身的水手服套在了身上。

“什麼!這是……雁夜他……究竟揹著我乾了什麼?”

間桐臟硯見到雁夜竟然女裝起來,而且那副平靜的表情好像並冇有覺得這身行頭有什麼不對。

怎麼回事?是老夫跟不上世界了嗎?

蹲在暗處的遠阪葵見狀,眼眸顫抖,雁夜他……雁夜竟然也是異端!

為什麼我身邊的男人都這樣了啊。

“哼哼哼哈哈哈哈,真是拙劣的變身,居然需要大喊一聲才能完成。”時臣一瞬間理解了那句“我是傻逼啊”的意思,那是咒語。

“看好了,雁夜,這纔是真正的變身,這纔是……我的變身!”

時臣一臉的猖狂,卻不忘優雅。

他張開手臂,宛若天使般虔誠的仰起頭,和《肖申克的救贖》的封麵海報上的男主一樣,緊接著一陣光芒覆蓋在了時臣身上。

“納尼,難不成……”

間桐臟硯那一雙渾濁的眼睛直放光,死死的凝視著遠阪時臣。

下一刻,穿著紅色貼身水手服的遠阪時臣,颯爽登場。

遠阪時臣的水手服相比於間桐雁夜,更加精緻,更加暴露,也更具……衝擊力。

“時臣,僅一夜之間,你判若兩人。”

“雁夜,你不是天選,也不是唯一。”

兩人眸光凝視著對方,宛若有激烈的火花在此間攢動。

然後……

“雁夜!

“時臣!

彭!

兩人腳下的地麵轟然震碎,一紅一藍兩道身影宛若流星般撞在一起。

空氣先是一寂,緊接著爆發出雷鳴般的炸裂之聲。

緊接著,四散的衝擊力將周圍的建築、植被摧枯拉朽般湮滅。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兩人在空中對拳,產生的白色氣浪擴散而出,猶如海浪一般,一層疊著一層。

砰!

兩人的拳頭撞擊在一起,緊接著快速分開。

時臣嘴角勾起一抹優雅的笑容,“雁夜,你還記得嗎?這可是魔法,超越魔術的魔法!

時臣抬起手,一顆直徑超越十米的大火球赫然成型,朝著雁夜噴射出去。

雁夜拿出魔法棒,能量跑彙聚,頃刻間化作一道七彩光柱,迎著火球,激射而出。

轟隆——

能量炮和火球相碰的那一瞬,空氣沉寂一瞬,緊接著狂暴的能量肆意而出,宛若洪水猛獸一般不斷擴大,不斷吞噬著周遭的一切。

“老夫的家……不好……那裡是……那個孩子還在改造啊!

間桐臟硯見到能量已經將大半個間桐宅邸波及,心疼不已,可現在這種情況,要是被遠阪時臣發現他已經墮落,並且將小櫻丟儘蟲子中,他鐵定會遭受到遠阪家的報複。

就在此時,一道紅光從爆炸中衝了出來,那是時臣。

時臣轉瞬間來到雁夜麵前,一顆蘊含炸裂般的能量火球在雁夜麵前綻放。

“不……不好!

砰!

毫無防備的雁夜,在這股能量麵前束手無策,頃刻間被轟飛出去,直接裝進了間桐家的宅邸中的最底層,也就是改造小櫻的那間地下室中。

轟隆!

昏暗的地下室被破壞,間桐雁夜裹挾著火光落在地下室中,那群蟲子宛若聞到食物一般,緩緩爬上了雁夜的身體。

“給我滾開!

雁夜抬起手,能量揮灑,噁心的刻印蟲頃刻間化作齏粉。

可這一下讓他全身疼痛起來。

他明白,路明非之前告訴過他,這股力量是有極限的,並且還弱於遠阪時臣的力量,他現在需要攻破時辰的心理防線,纔有贏得可能。

“雁夜,你是贏不了……我……不……櫻!櫻!

時臣衝破煙塵,剛想站在製高點,居高臨下的嘲諷雁夜,可下一刻,他看見了令他崩潰的一幕。

無數的噁心的蟲子爬滿整間地下室,而她曾經的女兒,正混身是傷的躺在蟲子中央,被刻印蟲侵蝕著。

雙目無神,表情麻木。

“怎麼會,間桐家怎麼會墮落到這種地步。我乾了什麼,我究竟乾了什麼!

遠阪時臣再也繃不住了,臉上再無優雅之色。

“你乾什麼?你害了小櫻!哈哈哈,時臣,這一切都是你的錯!要不是你,要不是你那狗屁的魔術師原則,小櫻纔不會這樣!她不會受這種痛苦了!

間桐雁夜咆孝著,宛若一隻發狂的野獸,“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時臣內心動搖起來,身上的水手服竟然開始閃爍,逐漸變得透明。

就是現在!

砰!

間桐雁夜抓住機會,瞄準遠阪時臣的臉,抬起手臂轟了出去。

遠阪時臣瞬間冷靜下來,穩定住變身,同樣抬起手,揚起一片火海。

拳頭擊碎火海,準備的落在了遠阪時臣臉上。

遠阪時臣臉部瞬間變形,並且與地麵來了一個親密解除,緊接著地麵轟然崩開數十道巨大的裂縫。

可間桐雁夜此刻也終究是在火海中受到重傷,在擊中遠阪時臣後,便倒在了地上。

“……雁夜……雁夜,為什麼……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為什麼!

”遠阪時臣躺在地上,用僅剩的力氣質問。

“我想告訴你……可你卻說我破壞了魔術界的規矩。”

遠阪時臣恍然大悟,原來那天他想要說這個,可是卻被自己的驕傲拒之門外。

“不,不,不!櫻!櫻!”

就在此時,遠阪葵的聲音突然響起,間桐雁夜和遠阪時臣抬頭看去,隻見遠阪葵捂著嘴巴,眼角含淚,凝視著地下室中的一切。

“葵,你怎麼會……”

“住口!

遠阪葵第一次打斷丈夫遠阪時臣的話,她麵色變得堅定,“我就不該……我就不該聽你的!我就不應該聽你的!時臣!”

“魔術師……魔術師都是一群瘋子。拋棄人倫,摒除人性,你們……你們都是一群不該存在的人渣!”

“我要親手撕碎這滿是魔術的星空!

這一刻,遠阪葵手中的星星轟然炸裂開,其光芒照亮了大半個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