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人為來到這裡?”

楊韋一怔:“老秦,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是說,咱們來到‘修羅仙域’不是偶然?”

“對…”

秦楓城點頭:“我覺得應該不是偶然,應該是有人故意讓我們來這裡的。”

“這......”

一番話,讓躺在床上的楊韋不知所措,若是有人故意讓他們來的,那一定是有目的。

‘修羅仙域’這麼惡略的地方,能有什麼目的?

不會有人想殺他們吧?也不對,若是有人想殺他們,早就殺了,哪會等到現在?

楊韋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腦袋裡不斷的琢磨,可左想右想,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

秦楓城平靜:“楊韋,你就彆胡思亂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隻需耐心等待便是,冇有過不去的坎。”

被秦楓城一說,楊韋這纔沒有再多想。

他本來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有的時候想東西想不通,還不如早點睡覺。

“好嘞!…”

楊韋身子一翻:“老秦,那我先睡了,不早了,你也早點睡吧,明天一早,咱們還去解決那三個魔頭呢,到時候順便找找靈玉導師和秦南共主他們。”

“呼嚕嚕!——”

“呼嚕嚕!…”

話剛說完,楊韋那邊就開始打起了呼嚕,聽著這震天的呼嚕音,躺在旁邊床上的秦楓城一陣無奈。

他看了看屋頂,想了一些事情,也閉上眼睛開始睡覺了。

但,等他們二人睡去之後,城主府之外,半空之上,突然出現幾道身影。

這幾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之中,眼神看著諾大城主府,似乎看透房頂,能看見正在睡覺的秦楓城,楊韋,辰心心,秋玲幾人。

“大人…”

一黑衣人懸空躬身:“冇發現‘南天大帝’和他的夫人,不過,那個小女孩,應該是‘南天大帝’的傳人。”

“至於那位黑小子…”

黑衣人又道:“應該就是佛宗未來的‘佛子’。”

“還有那位少年。”

黑衣人繼續:“他身上有‘北荒蠻王大帝’的氣息,若冇猜錯的話,他應該就是‘北荒大帝’的傳人。”

“......”

為首一位黑色錦袍男子,麵色有些不太自然:“魔君這是在搞什麼鬼,將‘仙域’這麼多重要人物引到這裡,豈不是會惹來大麻煩?”

“這!…”

黑衣男子也難看:“大人,我們也不知道魔君到底什麼意思,他可能是想找‘南天大帝’,找回以前的場子。”

“但…”

黑衣男子又苦澀:“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太清楚。”

“算了…”

黑衣錦袍男子一歎:“先跟著他們,然後找到‘南天大帝’的行蹤再說,等找到,我估計也就能知道魔君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是!大人!......”

“是!大人…”

......

翌日,清晨。

“砰砰砰!——”

“砰砰砰!…”

一大清早,天纔剛剛亮,一陣急促敲門聲響起:“秦大哥,楊韋,你們快點出來,城主府出事了!”-